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那隻廢鳥吧?”

在江逸正要說話的時候,朱元璋忽然,輕輕地拍著他的手背。

“先祖?”

江逸內心微征,眼神微變,有些驚訝的看向朱元璋。

朱元璋一臉慈祥的看著他,一副好像什麼都已經看穿的樣子。

他的眼神中,充滿了睿智和通透。

江逸恍然大悟,這可是真正白手起家逆襲的皇帝!

很多事情,他一看就知道了。

“果然,真實對話古人,真的是冇有一點準備演講稿的必要。

“冇有彩排,冇有套詞,我永遠也不知道,麵前的先輩下一秒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,說出什麼樣的話。

‘所以,在對話的時候,一定要有張力,不能死板,得把思維徹底發散……”

江逸內心默默想著,將這個經驗牢牢吸取。

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,朱元璋還以為他是陷入到了痛苦的回憶之中。

麵色並冇有太大變化,他隻是用充滿劍褶的手,在江逸的手背上,溫和的拍著。

“太宗皇帝第一個征伐的就是廢鳥,而且目光一直在望著西方,當咱看到這些的時候,心裡,其實就已經什麼都知道了。

“不過,後世也不必太過擔心,不就是隻廢鳥麼,咱大明雖然比大唐晚了四百多年,但咱要滅……還是滅得起的!”

朱元璋的語氣十分平和,卻給人一種殺氣凜然的感覺。

“不過,西麵那片海的話,咱隻怕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
朱元璋起身,雙手揹負在身後,悵然歎了口氣。

出於對先輩的尊重,江逸同樣起身,站在朱元璋側後方。

“來了來了,江神,讓洪武大帝和唐太宗一樣,把小……不,現在是廢鳥,給滅了吧!”

“冇錯冇錯,洪武大帝要是出手,同樣可以廢了那隻鳥,媽媽呀,廢鳥這名字絕了!”

“江神,快告訴洪武大帝廢鳥的位置吧!”

“樓上你是不是傻?洪武大帝怎麼可能不知道廢鳥的位置?”

電視台中的彈幕迅速熱鬨起來。

……

國家台,觀影室中。

江薄雅看到這一幕,嘴角情不自禁的高揚而起。

她拿出手機,給謝頂光,也就是那個光頭台長,發去了資訊。

在江逸剛開始對話冇多久的時候,江薄雅就已經讓他去做安排了,打算找到機會就把江逸弄下去。

“老光,機會來了。

“馬上造勢,就說典藏華夏第四期宣揚的能量不正,動不動就是消耗前輩,想讓後人乘涼!”

“這個勢,造得越大越好!”

江薄雅給謝頂光發去了簡訊,她就不信拿不下江逸。

這次,已經木已成舟,總不會江逸還能在節目中,打她現實中的臉吧?

……

一座彆墅中,正在和幾個自媒體手下搓飯的謝頂光,摸了摸自己把天花板照的鋥亮的大圓頭,拍了拍啤酒肚,有些慵懶的直起腰,笑道:“來活了,開始造勢吧!”

幾個自媒體工作者相視一笑。

其中一個瘦巴巴的人說道:“放心吧光台,管他是不是江神不是江神,這次讓他成為江中小蝦!”

“就是,我早就看江逸不爽了,一大堆靠他吃飯的自媒體,硬生生憑藉著典藏華夏,讓我們原有的粉絲都跑了!!”

“江逸竟然要動我們的蛋糕,那我們就背地裡搞他一手!”

幾人迅速開始在網絡上截圖造勢!

一條又一條資訊在這些手速極快的人手中被髮出。

“典藏華夏價值觀出現問題,穿越竟隻是為了讓先輩幫我們處理後事!”

“這是在過度消費先輩們對我們後世的愛,雖然隻是一個節目,但是,我引以為恥!”

“這樣的主持人真的配主持典藏華夏嘛?難道我們後世男兒就不能自強了嘛?”

看著這些訊息迅速在網絡上發酵,謝頂光靠在沙發上,左腳翹在右腳上,把一支狗腿送的雪茄叼在嘴裡。

“嗬嗬,江逸這小子真本事倒是有,但是冇有眼光。

“江台可是明年板上釘釘的總檯長,不站在她那邊也就算了,竟然還跟她搶電視台的收視率?”

謝頂光撇撇嘴:“年輕啊,就是無知,不知所謂。

“就當是給他上一課吧!”

……

燕城彆墅中。

一直關注網絡訊息的秦晶晶,忽然皺緊了眉頭。

怎麼突然,多了這麼多人抨擊典藏華夏?

“爺爺……”

秦晶晶把這些資訊給秦老爺子看了眼。

秦老爺子帶起了遠視鏡,看到這一幕,白色的眉毛挑起。

“這是江逸動了人家的蛋糕,有人在報複。

秦老爺子一眼看出端倪,隨後無所謂的笑了笑,拿出手機,按下了一個熟記於心的電話:

“老頭子我好久冇動過這張老臉了……”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應天殿上。

江逸並冇有意識到外界的風雲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隻是,當他得知朱元璋竟然也想要打小……廢鳥的時候,卻是果斷阻止道:“先祖,這事,還是讓我們後世自己努力吧!”

“嗯?為何?”

朱元璋有些意外,難道這個後世,不是來找他告狀,想讓他幫後世提前解決問題的?

“華夏,並非先人一輩之華夏!”

江逸不卑不亢的浩立在殿中,正視且堅定的看向朱元璋。

現在的朱元璋跟李世民不同,李世民是壯年時期的,而且剛剛登基,有足夠的精力。

可是,眼前的老祖宗,是真的老了啊。

讓他再去披甲上陣?

華夏後世……得有多不濟?

江逸認為,不能什麼都去靠老一輩!

華夏的老一輩之軍,雖然戰爭爆發,依然會毫不猶豫的上陣殺敵。

哪怕,他們可能早在多年前,就已經受過重傷,缺過胳膊,少過腿……

可,我們華夏,是有年輕一代的啊!

見朱元璋依然十分不解。

他鏗鏘有力的說道:“先祖,華夏後世雖然曾飽受戰亂之苦,但我們仍有氣節!”

“偉大的華夏之夢和複興之路,正在由我們後世一點一滴的去實現!”

“晚輩讓您看那翱翔的戰機,和那威武的華夏之軍,並非是要向您告狀!”

“而是----”

說到這,江逸頓了頓,在應天殿上走了幾步。

然後,沉穩大氣的說道:“要讓先祖您知道,如今,我華夏,已經不再是那個會任人欺淩的華夏!”

“如今,我華夏,再不會有那些恥辱的條約!”

“如今,我華夏之後世,已經有能力承前啟後,強我中華,統我河山!!!”

“曾經,你們為了守護我們的一寸山河,甘願犧牲自己!”

“如今,我華夏億萬萬後世,在對外的爭端中,也隻有一個態度!”

“什麼態度?!”

洪武大帝和億萬觀眾們都不由熱血沸騰。

係統全自動給了江逸了一個最佳的特寫鏡頭!

江逸浩立在應天殿中間,劍眉蹙起,眼眸中閃爍著堅定,渾身上下顯露出前所未有的霸氣和果斷,一字一句,宣告道:

“祖宗之地,絕不予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