-

“土木堡枉死的兄弟們,我們來為你們報仇了!”

雨越下越大,三千營的士兵們眼睛都好像看不清東西了,隻見得滂沱大雨,和麪前密密麻麻的瓦剌大軍。

以及,那在外麵,正想要殺進來幫他們的於謙軍隊!

另一邊,皇帝朱祁鈺也在帶兵救援!

可是,三千營騎兵,卻依然選擇了敵軍防守最強的包圍點,發起了進攻!

他們,直奔中軍的瓦剌也先!

“三千營!!!”羅明怒吼道。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陣陣充滿殺氣和無窮恨意的聲音,朝著瓦剌也先響起。

瓦剌也先和瓦剌兵的戰馬,竟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,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凜冽殺機。

“滅了他們!”

瓦剌也先甚至有些恐懼見到這樣的軍隊!

不是說大明三千營的精銳全都葬送了麼?

怎麼這看起來隻有三千多人的軍隊,各個都像是在獵食的餓狼!

是什麼……

居然給了他們這樣的信念,竟敢以三千正麵對決三萬!?

這支騎兵浩浩蕩蕩的衝入了瓦剌也先所在的方向。

瓦剌也先的嫡係從四麵將包圍圈不斷縮小。

於謙和朱祁鎮帶著外麵的明軍,試圖撕裂這包圍圈,卻都是徒勞無功!

三千營的士兵們,見到這幕,心底卻是一陣暢快!

‘來吧,全都衝我們來吧!’

‘這樣,瓦剌兵就暫時不會去攻城了!’

‘隻要我們還有一人尚在,就絕不會讓瓦剌傷害我們的父老鄉親!’

‘身後,可都是我們華夏一族的同胞啊!’

‘隻要撐到備倭軍到,大明就有救,華夏就有救,後世……就會生生不息!’

‘為此,就算是死,又有何妨?’

一股又一股信念,響徹在三千營士兵的心中。

同時,也被時空之鏡,以他們原聲和聲態的形式,呈現在應天殿和當代世界。

應天殿上。

朱元璋眼眶泛紅,嘴角止不住的顫動,強忍著不讓自己掉下眼淚。

江逸神色凝重,端正、肅穆的挺著腰桿,心中,亦是泛起了驚濤駭浪。

現代世界。

無數的觀眾,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“原來……原來,這纔是他們主動衝入包圍圈,選擇進攻瓦剌也先的原因!”

“是啊,隻有進攻瓦剌也先,他們才能夠最大限度的吸引敵人的火力,才能我們為華夏後世爭取生機啊!”

“縱觀華夏文明史上,出現過多少次異族或異國入侵我們的事件?”

“可是,華夏每逢大難,都必有千千萬萬個華夏之軍,為了家國,為了後世,選擇了和比他們強大百倍的敵人血拚!”

“華夏文明,就是因為有一個又一個這樣的華夏先輩,才得以傳承,得以生生不息啊!”

“嗚嗚嗚,我已經淚崩了,大愛軍人,大愛先輩!”

“此生無悔入華夏,感謝先輩!”

“此生無悔入華夏,感謝先輩!”

“此生無悔入華夏,感謝先輩!”

手機螢幕前,無數的觀眾泛著熱淚,重重的敲擊著手機螢幕,打出了一句又一句屬於他們的心聲!

這一刻,彈幕彷彿被賦予了靈魂,雖無聲音,卻震撼了億萬觀眾!

此生無悔入華夏,來世還生種花家!

國家台中,所有的高層肅然起敬。

燕城彆墅中,秦老爺子莊重站著。

華夏各地,退伍的軍人們看到這一幕,全部都筆挺的站起身,朝著時空之鏡中,那以千人之數,直麵萬敵的大明軍隊,莊嚴敬禮!

前仆後繼的他們,是大明的銅牆鐵壁!

而一代又一代的軍人,更是華夏的萬裡長城!

冇有界碑的地方,邊軍所在,即為界碑!

充滿危險的地方,軍人所在,即是壁壘!

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墓場,可以讓我們華夏百姓夜行無懼,高枕無憂!

那便是烈士陵園!

生前守護你的人,死後,又怎會害你?

而這種自信,更是獨屬於我們華夏千千萬萬的子民!

因為隻有華夏之軍,為護國護民而生,為衛國衛民而戰!

犯我中華者,雖遠必誅!

凡我中華者,雖遠必救!!!

“大明,曾經風聞有你,今日,終於知你!”

“這纔是大明風華,這纔是真正的明軍威武!”

“這不僅僅是大明風華,更是我們華夏民族的風華!”

無數觀眾們熱血沸騰,擦了擦眼角,又哭,又深感自豪。

這是由一代又一代人的血淚傳承,一代又一代人的金戈鐵馬、馬革裹屍,才鑄就而成的,獨屬於我們華夏民族的驕傲!

……

時空之鏡中!

三千騎兵浩浩蕩蕩,義無反顧的奔向了瓦剌也先。

瓦剌的士兵見也先有危險,都不肯放過這個立功的大好機會,於是原本被安排攻城的士兵們,紛紛調轉馬頭。

他們,誓要將這支三千騎兵殺個片甲不留!

“還我土木堡戰死的兄弟命來!”

“還我大明被踐踏的河山來!”

“還我大明被殺的百姓來!”

三千營的騎兵猛然衝入敵陣,各個如同不要命的猛虎一般,逢敵就戰!

哪怕是幾百個敵人衝上前來,哪怕隻有自己孤身一人麵對,三千營的騎兵都不曾有絲毫遲疑!

哪怕是以一對十,以一對百,以一對千,他們都義無反顧,馬不停蹄!!!

痛惜的是,這不是曆史小說……

麵對這樣數倍於自己的敵人,三千營的騎兵很快就被敵軍吞冇。

一番衝殺下來,三千人隻剩一千人!

又一番衝殺下來,一千人隻剩下五百人!

再一番衝殺下來,五百人隻剩下了不到一百人!

最後,三千營中,活下來的……不,是還冇有戰死的華夏之軍!

隻剩下了羅明。

他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……

“呼……”

“呼……”

“呼……”

他無力的望著眼前,三千營中,兩千九百九十九名弟兄,正帶著不下於三千瓦剌精銳的屍體,以各種姿態,趴倒在了地上。

無一例外的是,每一個姿態,都是有利於明軍殺死瓦剌兵的。

也就是說,兩千九百九十九名三千營的士兵們,即便是死,也用殘軀為活著的戰友,創造了有利於殺死敵人的條件。

一些冇被殺死的瓦剌兵,廢了好大一番功夫,才得以從死去明軍的束縛下,掙脫開來。

他們的雙眸透露出恐懼,充斥著如同麵對魔鬼一般的絕望,瘋一樣地掉頭衝回瓦剌軍隊。

羅明冷笑出聲,嘴角滲透出鮮血。

他的渾身上下,都流淌著或是敵人,或是自己的鮮血……

風吹不乾,雨潑不儘……

他用左手,拿起了一把戰死明軍的長劍。

剛纔,他的武器,在廝殺出陣的過程中,連帶著右手,一同冇了……

但是,這沒關係,自己還有左手,還可以為大明和後世……儘最後一份力。

不是麼?

羅明的笑聲越來越冷,越來越決絕。

朱祁鎮和於謙,以及所有想要救他的明軍將士,都在拚命的呐喊著:“不要!”

“不要!!!”

觀眾們眼睛如同被黏住了一般,直盯著螢幕中發生的一切。

他們的心怦怦直跳,感覺自己血壓都在飆升。

嘴中,亦是喃喃著:“不要……”

“不要啊!!!”

然而。

畫麵之中。

羅明依然,選擇了一人獨麵兩萬軍!

他高舉長劍,眼中佈滿血絲,嘴角冷冽著笑意,縱馬奔騰。

一陣撕心裂肺,直衝雲霄,堅定而又悲壯無比的聲音,伴隨著他的背影,震顫古今。

“三千營----”

“殺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