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週日。

江逸睡到了中午三點。

起床,做了幾十個俯臥撐,讓自己微微流汗。

然後,擦汗,沖澡,吃早……午飯。

這次直播的時間比較晚,是因為江逸考慮到了一些上班族。

選在週六,則考慮到了學生黨的感受。

這一期對話的人物,雖說似乎是被剔除出教科書了,但是江逸認為,還是很有必要,為大眾所知。

無關各大民族,隻關乎,山河與家國。

但是,這次,江逸做了一個創新。

他打算以另一種方式,展現這個男人的家國風骨。

這對他來說,或許是職業生涯中的一場大冒險。

但在江逸看來,值得嘗試。

想起這是第一次在海內外上線節目,想起是第一次在直播間和電視台一起開播,江逸的心態,卻不像是之前那樣會緊張。

反而,感覺充滿挑戰。

這或許,就是成長吧。

在經曆了前四期的各種事情之後,江逸的心性和能力已經獲得了極大的提升。

這些都是隱形財富。

“陳導,可以在國內造勢了。

江逸撥通了陳導的電話。

陳導馬上讓人在各大平台上,釋出典藏華夏要開播的訊息!

這些訊息,在網絡上迅速發酵。

……

晚上,十點半。

江逸穿上中山裝,和往常一樣,提前半小時,打開了直播間。

這會,隻有直播間才能看到典藏華夏的直播,電視台還在播放著其他節目,需要等到十一點,纔會上線典藏華夏。

就在江逸打算鞏固一下這幾天研究出來的東西時。

忽然。

腦海響起了一陣聲音!

“叮咚,恭喜宿主,典藏華夏第四期結束,人氣值評級為SS!”

“叮咚,恭喜宿主,獲得時空之鏡升級,時空之鏡上出現的畫麵將產生如同5D電影版的真實感!”

“叮咚,恭喜宿主,獲得神級特效技能!”

“叮咚,恭喜宿主,直播間和電視檯安全防護升級,全世界任何黑客都無法阻礙宿主直播!”

“叮咚,恭喜宿主,獲得金錢獎勵:3億!”

江逸聽著係統的聲音接連出現,就彷彿遊戲中,聽到了金錢劈裡啪啦掉下來的聲音一樣。

最重要的是,係統給的東西都是當下十分需要的。

要是時空之鏡能夠出現5D的真實感,那讓先輩們看到我們如今的盛世華夏,該有多開心?

至於神級特效技能……

江逸剛聽到這個的時候就很開心。

這是係統獎勵給他的技能,有這個東西在,就解釋得通為什麼特效那麼牛逼,卻冇有團隊的問題了。

就說所謂的直播,其實都是提前製作好的。

這可以彌補掉典藏華夏直播中的一個大漏洞。

至於安全防護升級……

這功能,江逸吹爆。

一旦哪個國家上線了典藏華夏,就意味著,除非觀眾們自己不看,否則,他們無法從中作梗。

這是宣揚華夏文化的一個大助力!

至於錢嘛……

江逸覺得,隨著自己的兜裡的錢越來越多,這玩意給自己帶來的感覺,好像冇有那麼強烈了。

年紀輕輕,就少了項樂趣……

就在直播間開啟的時候。

許許多多的觀眾們瘋狂湧了進來!

“哈哈哈,能在直播間看典藏華夏的感覺真是太好了!”

“難道隻有我注意到這是國際服嘛?”

“來了來了,終於等到你,還好我冇放棄!”

“我就喜歡江神這不準時的樣子!”

“江神,愛老虎油!”

“哈哈哈,江神這次很人性化嘛,挑了週六唉!”

觀眾們這三天都感覺被憋壞了,典藏華夏不開播,他們總感覺少了點什麼。

“我等了三天,江神你知道我這三天怎麼過嘛?!

“樓上彆說了,我每天被爸媽拉著背祖訓!!!”

“可不是嘛,自從看了典藏華夏之後,我每天被我爸拉著寫觀後感!”

“謝謝江神,讓我們知道了什麼是氣節,什麼是風骨!”

螢幕裡出現了一大堆感謝的話。

當然,黑子們得知典藏華夏開播,也全部都湧了進來。

隻不過因為這是國家台的直播間,想起曾經有個“噴子王”事件,他們不敢在這亂說話。

隻是,要來挑毛病,然後發到網絡上去,發酵帶節奏,哄騙不明真相的群眾。

江逸坐在一旁,一邊回想著等會可能出現的狀況,一邊等待十一點到來。

眼看時間就要到了,他站在了攝像頭中間。

“3……”

“2……”

“1……”

各種黑色的手機螢幕之上,忽然,泛起了點點星光。

這些星光凝聚在一起,描繪出了一幅,華夏地圖!

這個地圖上,包含了華夏的領空、領海、領地。

一寸也不少。

但是和之前出現過的龍和鳳盤旋不同。

這次出現的,是一支筆,和一杆槍。

槍在前奮勇殺敵,而筆,卻在刀的後麵亂塗亂畫。

後來,這兩樣東西纔回歸了和平,化作道道金光,融入華夏山河,使地圖變得更加璀璨。

一個讓觀眾們倍感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現。

一瞬間,許多觀眾們都沸騰了!

“江神,快公佈第五期要對話誰吧!”

“求求了!”

江逸浩立在舞台正中。

在他的左右兩邊,那筆和槍再次出現,似乎象征著某種特殊的意義。

“各位觀眾,歡迎來到典藏華夏第五期,我是江逸。

江逸的聲音郎朗響起。

“上一期,我們明白了何為華夏的氣節與風骨,這一期,我們的主題是山河與家國。

“山河,指的是華夏的每一寸土地,每一汪海水,每一片天空。

“古有宋時嶽鵬舉的‘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’,今有‘祖宗之地,絕不予人’。

“家國,指的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小家,與大國。

“古有嶽母給嶽飛刺字‘儘忠報國’,今有年邁老父,給出征兒郎,贈‘死’字旗。

江逸的聲音很快便把觀眾代入到了一個又一個畫麵中。

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,儘忠報國!

祖宗之地,絕不予人,贈死字旗!

明明,是相差了幾百年的時代……

卻是如此的神似,如此的壯烈,與波瀾壯闊。

正當大家沉浸其中之時。

江逸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今日,我們將要掀起我華夏文明史中,那並不光彩的一頁。

“今日,我們將要去對話那兩個人,他們的名字叫做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