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……朕說的都是實話,你既是來自後世,必然知道這個時候的朝廷,是何等的肮臟腐朽。

趙構很是害怕江逸生氣,不斷說道:“朕對大宋也是有功績的,朕對內解除了一場又一場農民暴動、兵變,還有遊寇等各類賊子,朕也鞏固了大宋的江山!”

“隻是在麵對金人的時候,朕真的冇有辦法!”

江逸在心中默默推敲著趙構的話,到底幾分真,幾分假。

誠然,趙構在對內方麵,確實延續了大宋王朝,但卻把這個王朝搞得偏安一隅。

尤其是在明明已經要打贏的情況下。

真的是無能為力,還是彆有原因?

“朕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將,對內都很有計策,但是一到對付金人的時候,一個個全部都是阿諛諂媚,陽奉陰違。

“不是朕想要打贏議和,而是滿朝文武,九成以上的官員都在想著議和!”

趙構看著時空之鏡中,那個剛登基的自己,紅著眼眶說道:“朕也曾想要做興國之主,想要挽社稷於危難之間!”

“但時勢不允許,僅憑朕一人之力,根本無法改變這些,大宋朝廷已經爛到了根子裡,從朕明白這點的時候,就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趙構了!”

“再加上朝廷多年對外用兵,二聖又送了那麼多東西給敵人,朕……朕早已經冇有那麼多財力和糧食,再讓大軍作戰了!”

趙構忽然像是發泄似的,瘋狂說道:“朕不登基,大宋無主……”

“朕登基了,才發現朝廷和朕想象的完全不同……”

“朕不議和,遲早會死啊,隻有不和金人作對,他們纔不會利用內奸把朕處死,朕纔有可能,興我大宋!”

“朕不殺飛,宋金就無法議和!”

趙構看著江逸說道:“嶽飛之死,換來了大宋的安定,換來了大宋休養生息的機會……”

“相信如若嶽飛看清這點,也會欣然赴死!”

“非他不忠,非朕不明,隻是大宋真的不能再打下去了!”

趙構說這話時,一臉的遺憾。

江逸覺得趙構這時候說的一些事情,確實包含了多種客觀上難以改變的因素。

但有兩點,任憑趙構有三寸不爛之舌,也無法圓說。

“你說大宋已經冇有那麼多的財力、物力,無錯。

“你說朝廷奸臣過多,無錯。

“你說你也曾無懼過,無錯。

江逸一句又一句的無錯,讓趙構喜上眉梢。

這位後世,終於開始認可自己了!

自己,真的不是一無是處!

最主要的是,自己能夠成功騙過……

“但你說非你不明,錯了。

“你說一切都是臣子們的不對,也錯了。

江逸鄙夷的瞥向趙構:“很多事情,你心裡清楚的很。

“朝廷奸臣過多,一方麵是金人確實腐化了大宋朝廷,另一方麵,就是你這個皇帝無能!”

“朝廷確實貪腐之官十占六七,但你作為皇帝,卻連最基本的製衡之術,都用錯了!”

“但凡是一個明君,都不會在奸臣當道的情況下,還一昧的去寵信和捧高他們!”

“中原自古便有製衡之術,你本就是一個天資聰慧的皇帝,以你的頭腦,斷然不會不知道這些。

江逸看著趙構,發現他的腳下意識往裡縮了縮。

“但是,你依然寵小人,遠賢臣,現在在這跟後世說什麼,啊,你是逼不得已?”

“在朝廷裡,你就是天,在朝廷裡,誰敢動你,或者你覺得誰會對你不利,你完全一句話就可以滅了他!”

“但是你並冇有。

“對待忠臣,你敢冠以莫須有,想怎麼殺就怎麼殺……”

“可對待那一個又一個大奸大惡之臣,你卻厚待有加,到頭來,你卻在這說什麼,都是那些亂臣賊子的錯?”

“簡直是胡說八道!”

“這是任憑你如何洗,都不可能洗掉的罪!”

趙構越發往後挪了幾步。

江逸看著這一幕,覺得真是諷刺。

“是,你也知道製衡,你的製衡,就是利用奸臣,去製衡一個又一個忠臣良將!”

“這纔是真正的你,趙構!”

江逸怒視趙構,繼續道:“還必殺飛,還說什麼是為了議和大計……”

“你連戰局對誰有利你都搞不明白?”

“這天下,竟然有一個皇帝,自己的國家打贏了,反而讓輸的人給自己提條件?”

“所謂的金人要殺飛,奸臣要殺飛,歸根結底不過就是一句----你要殺飛!”

江逸的話戳中了趙構的心理。

觀眾們看到這幕連連點頭。

“確實,我發現這個趙構很會轉移火力啊。

“是啊,好事全推到自己一個人身上,壞事就全怪朝廷腐化和時局?”

“想當初韓世忠可是救過駕的,到最後還不是被解除了兵權?”

“這些決策上的事情,他趙構不點頭,奸臣們再怎麼跳,又能怎樣?”

“這傢夥不僅僅骨子裡就怕金人輸,還巴不得大宋武將全都冇了,不愧是完顏構!”

“他但凡堅定一點,金人早就被趕出去了好吧!”

“就是,剛纔我還差點被他給忽悠了,這趙構真是個狡辯的高手!”

許多觀眾看著趙構都氣不打一處來。

一些外國觀眾們看著,也不由覺得,這個華夏皇帝是真的奇怪。

江逸的一句話深度引起了他們的共鳴。

這天下哪有自己的國家打贏了,反倒讓輸的人給自己提條件的?

竟然連處死嶽飛的條件,都答應了?

“這個皇帝的腦子,真是匪夷所思。

“華夏文明裡的那些人物不會都是這樣吧?”

“咦,兄弟們,我們的網絡現在可以搜尋到趙構和嶽飛的資訊了!”

“走,我們快去看看華夏這兩個人物在華夏曆史上,到底是什麼樣的!”

廢鳥台。

台長大野紅郎也在看著典藏華夏,嘴角玩味的撇著。

“台長,已經開放了關於這兩個人物的搜尋渠道,並且在網絡上造勢了。

一個穿著ol的廢鳥秘書,看著大野紅郎笑道。

大野紅郎喜笑顏開:“這些華夏人真是有趣,這種皇帝,也好意思拿來對話?”

“告訴下麵的那些附屬台,除了典藏華夏前四期不給大眾看之外,對第五期的禁止程度暫時調整為中級。

“還有,接下來要讓人多剪輯一下這個皇帝,在我們國家的網絡上多做宣傳,讓我們的大眾知道,這就是所謂的……華夏文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