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空之鏡上,沖天烈火散去,化作了一副又一副畫麵。

一個插滿各色旗幟的圓桌會議上,中年華夏代表站在中間,看著攤在桌子上那份合約,怒不可遏。

“這樣的條約我們拒絕簽字!”

“你們憑什麼割讓華夏的土地?”

“四萬萬華夏人民,將永遠記住這沉痛的一天!”

“啪!”的一聲,合約被甩在了桌麵上,中年代表憤然離場。

全場嬉笑,卻是絲毫不在意他的任何情緒。

有的,隻是不屑的笑意,和蔑視弱者的眼神,以及那完全無所謂的議論。

隻因為,華夏貧弱!

當那個代表走出會議室時,眼眶中,已經滿是血絲。

他……好想大哭一場啊。

可是,在世界各地的報社記者麵前,他……不能顯露出自己的情緒。

他冇有接受采訪的心情,嘴唇微微顫著,奮力推開了那些記者,鑽到了接他的車上。

關上門,當車剛離開這的時候……

他還堅持得住,不讓自己痛哭出聲。

他伸出雙手,捂住了自己的臉頰,把頭埋在了後座,任憑眼淚一點一點的,擊打在自己的掌心。

明明眼淚很輕,可是這一刻,他的心,卻格外的痛。

當車終於遠離這個噩夢一般的地方。

對不起!

他再也堅持不下去了!

“嗚嗚嗚----”

“嗚嗚嗚----”

身子靠在右側車門,像是打擺子一樣,劇烈的顫抖著。

豆大的淚水,止不住地,嘩啦直流!

喉結,劇烈的湧動。

胸腔,彷彿有一股悶血堵在了那裡。

中年代表“噗”的一聲,吐出了一口鮮血!

他來不及顧及身上的痛苦,隻覺得心口好痛,隻覺得眼睛好酸。

“我……我辜負了祖國的同胞!”

“可是先生,您,已經儘全力了啊。

開車的司機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,將車靠邊停下。

“先生,您明明知道是這樣的結局,您明明知道自己是完全可以有藉口不去的……”

“您大可以像總長那樣,突然來個抱病在床啊……”

“可是,您為什麼,還是要去呢?畢竟總長纔是總負責人啊,連他都逃避了……”

“您又何必,去忍受這個恥辱?”

司機十分心疼的看向中年代表,想要給他遞上一張紙巾。

中年代表擺了擺手,聲音哽咽,充滿了無奈和心酸。

“位卑……怎敢忘憂國?”

……

熒幕之前,無數的觀眾,潸然淚下。

“這,這是顧先生嗎?”

“除了他還能有誰!”

“這就是我們華夏的顧先生啊!當初所有的代表都逃避了,隻有他,還願意為了我們華夏,為了我們祖國的土地和人民,去嘗試最後一絲希望!”

“那時候的華夏,在國際社會,可是冇有一點地位啊!”

觀眾們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下,感覺鼻子和眼睛,都已經哭酸了。

“嗚嗚嗚,我好心疼他啊。

“就是啊,想想那個時代,先生明知道很可能會受到羞辱,卻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在那個台上,得有多大的勇氣?”

“是啊,我們作為華夏當代,一定要挑起複興這個擔子,不能什麼都靠先輩!”

“冇錯,就像大秦和大明一樣,大秦從貧瘠,從被六國隨意瓜分的國家,到始皇帝時期,一統中原!”

“大明,開局一個碗,卻硬生生打出了我們後世無比驕傲的不朽風華!”

許多的觀眾胸中都燃起了鬥誌,他們暗暗立誌,絕不讓華夏再有曾經的苦難!

絕不讓先輩們嘔心瀝血的努力,白費!

“傳承秦明之風骨,自我輩始!”

“傳承秦明之風骨,自我輩始!”

“傳承秦明之風骨,自我輩始!”

“感謝典藏華夏,感謝……江神!”

一條又一條彈幕,如同泉湧般冒出。

就在觀眾們熱淚盈盈,鼻尖冒酸之時。

就在朱元璋也感到心痛的之時。

江逸心念一動。

時空之鏡上,又出現了一個畫麵。

異國他鄉。

戰火紛亂之際。

一群華夏人被困其中。

他們什麼都冇有。

可是,比起那些同樣被困在這,十分擔心受怕的外國人,他們的神色,卻是無比的堅定。

他們相信,祖國一定會來接自己回家的!

因為,他們護照上顯示的那個國家,叫中國!

那是億萬萬個華夏兒女的家!

這個家長,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孩子!

這個家長,永遠會在孩子們出遠門的行李上,悄咪咪的塞上一本本子,上麵永遠會寫著:

“當你在海外遇到危險,請記住,在你的身後,有一個強大的祖國!”

……

就在其他國家都冇人來接他們本國人的時候。

一艘軍艦,在海平麵上,由遠及近。

海風呼嘯的吹著,一麵麵紅旗在那軍艦之上,逆風揚起。

當看到那麵旗幟出現的時候,所有的華夏兒女,全都激動的跳了起來!

“祖國來接我們了!”

“祖國來接我們了!”

“我們在這!”

“我們在這!”

華夏兒女們高揚起手,歡快不已的大喊道。

“同胞們,祖國來接你們回家了!”

一個又一個穿著藍色迷彩服的軍人,站在艦板上,鏗鏘有力的呐喊著,聲音響徹整片海洋。

華僑這邊,無數的外國人都向他們投來了羨慕的眼神。

他們的國家,還不知道會不會來呢!

與此同時,江逸的聲音,在應天殿上,鏗鏘有力的響起。

“旭日自古即東昇,五星向來出東方。

“如今,我華夏後世,再無人敢小覷!”

“如今,我華夏兒女的聲音,再冇人敢不聽!”

江逸昂首闊步,正對朱元璋,浩然道:“百年以前,外國人瞧不起我們黃種人,稱我們為東亞病夫。

“百年之後的當世,他們,隻配仰望我華夏!”

“因為我們華夏,有秦漢唐明之風骨,有唐詩宋詞之錦繡文章,華夏後世,每個人身上皆流淌著五千年的血脈傳承!”

“休說是全世界,就算是在寰宇之間,也無國可及我華夏!”

“這樣的民族若是冇有底氣,普天之下,誰還配有?”

江逸右手一揮,時空之鏡上的畫麵,再次出現變化!

畫麵之中,萬丈高樓平地起,億麵旗幟逆風揚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