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湯姆傑森等人麵麵相覷,剛還自信滿滿的他們,瞬間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坐下了?

湯姆傑森已經在拉凳子的手,放了下來,不滿地撇了身旁的女律師一眼。

女律師推了推黑色眼鏡,皺著濃眉,質問道:“我們現在連凳子都不配坐了嘛?!”

“這就是你們華夏的待客……待人之道嘛?!”

女律師無奈的看了江逸一眼,想起他們在江逸麵前,並不是客人。

c位劉教授邊上的張三說話了:“在商議好如何賠償我們華夏國有資產之前,你們確實冇有坐下的資格。

“甚至,這裡麵的地你們都不配踩。

張三一邊說,一邊指了指會議室的門,亮出了江逸發給他的圖片,說道:

“那扇門的折舊費、華夏台內部會議無法正常召開的賠償,以及嚇壞我們國家台副導演的精神損失費、惡意破壞國有資產等等,我初步算了一下,你們起碼得賠償五個億。

“你們這是敲詐、勒索!”

米國女律師控訴道:“哪有一扇門價值五個億的?!”

這些剛還打算壓製華夏的人,一瞬間就被劉教授和張三等人牽著鼻子走了。

張三根本不理會他們,而是自顧自說道:“考慮到典藏華夏正在熱播,你們給江副導演造成的精神損傷,將讓他短時間內無法繼續主持典藏華夏第七期。

“雖說典藏華夏並非盈利項目,但有數以億計的觀眾正在焦急等待。

張三推了推眼鏡,嘴角始終揚著一絲輕蔑的笑意:“這些都是有數據支撐的,你們可以去查每天有多少個電話打進國家台,都是在催典藏華夏第七期的。

“保守按照一億人數計算,你們每人賠一塊,都得一個億。

“我們華夏講究以德服人,也不多要,這次一共隻要你們賠十個億。

“可是江逸根本就冇事……”

那個米國律師正要指向在張三等人背後坐著的江逸,忽然發現,江逸整個人眼神呆滯,恍若失神。

米國律師心態炸了,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廢鳥和棒子國的代表會栽在華夏了!

“是賠錢,還是進入司法訴訟程式,你們一句話的事情。

張三打開了撥號頁麵。

鼻子通紅的湯姆傑森,藍色的眼睛裡瞬間被氣得充血:“混蛋,你們都是混蛋!”

“要打官司就打,我帶來的可是米國最精英的律師團隊,他們很清楚你們華夏的法律!”

湯姆傑森指著劉教授和張三等人,怒喝道:“不要以為你們華夏人翅膀硬了點,就可以胡作非為!”

湯姆傑森已經打算豁出去了。

他纔不怕這些華夏老頭呢!

“現在,我們還得告你一條。

劉教授抬著眼眸,瞪著湯姆傑森說道:“惡意侮辱華夏政法大學教授,且對我們的精神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。

“什麼?”

湯姆傑森瞬間愣了住。

這些……不都是雜牌軍嘛?

這些衣著簡樸的人,竟然各個都是政法大學的教授?

這要是在米國,他們壓根不怕打官司。

甚至,在華夏,他們都無比自信,哪怕碰到一些頂級律師團,都不用怕!

可是……

眼前這些,能叫律師團嘛?

這是天團好吧!

在場的所有米國人,臉色都陰沉下來。

之前他們還以為十個億隻是威脅……

但是,現在,他們完全相信,對麵這些人完全能夠做到這點!

“那個,我們並非是有意的。

一個米國律師衝著劉教授低頭說道。

江逸雖然眼神看起來呆滯,假裝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挫折,但內心,實際是在思考,第七期的人物。

劉教授的巾幗不讓鬚眉,給了他一些啟發。

劉教授對麵,湯姆傑森已經讓出了c位,給另一個看起來十分老道的原東方女人。

這個原華夏人現在的米國名字叫做:桑尼。

這個名字她覺得很好聽。

她看起來四十多歲的樣子,但能夠在這個時候被拉出來,打頭陣,顯然具備足夠的能力。

“接下來我們談談,關於典藏華夏中,涉及到米國情節的話題……”

桑尼的話還冇說完,張三就已經打出了法院的電話:“我要報案。

“等等!”

湯姆傑森和桑尼瞬間炸了。

“不要試圖轉移話題,賠,還是不賠?”

張三拿著手機晃了晃。

湯姆傑森心態炸裂,這他們哪裡賠得起啊。

可是不賠的話,非但冇告成典藏華夏,就連自己在米國的工作都不能照常進行。

難道一直在華夏待著,吃開水煮白菜?

要知道,湯姆傑森和這批律師能夠代表米國來到這,可都是米國台十分看重的寶藏成員。

劉教授和張三,顯然看清了這點。

“等我們跟台裡商量一下!”

湯姆傑森走出會議室外,給約翰·史密遜打去了電話。

“事情辦得怎麼樣?”

此時,米國已經到了晚上,正打算睡覺的史密遜以為湯姆傑森帶來了好訊息。

可是,當他聽完湯姆傑森彙報的時候,氣得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。

“你們纔到華夏多久,就欠了華夏人十個億?”

“我是讓你們去告典藏華夏,你們卻去給他們送錢?”

史密遜暴怒不已,足足深呼吸了好幾次之後,這才說道:“就冇有辦法不賠麼?”

“我和律師們都商量過了,現在就算我們不追究典藏華夏的責任,華夏台也不會讓我們走的。

“典藏華夏在華夏的影響力我們也查過了,那個戴眼鏡的男律師開的價……”

湯姆傑森無奈說道:“確實是保守估計。

“這錢不給!無論如何我們也不會給!”

史密遜火氣極大:“從來冇有人,可以從我們米國人的手上拿到錢!”

“那請總檯一定要做好最壞的打算,我和律師團可能都會回不去了,到時候,您就直接把典藏華夏的那些漏洞公佈到國際上,典藏華夏必須給國際社會一個解釋。

湯姆傑森篤定道:“我確定,江逸絕對無法解釋這些原因。

史密遜眉頭皺起,律師團還好說,但湯姆傑森可是個寶貝,台裡很多事情還需要他,一時半會可找不到替代品。

要是重蹈那五個代表的覆轍還得了?

更重要的是,自己可是廢鳥和棒子的老大哥,結果自己的人到了華夏也回不了,豈不是顏麵喪儘?

“難道華夏還敢關你們?”

史密遜板著臉問道。

“總檯長,不瞞您說……”

湯姆傑森重重歎了口氣:“那個戴眼鏡的華夏律師給我的感覺就是,哪怕我今天隻是在華夏台上個廁所,都會成為犯罪分子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