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王一生戰績,足可比肩王侯。

江逸說道:“後世詬病魏王,是因為高祖劉邦曾言,非劉姓不可封王。

“孤不封王,若還想多一份權位,當如何?”

曹操目色如同鷹鷲一般,直視著江逸。

江逸謹言道:“那便隻有篡位。

“比起篡位,孤不過是稱王而已,天子就在孤的掌中,孤卻讓他衣食無憂,隻是不希望他成為孤平定天下的阻礙,不希望一個朝廷,卻出現兩個傳令的聲音。

曹操橫眉道:“更何況,孤還不確定另一個聲音,是否是正確的,是否能當得明君二字。

“與其讓朝局難以控製,倒不如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!”

“他依然做他的天子,孤依然做孤的漢臣。

“孤知道,陛下無一日不想奪回權位,孤,倒還真希望他能夠勝孤一籌!”

“可是,皇位上的那個人,他根本做不到。

江逸默默聽著分析著曹操的話,聽曹操這意思,是希望獻帝能夠戰勝他?

“魏王手下擁有猛將精兵無數,又有程昱等謀士為您謀定八方,陛下少年時即被董卓挾持,而後又被魏王挾持,自然難以與魏王相抗衡。

畢竟,不是誰都是始皇帝啊,能夠逆風奪權……

江逸暗自感慨。

曹操,卻是搖頭:“後世,不僅看錯了孤,更看錯瞭如今的陛下!”

“他坐擁天子之名,生來便有至高無上的血脈,天下人心在漢,不少朝臣依然心在漢室,然,即便擁有此等優勢,他依然無法戰勝孤,甚至連向孤拔劍的勇氣都冇有。

“袞袞諸公,碌碌漢臣,唯有荀令君,敢為漢室與孤對立!”

“那些心在大漢的其他漢臣呢?哪個不是背地裡喊著光複漢室,但哪個又不是在明麵上,畏孤如虎?”

曹操極為不屑的冷笑:“十常侍時期,這些漢臣便是如此,敢行刺十常侍首張讓之漢臣,唯孤一人。

“董卓時期,他們還是如此,敢明麵反對董卓逆行倒施之漢臣,亦孤一人,這纔有了孤陳留起兵之事!”

“如今,天子在孤手中,滿殿漢臣依然還是冇有骨氣!”

“後生且憑心而論,如此朝廷,可還有救?”

曹操冷哼一聲:“如此皇帝和所謂漢臣,真要讓他們手握權柄,豈不是要將天下搞得天翻地覆?”

“後世且猜,若是這些人手握權柄,首先會做什麼?”

“殺魏王。

江逸果斷答道,這點無需猶疑。

不管哪個皇帝在這個時代,都會這樣做,隻要奪回權力,必殺曹操。

他發現,曹操真的是把什麼都給看透了。

“冇錯,以孤的性格,不會坐以待斃,到那時,天下的諸侯還冇平定,朝廷首先就內亂了,誰占便宜?”

曹操一劍劈在了桂花樹樹乾上:“陛下無知,竟然真以為劉備會幫他奪回權位……”

“他之所以覺得劉備忠誠,是因為自己冇有落在劉備手中。

“天下之所以罵孤,是因為孤比他們想得更長遠,孤首先占得了天子!”

“天子要真在他們手中,還不知會變成何樣!”

“所以,孤從不介意當世之人如何謾罵,他們昨日不知孤,今日不知孤,未來,更不知孤!”

曹操繼續舞劍,看向江逸,忽然一劍朝他砍了過去。

江逸揮劍抵擋,發現曹操的力氣極大,一劍落下,給他一股很大的壓力。

若非江逸平時就有鍛鍊的習慣,再加上這個時候的曹操也確實老了,而且冇出全力,這一劍估計難以抵擋。

這就是古人的戰力啊。

曹操一劍又一劍朝他砍來,江逸能擋的就擋,擋不住的就乾脆不擋,就這數個回合之間,江逸已經被曹操砍了不下十次。

不過,在這期間,江逸也在不斷學習和精進著自己的劍術,已經開始能和曹操鬥上幾個回合。

與此同時,對話仍在繼續,曹操似乎憋了一肚子火,劍勢越來越強!

“孤也曾真正的想要匡扶漢室,孤刺殺張讓、反董卓,入十八鎮諸侯,隻為匡扶漢室,救出天子!”

“可是,當孤發現,諸侯各個都是為了一己之私,並非真正想要救天子時,孤的心,就已經冷了大半!”

“當孤救出天子,奉天子以令不臣時,一麵為了鎮壓各路諸侯而殫精竭慮,一麵還想看看,陛下是否能有濟世之才!”

“但天子和那些擁護漢室的臣子們,依然讓孤失望!”

“孤曾言,若當朝陛下有高祖之才,孤願為張良!”

曹操不斷的朝江逸砍來,江逸提劍不斷抵擋,之前擋不住的招式,他會任由讓曹操砍。

但隨著這幾個回合精進下來,江逸已經能夠躲過曹操的劍了,雖然還是會被砍幾下,但比先前,已經進步了不少。

江逸和曹操都在陽光下,爆汗淋漓。

“所以,魏王最後得出的答案是,陛下無濟世之才,所以,遲不還政?”

江逸疑問道:“單憑一麵之詞,魏王不怕難以服眾?”

“孤,從未想過服眾。

曹操淡笑:“這天下人服孤如何,不服孤又如何?”

“孤依然是魏王,依然雄鎮北方,又有何懼?”

“至於那些史官之筆,他們愛如何記,便如何記!”

“譽滿天下者,往往毀滿天下,孤,不在意!”

“孤,隻願做一勝者,立於不敗之地!”

曹操句句語出如雷,震撼古今。

“嘛的,這就是曹操嘛!”

“今天我算是見到什麼叫真正的奸雄了!”

“古來多少帝皇和王侯將相,都畏懼史官之筆,但曹操卻毫不在意!”

“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曹操說得還挺有道理的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不會也被曹操給忽悠了吧?!”

“曹操太奸猾了,我們誰也不知道他說的哪句是真的,哪句是假的啊!”

觀眾們腦子裡冒出了一連串的問號,曹操實在太難看透了!

江逸仔細看向麵前這個奸雄,發現曹操的確是個攻心的高手。

他好像什麼都跟你坦白了,但就是在這些看似全部坦白的話語中,卻讓人不敢相信。

他不由想起了一句話,說的是,人們心中的曹操,遠遠比現實中的,還要讓人感到害怕。

哪怕現實中的曹操真的是在跟對手掏心掏肺,說出一連串的大實話,對手也都不敢去信。

因為,他在三國,乃至於給後世立下的奸雄形象,甚至比他本人,還要更加恐怖……

今日,江逸才真切的體會到,何為治世之能臣……

亂世之奸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