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代世界。

許多聽到江逸話的人,都陷入了沉思。

“爸爸,你年輕時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呀?”

一個七八歲,正在和自己爸爸一起看典藏華夏的小女孩,靠在自己爸爸懷裡,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小腳丫踢了踢自己爸爸的大腿,看著戴著黑色邊框眼鏡,有些啤酒肚的男人問道。

男人笑了笑,說道:“爸爸大學時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創業了,那個時候很多人都在創業,爸爸當時也想要努力,這樣就能多賺點錢,就不會讓以後的家為錢發愁了。

“嘻嘻,那爸爸堅持初心了嘛?”

“當然堅持了。

男人嘴角微微揚起。

身旁,他的妻子靠在了他的懷裡,有些心疼的湊在男人耳邊:“都是因為那個時候遇見我,否則,你大學打零工攢下來的錢,是可以去創業的,也不用花在我的病上了。

“傻丫頭,自從在操場上見你的第一眼,你就是我的初心了啊。

男人一手小心翼翼的護著自己的女兒,一手拍著妻子的背,笑道:“所以,我說我堅持了。

男兒的妻子流著淚,想起了那個從小就作為孤兒的自己。

就在自己勤工儉學路上突然病倒,在病床上十分無助,為錢發愁的時候。

就是身邊這個男人,捧著個裝滿錢的包,快速跑向了自己,大大咧咧,笑得跟個憨憨似的跟自己說:“彆擔心,有我!”

“錢你放心,都是我自己打零工攢的,安心治病!”

後來,女人才知道,那個包的錢,一部分是攢的,一部分是借的。

直到後來很長一段時間,男人都在更加努力,隻為了儘早把欠同學的錢還上。

“怎麼又哭了呢,傻丫頭。

“我的理想是創業,我的初心是你啊。

“我很榮幸,我冇有成為忘記初心的人。

男人笑著看著麵前這一個乾淨整潔的家,還有在桌子上擺著的,自己老婆親自給自己做的夜宵,幸福的說道。

關於初心,關於是否堅守,每個人心中,都出現了不同的疑問。

“我之所以想要當老闆,就是想要在揚眉吐氣的同時,改變一些自己看不慣的對待下屬的製度,我…堅守了嘛?”

“我娶我現在的這個妻子,初心就是想要好好照顧她,和她構建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…堅守了嘛?”

“我嫁給我現在的老公,就是想要和這個嘴上雖然笨笨,但知道體貼人的男人永遠在一起,我希望有我他的生活能夠少一些壓力,多一個和他一起共享喜樂,分擔憂愁,我…堅守了嘛?”

這一夜,無數的人心中,都在跟隨這典藏華夏,反省起了自己的初心。

他們紛紛想起了跟自己初心有關的人或事物,開始警醒自己,不要成為趙構。

借前人之事,以成後事之師。

這一刻,越來越多的觀眾,讀懂了江逸的這句話。

他們,繼續看起了典藏華夏。

……

大宋皇宮中。

趙構見江逸並冇有被自己代入進去,隻笑著說道:“你也不過是空口白話而已,朕問你,你堅守了你所謂的心麼?”

“你來這和朕對話的目的,又是什麼?”

“我的目的,是借古通今。

江逸毅然答道:“這便是我去到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初心。

“我如今,隻有一事不明。

“何事?”趙構挑眉問道。

“你當皇帝的初心,究竟是什麼?”

江逸鄭重的看向趙構。

如果說,這個男人身上可能還剩下一個可取之處的話,大概就是在那個群龍無首的時候,敢於坐上那個燙手的位置了。

當然,也隻是可能。

這一切,還得取決趙構的初心。

“朕為什麼要當皇帝?”

趙構頓了頓,大概是第一次有人問他這樣的問題。

是啊,當初他是為了什麼,才當的皇帝呢?

還冇等他多想,江逸隻手一揮,時空之鏡再次出現。

這次出現的,是趙構剛剛登基時的畫麵。

這時候的趙構,看起來是真有種威風八麵的感覺,坐在皇位上的他,器宇軒昂,頗有皇者之風。

“諸位,朕臨危受命,萬不得已登此皇位,朕決意命李綱為宰相,負責抗金大業!”

“朕要你們和朕一同,一雪靖康之恥,迎回二聖!”

趙構的神色看起來十分憤怒,滿朝文武都為之精神振奮,以為碰到了敢打敢戰的皇帝。

“這時候的你,到底是怎麼想的?”

江逸不解的看向趙構。

表麵上,趙構確實一副鐵了心要光複河山,迎回二聖的樣子。

然而,在曆史上,李綱這位抗金名臣,隻做了七十七天宰相,就被趙構罷免了。

趙構看著時空之鏡中的那個自己,沉默許久,忽然撇了撇嘴:“朕,當時是真的想做好一個皇帝啊。

“可是做了之後,才發現,這個朝廷跟朕想象的真的不一樣。

“金人被二聖們養肥了,用我們大宋無數財寶中的一點蠅頭小利,就收買了朝中許多的文官武將。

“這些都是朕在之後,才明白的,朕這才知道,大宋江山早已無藥可醫。

“當一個朝廷,有**成的人都被收買的時候,皇帝,還能算是皇帝麼?”

趙構歎息地搖了搖頭,又著重看了眼江逸,希望能夠讓這個後世同情自己,可千萬彆到康王時期去砍了他啊。

“你也知道,在當上皇位之前的朕,是不怕死的,怎麼可能做了皇帝之後就怕死,隻是朝廷昏暗無比,朕唯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朕不和議,早晚死在這些奸臣手中。

“到那時,大宋就真的完了。

趙構一邊瞄著江逸,一邊越來越心虛。

他發現,江逸的眼神,越來越凶狠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