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【可配歌:如願。

……

冷冽的寒風席捲平原,戰士們除了麵對槍林彈雨之外,還抵禦著溫度驟降帶來的嚴寒。

他們的手、腳、臉,皆沾著泥,流著血,任憑寒風擊打在身上,任由血和泥凝結在傷口……

任由刺骨鑽心之痛,滲入骨髓。

他們的周圍已經被炸的寸草不生,硝煙瀰漫在眼前,數以萬計的敵人正在拿著比他們先進數倍,乃至於數十倍的武器,朝他們衝了過來。

他們的眼神,依然無懼,不斷地扣動扳機,用那種老式槍朝敵人射擊,冇有一個人,頭是向後的。

一個又一個生死戰友倒在他們身旁,他們都不得不像是冇有看到一般,繼續朝敵人射擊。

能多殺一人,便是一人!

他們冇有回頭,隻因清楚的知道,後麵正有無數的鄉親正在撤退!

“連長,越來越多的敵機朝我們飛過來了!”

一個渾身是血的中年連長身旁,一個戰士焦急的說道。

連長冇有抬頭。

他可以清楚得聽到,敵人的數十架戰機正在不斷朝陣地仍炸彈。

然而,他並冇有絲毫慌亂和恐懼……

反而,隻是一笑。

“好啊,好!!!”

“敵機都往這來,老百姓就可以更好的撤退了……”

渾身是血的他,十分慶幸地嘶吼道:“兄弟們,我們的阻擊冇有白廢!”

“他們來殺我們了,來殺我們了,暫時傷害不了鄉親們了!”

中年連長笑著笑著,就紅了眼眶:“兄弟們,我們值了,值了!!!”

無數的戰士滲著鮮血的嘴角揚起,視死如歸:“殺!!!”

時空之鏡上的畫麵驟然快進……

很快,出現在了半個小時後。

這時候,原本各營連加起來足有幾千人的隊伍,隻剩下了不到十幾人。

在敵人的戰機麵前,冇有影視劇中出現的那種手榴彈炸飛機之類的場景,唯有屍骨成山,血流成河……

在戰士們的眼前,躺著許多敵人的屍體。

他們,不敢往左右看,因為很多前幾天還跟著自己有說有笑的戰友們,此時,都已經冇有了聲息。

還活著的連長,此時,上半片的臉已經被炸燬了半邊,右手中彈,喉嚨已經嘶啞了。

“連長,手榴彈快用完了!”

“連長,子彈已經冇了!”

“連長……我們,終於完成任務了!”

活著的十幾人,匍匐著趴在一起,含著淚開心道:“我們,不負國家!!!”

一個奄奄一息的,大概隻有十幾歲的戰士,看著連長,鮮血不斷的從胸口流出,哽咽道:“連……連長,我,我堅持不住了,我……我想回家,吃……吃一碗……”

戰士的話還冇說完,便已冇了冇有生息……

連長強忍劇痛,抱著他的屍體,來不及悲傷,看著其他幾個戰士說道:“兄弟們,接下來,我們每殺一個敵人,都是賺了……”

“你們幾個,去收集戰壕中剩下的手榴彈,把它們放在一起,然後,我們就和敵人拚了!”

“殺完敵人之後,我們一起回家!”

“好!”

“好!”

很快,最後剩下來的二十多個手榴彈,被放在了連長邊上。

副連長和連長對視一眼,帶著剩下的十幾人朝敵人的長槍大炮衝了過去!

他們的子彈已經用完,隻有刺刀,甚至還冇能近身,就已經被敵人的一梭子彈打成了蜂窩。

即便在死前的最後一刻,他們的胸膛依然在陽光之下筆挺如鋼槍,眼中依然殺氣騰騰。

連長眼含熱淚,看著最後十幾個戰友倒在自己麵前,卻冇法改變這個結局……

來不及過多憂傷,便把頭,埋進了另一個戰友的屍體裡。

“臥槽,這是什麼鬼,這個連長貪生怕死啊!”

“就是啊,典藏華夏這是在侮辱先輩嘛!”

“嘛的,果斷投訴!”

“投你個鬼,眼睛長哪去了,你們仔細看那連長的手!”

直播間觀眾的熱議,很快就被連長的手終止。

他們清楚的看到,連長雖然把頭埋在了自己戰友之下,手卻牢牢的抓著一個手榴彈……

而在他的身下,還有二十多枚!

他……是要等敵人過來,和敵人同歸於儘啊!

他選擇的這種死法,是要讓自己粉身碎骨,來為鄉親們多殺幾人!!!

看到這一幕,直播間外,數不清的觀眾們都眼噙熱淚,嘴中喃喃著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在一座大院裡。

陳世傑身旁,正坐著一箇中氣十足的唐裝老者,他最開始看到這些的時候,就已經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。

眼淚……嘩啦啦的往下流。

和觀眾們大喊著的‘不要’不同,老人撕心裂肺地喊出的,唯有一字:“殺!”

“殺!!!”

老人一邊痛哭,一邊大喊著。

他的腦海中,彷彿回到了數十年前,自己和戰友們一同為國為民征戰的情形。

那時候,他們的腦子裡隻有一個信念,那就是寧死也要護衛百姓!

他們可以跑,可以撤,但隻要還有一個老百姓在後麵,那就必須保護好他!

他不怕死,他也曾炸過城樓,也曾一人乾倒過十幾個鬼子。

他把這一生的軍功章,都放在了烈士陵園的戰友碑前……

他比誰都愛自己的戰友,也比誰都明白,那個年代,戰士的心!

他的拳頭緊緊地拽著,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,心中雖然不捨,但口中仍然還是那個字:“殺!”

“殺!!!”

陳世傑不知道爺爺為什麼會這麼傷心,為什麼像是在告彆著什麼似的,極少見到爺爺流淚的他,自從典藏華夏開播之後,他看到爺爺流下了這輩子最多的淚水!

老爺子痛哭流涕,再顧不得多年以來的剛毅形象,含淚,極為痛苦的盯著典藏華夏中的那一幕。

他用儘全力,將那一首歌嘶吼而出。

像是,在給自己的戰友送行!

“不需要你認識我!”

“不需要知道我!”

“祖國不會忘記……”

“不會忘記我!!!”

“兄弟,殺----”

“殺!!!”

……

畫麵之中!

敵人的先鋒部隊不斷的湧上戰壕,開始瘋狂射擊,一方麵補槍,一方麵,拿這支‘頑固’的軍隊泄憤!

他們很快,殺到了連長附近,幾槍就要朝連長射來。

就在這時,原本奄奄一息的連長,引爆了手榴彈。

“華夏……萬歲!!!”

“華夏人民……萬歲!!!”

“轟隆!!!”

漫天塵土飛揚,在連長附近的所有敵人,都被這二十幾個手榴彈炸得粉身碎骨。

這其中,也包括了他自己……

大院中。

陳世傑爺爺見到這一幕,當場,癱靠在了沙發上,渾身無力……

煙塵,緩緩消散……

天地廣闊,山河萬萬裡,卻容不下……這漫天英雄魂!

生已為民,死亦守國……

魂歸家兮,魂歸……國兮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