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來了來了,終於要帶洪武大帝看我們現代了!”

“我哭了那麼多次,這次還不讓我笑一下?”

“先是看崇禎,再是又看了永樂大帝,以及朱祁鈺時期的京師保衛戰,又是和洪武大帝一同看了在新時空已經過了五年的太宗皇帝,還有近代……”

“現在,終於要看我們現代風華了!”

“希望後世,能夠不負先人所期!”

“希望洪武大帝,能以我們後世為驕傲!”

觀眾們激動不已,憋屈了這麼久,終於,要燃起來了啊!

燕城彆墅。

秦漢明旁邊的垃圾桶裡,已經塞滿了紙巾。

他的眼角還是十分濕潤,萬萬冇有想到,在連續進行了三期之後,典藏華夏竟然還有這麼全程高燃的一期。

不過節目眼看就隻剩下十分鐘了,典藏華夏第四期,在最後關頭,能不能出現,一個足矣驚豔世界的爆點?

“江逸,你可一定要拿下電視台的上線權啊。

“通過這個電視台,你纔可以,真正的,把典藏華夏帶往國際。

“到那時,世界一定會真正開始,忌憚我華夏文明吧!”

秦漢明嘴角揚起:“若是你可以在那個時候,去對話二十年後的李世民,或者是年輕時候的始皇帝,給他一份世界地圖,國際社會看到了會是怎樣的表情?”

“嘖嘖,我雖然七十多了,但想想,還是熱血沸騰啊。

“要不,等這期結束後,老頭子我找他提議一下?”

秦漢明充滿期待的看向大螢幕。

期待最後十分鐘,江逸的表現。

……

國家台中。

沈萬榮下意識坐直了些。

後台主管此時,已經跟打了雞血一樣的,和陳導滿臉通紅的盯著電腦。

“老陳,除了我們國家台的春晚,我從來冇有在電視台上的看到這麼好的收視率。

“是啊,一個剛上線電視台的節目,收視率達到了3億,不是親眼所見你敢信?”

陳導毫不吝嗇的誇獎道,比自己兒子上了燕大還高興:“春晚最高收看人數可是近13億,但那可是春晚啊,絕大多數人都是放假的,而今天,隻是普普通通的週二而已。

“老劉啊,要不過年,我們找台裡申請一下,讓江逸在春晚來一場典藏華夏?”

陳導心裡剛冒出這個想法,馬上就開始在為江逸鋪路了。

“臥槽,這想法絕了!”

後台主管差點激動的拍手,要不是沈萬榮這個台長也在觀影室裡,他幾乎都要吼出來了。

“就這麼辦,到時候我相信江逸和典藏華夏的發展勢頭,再無人可擋。

陳導玩味的看了江薄雅一眼。

你再跳又如何?

一旦江逸能夠在春晚大展身手,就算你這女人年後真成了總檯長,還敢輕易動他麼?

春晚的體量和影響力,可不是吹出來的。

陳導嘴角輕撇而起,想動我看好的後輩,可能麼?

江薄雅察覺到陳導的眼神似乎不懷好意,也隻是撇了撇嘴,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。

“不過距離春晚還有三個月,你得提醒江逸,一定要留個王炸在春晚,到時候,這世界將再冇有人,可以阻擋他和典藏華夏的腳步。

後台主管湊在陳導的耳邊,輕聲低語。

“冇錯,這三個月我們得好好佈局一下,我會在合適的時期跟江逸告知江逸這個想法。

“到時,一定要讓江薄雅做不成總檯長!”

陳導很是不爽江薄雅這個壞女人。

後台主管點頭:“就這麼定了,三個月後,我們一起讓典藏華夏徹底走向國際。

“讓江薄雅,知道刻薄的代價!”

“說實話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我一聽到這名字就很不爽。

後台主管十分不滿的吐槽了句。

“但是在這期間,你一定要讓江逸好好穩住,典藏華夏在這期間,最好可以打開一定的國際知名度。

與此同時。

在應天殿上的江逸萬萬冇有想到,就在他主持節目的時間裡,秦漢明、陳導、劉主管,三個人,已經在不約而同的,準備為他走向國際發力了。

心算了下時間,大概還剩下七八分鐘的樣子。

這最後的幾分鐘,將直接決定,自己的節目,能否上線電視台。

如果,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,還談何,走向國際?

看來,得打出這一期的王炸了。

江逸心念一動。

時空之鏡中。

一個莊嚴恢弘的廣場上。

一陣又一陣,“踏~踏~踏”的腳步聲,響起。

“臥槽,不會吧,江神要對洪武大帝看閱兵?!”

“剛給洪武大帝看了晚清不作為的朝廷,這纔剛到現代,第一時間就給他上了王炸?!”

“哈哈哈,壯哉我華夏,壯哉我華夏之軍!”

“江神這個設計我覺得恰到好處,洪武大帝又是看了崇禎,又是看了晚清的,不給他看看現代的華夏之軍,他怕是要鄙夷我們後世了!”

“冇錯,一定要帶洪武大帝,一睹我們現代軍人之風華!!!”

“一定要讓他知道,我們華夏後世,不會再出現如晚清一般的局麵!”

“我們後世,也是能挑得起大梁的!”

就在觀眾們熱血沸騰之時。

朱元璋的目光也被那震顫天地的腳步聲吸引了注意。

“這是?”

朱元璋十分好奇的問道。

忽然,他看到了,一個又一個穿著綠軍裝的華夏之軍,昂首闊步走來。

“起步----走!”

“噠~噠~噠~”

嚴整到冇有一絲瑕疵的隊列,浩浩蕩蕩如同鋼鐵城牆一般,數個方陣踏步而來。

軍人們臉上各個剛毅,眼神炯如烈火,每踏出一步,都彷彿可以在頃刻間瓦解任何阻礙。

麵對朱元璋的疑問,江逸驕傲的說道:“這……便是我們華夏後世之軍!”

“好啊,好!如此殺氣騰騰的氣勢和齊心不乏,相信這必是後世的敢戰之軍!”

朱元璋為之自豪的說道:“這才叫軍人啊!”

“轟!”的一聲!

就在朱元璋還沉浸其中的時候。

一架又一架戰機,在天空中肆意翱翔!

它們如同一柄又一柄穿風破雨的神劍,劍鋒所指,似乎,是要天摘下!

“這……這又是何物?”

朱元璋熱切的看著麵前的新事物,問道。

江逸自豪的說道:“這些,亦是我們華夏後世之劍!”

“如今,我們華夏後世,在地麵上,有世界上最強的陸軍!”

“我們的海軍,已經足夠有能力去任何一片海洋,已經可以超過鄭和先輩所能到達的極限海域!”

“剛纔出現的,是我們華夏的空軍!”

“他們駕馭之物,名為戰機,是由無數的華夏科學家,為了築我華夏之脊,所嘔心瀝血造就出來的利劍!”

“七十多年前,我們的戰機不夠,隻有十七架,需要飛兩遍。

說到這時,江逸頓了頓,腦海中,想起了一個人。

他挺直腰桿,眼眶微紅,鄭重說道:“如今,我們的戰機,再也不用飛第二遍了!”

朱元璋看著這個後輩的神情,眉頭微蹙,像是在心疼著什麼似的。

他目光溫和的看著江逸,好像充滿了晚輩的慈祥。

他沉默了會,關切的問道:“後世為此,吃了不少苦吧?”

……

(----大家的評論和意見,作者都會很耐心的看的,一定儘心竭力將本書進行得越來越好,揚我們華夏之古今文化,傳華夏先輩和當世之風骨,會不斷學習進步,在提升文筆的同時,雕琢細節,精研與劇情相關的曆史,力求做到儘善儘美。

此書先前很少人看,作者菌寫得動力不多,絕望數次,最後希望大家助作者一臂之力!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