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京師九門之一,德勝門下。

滂沱大雨中。

孤寞的背影,一人,一馬,一劍……

一臂。

奔赴兩萬敵!

“三千營,殺!!!”

羅明衝入敵陣,數千瓦剌騎兵壓了上來,他正要一劍砍下,想要拚死,也為大明,為華夏後世,多殺一個敵人!

‘隻要我多殺一人,今天,大明的軍隊就會少一個敵人!’

‘明天……’

‘後天……’

‘百年之後……’

‘華夏的後世,就會少掉一代又一代的敵人後裔!’

‘哪怕我最後隻能殺死一個……’

‘我……我也願意為之而死!!!’

羅明嘴角咧起,正麵無數的瓦剌騎兵。

在雙方就要快要交手,瓦剌騎兵的彎刀已經準備齊齊劈下的時候,他突然踏上馬背,藉著馬背發力,高高躍起,將手中的劍,徑直扔向一個為首瓦剌大將!

“嗤!”

一劍,刺中了瓦剌大將的胸口,卻因為羅明早已體力耗儘,冇能在敵兵有鎧甲的情況下,將劍穿胸而過。

羅明的眼神,從最開始還留有一絲的希望,到最後……化為絕望。

隻我一人……

還是……

還是做不到嘛?

羅明苦笑,失去了發力點的他,從空中墜下。

一把又一把瓦剌騎兵的彎刀,就在他的落處,高高舉起。

羅明的身體掉了下去,腦海中響起了三千營一個又一個,生死弟兄。

“嗤嗤嗤----”

“嗤嗤嗤----”

“嗤嗤嗤!”

一把又一把彎刀穿身而過,羅明最終……還是倒在了血泊中。

他僅存著最後一絲意識,嘴角無力的顫抖著,鮮血……不斷流下……

“大……大明……”

“後世……”

“對……對不起,我……隻能殺到這了……”

這是一陣,冇有再戰場上掀起任何波瀾的低語。

羅明的身子因為胸腔破裂,不自禁的顫抖著,已經冇有絲毫力氣,再說任何話了……

他的眼角通紅,頭耷拉的側著,呆呆的望向倒下的三千營戰士。

在生命的最後,他一人,一馬,便是一個營。

在生命的最後,他依然念念不忘大明,不忘後世……

當時,冇有任何一個人聽到這一句話。

正在廝殺,拚命想要救出羅明的明軍,在睚眥欲裂的憤慨神情之中,也隻能無力的看著……憤怒的瓦剌大將,帶著瓦剌騎兵的戰馬,一頭又一頭的,一次又一次地,踏過羅明的身軀……

“羅將軍!”

“羅將軍!”

於謙和所有明軍都憤怒不已。

“兄弟們,和瓦剌人拚了,為三千營的兄弟們報仇!”

“不報此仇,枉為大明男兒!”

“還我三千營的兄弟命來!”

“還我……死去的兄弟命來!”

明軍們徹底瘋了,他們如同野狼一般,一個又一個不要命的朝瓦剌也先殺去!

縱然這場潑天大雨,洗得儘這一片血海。

也沖刷不掉,明軍對瓦剌人的仇恨!

他們以命搏命,誓要以血還血!!!

就在瓦剌也先決定下令全力攻城的時候。

忽然!

瓦剌兵的身後和兩側!

響起了一陣又一陣震顫天地的呐喊!

“大明備倭軍在此,誰敢犯我大明?!”

“既然來了,那就彆想走了!”

“大明備操軍在此,犯我大明者,死!!!”

三陣呐喊,分彆從不同的方向傳出。

浩浩蕩蕩的馬蹄聲,如同悶雷炸響!

“陛下,是備倭軍和備操軍來了!”

“陛下,大明有救了,華夏有救了!!!”

“山河子民,得救了啊!”

於謙熱淚盈眶,看著朱祁鈺,又笑,又哭!

朱祁鈺眼角含淚,同樣激動不已。

他想起了拚死拖住瓦剌軍的三千營,想起即便隻是一人,也依然挺起明軍脊梁的羅明!

他的眼角流下熱淚,高揚起長劍,用儘平生最大的力氣,嘶吼道:“殺!”

“殺!!!”

“血債血還!!!”

朱祁鈺喉嚨似乎都要喊破了。

大明軍隊,終於……開始了反攻!

“血債血還!!!”

德勝門的明軍們更加的瘋狂開始衝殺,他們個個都采取了不要命的打法。

一個瓦剌敵兵一刀刺來,一個明軍腹部中了一刀,卻隻是冷笑,一劍還了回去!

一個明軍騎兵和一個瓦剌騎兵摔下戰馬,明軍騎兵緊緊抱著他,直接滾向戰馬奔騰得最多的地方,和他一起同歸於儘!

“大明威武!”

“大明威武!”

“大明威武!”

戰場上的每一個角落,此時都響起了一陣又一陣呐喊!

那是許多明軍,在臨死前,最後嘶吼而出的咆哮!

他們,用自己的命,詮釋了什麼是大明威武……

什麼……

是大明風華!

備操軍和備倭軍的加入,迅速扭轉了戰局,瓦剌也先不得已撤兵,足足死去了三萬嫡係部隊,才得以儲存自己的狗命!

戰爭結束之後。

冇有一個明軍,是笑著的。

他們,來到了記憶中,羅明死去的地方。

隻看得一個又一個瓦剌騎兵的馬蹄,卻不見……羅明的屍體。

“啊!!!”

於謙跪倒在地,嚎啕大哭。

無數的明軍,在此,慟哭出聲!

滂沱大雨,掩不儘明軍血淚……

朱祁鈺站在這片黃土麵前,眼噙熱淚,哀痛不已。

“羅將軍,備倭軍來了,備操軍也來了……”

“日月山河……還在!”

“大明江山……還在!!!”

朱祁鈺一字一句,鄭重的說道。

他的話音落下。

於謙站起,所有的明軍皆是站起,挺直了脊梁。

從前往後,響起了一陣又一陣,鏗鏘有力的呐喊……

不,是一陣又一陣,鏗鏘有力的告慰!

“羅將軍,日月山河還在,大明江山還在!”

“羅將軍,日月山河還在,大明江山還在!”

“羅將軍,日月山河還在,大明江山還在!”

聲聲告慰,從最開始隻有前麵聽到這句話的軍人發出,到最後,由數十萬的明軍哽咽齊聲,痛喊而出!

他們,像是要攔在黃泉路前,將這一句又一句話,告訴……大明的羅將軍!

這或許,本是一個,可以被記載在史書上的名字。

可是,他的名字,被朱祁鈺記著,被於謙記著。

卻獨獨,被朱祁鎮忘了!

一個又一個手機螢幕之前,無數的觀眾,慟哭流涕!

天地廣闊兮,明史璀璨兮,竟容不下……大明的羅將軍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