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正在國家台觀影室,看著典藏華夏的沈萬榮連夜就接到了江薄雅被逮捕的電話。

放下電話的他有些懵逼,知道過完年退休幾乎是不太可能了。

台裡冇有備選總檯長的位置,要想在三個月內再培養一個根本不現實,唯一能夠做的,就是延遲退休。

沈萬榮把這件事情跟陳導說了一遍。

陳導樂得合不攏嘴:“哈哈哈,好啊,好!”

“江逸可真是錦鯉,謝頂光一倒,江薄雅也冇了,我本來還擔心江薄雅會動手腳,但是現在,我們可以放手去做了!”

“話是這麼說,可是我本來還有三個月就能退……”

“到時候,我們一起推動典藏華夏走向國際,一起讓我們華夏文化影響全球!”

“我是說我本來還有三個……”

“到那時候,總檯長你可就是開天辟地第一總檯啊,是創造了台裡曆史的人物啊!”

“好,我跟你們繼續乾!”

沈萬榮被陳導一番糖衣炮彈說服了,他當即拍了拍靠椅:“從現在開始,我們一起努力!”

“我會全力支援你們!”

沈萬榮都被陳導說得激動起來了。

陳導開心的點點頭:“這就對了總檯長,有我們兩個臥龍鳳雛在,再加上江逸,典藏華夏鐵三角就形成了!”

“希望江逸這一期能夠走穩一點,不需要在國際內有多大的影響力,但是一定要讓外國人開始想要瞭解我們華夏的曆史。

沈萬榮正色道。

……

現代世界風雲變幻。

正在風波亭的江逸冇有想到,就在自己直播第五期的同時,又一個噁心人的傢夥消失。

在這個過程進行的同時。

他和嶽飛的對話仍然在繼續。

風波亭外,雨漸漸冇了,取而代之的是鵝毛大雪。

嶽飛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,走出風波亭,任憑大雪擊打在自己身上。

江逸跟在他的身後。

嶽飛披頭散髮,步伐踉蹌,充滿遺憾的感慨道:“後生,你可知道,嶽某曾經最嚮往的日子,便是能夠在家贍養老母,能夠和妻兒子女,在那田間,做一個鄉下農夫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?”

“可是大宋山河依然破碎,百姓依然疾苦,嶽某從小就受恩師教導,以國家和百姓為重,心裡亦一直念著百姓,如何,能夠心安理得?”

江逸回道:“所以,先輩明知朝廷搖擺不定,奸臣當道,也願意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,在被貶謫時再次出山。

嶽飛撇嘴,笑容中彷彿充滿了苦澀:“是啊,百姓……何罪?”

“他們不應該飽受戰火荼毒,他們本應該安居樂業,嶽某怎可因為一己之私利,而讓百姓繼續受苦?”

“所以,隻要朝廷還想要打,嶽某,就必須掛帥,哪怕明知繼續,很可能落得一個不得好死的下場。

“但若能多救一人,多收回一寸土地,嶽某心願足矣。

嶽飛轉身,鄭重的看向江逸:“所以,嶽某很欣慰,後世華夏民族能夠一統,後世華夏民族能夠一致對外,後世可以一點一點的,收回自己的土地。

“這樣的後世,真是讓嶽某嚮往啊。

“若是冇有那十二道金牌,若是嶽某打了那最後一場,現在,也可以看到大宋河山恢複如初的局麵了吧?”

嶽飛的眼神中,滿是渴望,滿是遺憾。

江逸問道:“先輩,後世亦有疑問,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,若是先輩當時直接假意冇有看見,和金人爆發此戰,到時候,山河可複,家國可興,可是您,為什麼冇有這樣做呢?”

“若是您做了的話,也許,就不會有這千古遺憾了。

嶽飛立即搖了搖頭:“若真是那樣,那時跟嶽某一同打仗的嶽家軍,就會全軍覆冇。

“嶽家軍雖然驍勇善戰,所向無敵,但若一旦和金人開打,訊息是封不住的,到那時,張俊等人定會從中作梗,就算擊退金人,他們必定會以抗旨之名,率軍和血戰完一場的嶽家軍死拚。

“經曆了決戰的嶽家軍,就會被各地軍隊,以叛軍之名圍攻,最後死在自己人手中。

江逸默默聽著嶽飛的話,不由想起了,赤焰……

“到那時,除非嶽某能夠在戰場上將金兀朮擒殺,否則一旦嶽家軍和自家軍隊死拚之時,以金兀朮的文韜武略,定會重整一支精騎,率領複仇之軍捲土重來,再度侵犯大宋!”

“後生,你想想,若戰局發生到這般局麵,大宋還有哪支軍隊,可以和金人抗衡?”

嶽飛的話,讓江逸陷入了沉思。

片刻後,他搖了搖頭:“若真如此,兩軍血戰之後無論誰輸誰贏,都必定成為疲勞之師,而金兀朮的軍隊卻是休整了一場大戰的時間……”

江逸越想,越覺得,這確實有點無解。

就算嶽家軍在破了金軍之後,又破了前來殺他們的宋軍,到最後,還是得麵對金兵。

而且是休整過後的金兵!

嶽飛的聲音仍在繼續:“就算當張俊等人出現時,嶽飛一人承擔了所有的罪責,以當朝陛下的猜忌之心,亦不會給嶽家軍的將士們留下情麵,還是會以抗旨,甚至是謀反之罪,誅連嶽家軍及其所有親屬。

“一旦嶽某真的不顧金牌所召,和金人展開決戰,這個罪名就可以讓朝廷義正言辭的展開屠殺。

“到那時,一切就並非是莫須有,死的,就是數以萬計和嶽某同生共死的兄弟,和送他們到嶽家軍中的鄉親父老!”

嶽飛說著,心中似是有無數的委屈和悲憤,眼眶越發血紅。

他……是真的很恨啊……

他抬頭望著天,悵然道:“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那是建立在朝中有明君和良臣的基礎上,嶽某所在的大宋朝廷並非如此。

“就算如一些諫言所說,嶽某去自立,可那時,嶽家軍又將處於何地,他們的家屬怎麼辦?”

“以朝廷的做法,隻會和金人達成更加屈辱的協議,賣地贈寶,和金人聯手,和嶽家軍死拚,再誅其九族!”

“嶽某無懼金人,但若是讓嶽某的槍,去殺大宋的軍人,這……怎能做到啊?”

“軍人何辜,百姓何辜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