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千百年來,一代又一代先輩,守護我們後世華夏之土……”

“如今,華夏之土,也該由我們當代人來鎮守了!”

江逸看著已經滿頭雪白,臉上已經滿是皺紋的朱元璋,堅定不移的說道。

這是他作為後世,給先輩的迴應!

朱元璋目光微眯,仔細打量著麵前這個後世,不一會後,由衷的,揚起了嘴角,欣慰的笑了起來。

“咱現在相信,後世之人真的如你所說,在複興,在強盛了!”

“雖說咱華夏曆經磨難,但能有如你一般的後世承前啟後,咱心甚慰!”

朱元璋本來想拿過酒壺,給自己滿上一杯,他很久,冇有這麼開心過了。

但,就在他要把手伸出去的時候,江逸已經把酒壺拿在了手中,給朱元璋倒了上。

然後,又給自己倒一杯。

而後,莊嚴起身。

“先祖,晚輩差不多到時辰,該走了。

江逸舉起酒杯,對著朱元璋,躬身敬道。

朱元璋目光明顯停滯了會,停了好久,這纔有些失魂落魄的說道:“你,這就要走?”

“咱都已經打算好,讓你吃一頓咱大明的皇庭酒宴,為何……不再多留一會?”

剛和後世相處不到半個時辰,他就要走了麼?

朱元璋一下子,彷彿蒼老了更多。

“晚輩如今,隻能在古代待半個時辰。

江逸表示遺憾,見朱元璋要起身,他迅速彎下腰,小心翼翼的攙扶著他。

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,麵前的洪武大帝,頃刻之間,就冇有了剛纔的那股精氣神。

“唉,也罷,也罷!”

“咱,終究隻是個孤家寡人啊……”

朱元璋歎了口氣,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妻子馬皇後,似乎,是想起了自己最疼愛的兒子……

又好像,是捨不得眼前這位後輩。

他,真的很喜歡這樣的後世啊。

“後生,可否代朕,給後世帶一句話?”

朱元璋問道。

江逸點頭:“晚輩恭聽。

“華夏從古至今並非一帆風順,正如咱朱元璋,一路金戈鐵馬,刀頭舔血,纔有如今之大明。

朱元璋一步一步,抓著江逸的手,往應天殿外走去。

江逸緊隨其後,牢牢記著他的背影。

“咱知道,後世很苦,但自古成大業者,就冇有不苦的!”

“咱華夏之所以可以流傳至今,流傳至後世,就是因為咱一代又一代人,願意為了後世,在當世能吃多少苦,就吃多少苦!”

“咱生怕自己吃得苦不夠,讓後世更苦。

“咱生怕這仗不打,後世就要去打!”

“但是,如今看來,咱打得……還是不夠多。

朱元璋抬頭,望著殿外的天空:“咱要你給後世帶的這句話就是----”

“大明,和咱朱元璋,以後世為榮,以華夏有他們這樣的子孫為榮!”

“咱要你讓他們!”

“莫太疲累……”

“?”

江逸不解,不知道朱元璋為什麼忽然會這麼說。

隻見,剛纔還不捨得他的朱元璋,居然擺了擺手,說道:“走吧!快走!”

“臥槽,江神被趕了?!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洪武大帝剛纔不還是很心疼江神和我們後世嘛!”

“就是啊,洪武大帝怎麼突然變了,難道是江神惹他不開心了?!”

觀眾們都冇有注意到的是,此時此刻,自己已經冇有把這些當做是一個節目。

而是真正被代入到典藏華夏中,彷彿,置身在了應天殿上。

江逸十分不解,但看朱元璋的臉色好像並不太好,似乎不想再和自己說話。

這個時候,一般主持人可能就要繼續追問,或者轉移話題了。

但江逸不同。

他是直接走的。

一條金光璀璨的大道出現,他背對著朱元璋,緩緩,邁向那道時空門。

在快進去的時候,江逸轉身,朝著朱元璋遙遙一拜:“晚輩告辭,願先祖保重身體!”

朱元璋並冇有回頭。

江逸再次轉身,一腳……

“等等!”

朱元璋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,迅速從身上拿出一樣東西,朝時空門丟了過去。

“轟”的一聲,時空門關閉,那東西正好從江逸腦袋側麵的一厘米左右劃過,落在了他的肩膀。

江逸冇有細看,而是迅速把它揣進口袋裡。

伴隨著離現代的時空越來越近,這個東西,漸漸,出現了古董化的跡象。

到底,是什麼呢?

江逸來不及多想,隻在回到現代世界,趁著還有幾分鐘的時候,將朱元璋所在的時代,再次開辟了出來。

這是他自行開發出來的一個功能。

他現在是隻能在古代待一個小時。

但是,這不妨礙他可以在現代看時空之鏡。

江逸很喜歡這種,在有限的東西裡麵,開發出更多可能的感覺。

隻見到,時空之鏡上。

就在江逸的身影剛剛消失的時候。

朱元璋的背,忽然間,躬得更厲害了。

他雙手扶著殿門,臉上顯得毫無血色。

隨著江逸的離去,內侍和錦衣衛也可以動了。

內侍迅速跑到朱元璋身邊,將他攙扶了住。

“快,快去傳太醫!”

內侍第一時間說道。

朱元璋抬起手:“不用了!”

“馬上把文武百官都給咱叫來!”

內侍不敢猶疑,迅速去辦。

朱元璋讓錦衣衛們都退了下去。

隻剩下他,一人站在應天殿上,望著江逸離開的方向。

“後生,華夏後世,雖在自強,但咱……還是看廢鳥不爽啊!”

“你們報你們的,咱另外開辟一個新時空,給後世,多出一口氣!”

朱元璋看起來有些憔悴,靠在了大殿的柱子上。

“咱可是後世的老祖宗,孩子受了氣,做老祖的豈能袖手旁觀?”

“咱就是要讓那些犯咱後世之國,知道什麼叫做痛,什麼……叫做大明!”

朱元璋神色憤怒,躬著腰,艱難的走到案桌上,拿起毛筆,迅速寫道:

“老四,咱早知道你有一天會篡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