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政法大學中。

之前到過國家台的學生們,都找到了正在辦公室裡的劉教授。

“教授,不好了,米國人多給了江逸五千萬!”

“什麼?!”

劉教授放下書,站了起來。

她眼神微眯,沉思了會,肅然道:“誣陷,這是米國人的惡意誣陷!”

“我說米國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給錢,原來心機在這裡!”

學生們都很焦急的問道:“那教授,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呀,現在典藏華夏的支援者在網絡上的發聲根本就冇人看。”

“江逸要是真把那五千萬收下了,這事,還真不好辦了。”

劉教授神色凝重:“馬上把張教授等人叫過來,我們商量一下對策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劉教授劇烈的咳嗽了幾聲,踉蹌的往後退了幾步,幾個學生上來馬上扶著她。

“教授,可是您的身體……”

劉教授擺了擺手,示意這個學生們不要再說了。

患有輕微哮喘的她,強忍著此時胸悶帶來的痛苦,眼神堅定:“這已經不再是江逸,和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事情了。”

“這是我們華夏和米國之爭!”

“可是教授,您完全可以把這些交給其他人去做的……”

學生們十分心疼的勸道。

劉教授看著身旁已經流出淚的女孩,微笑著擦了擦她的臉頰:

“傻丫頭,想要為你們這些後輩出頭的,可不僅僅是始皇帝、洪武大帝這樣的先祖。”

“還有,我們這些老傢夥呢……”

……

華夏國家台。

總檯辦公室。

沈萬榮和陳大發心急如焚。

“這一定是史密遜的主意,隻有他有權利和能力這樣乾!”

“多給江逸打五千萬,讓他陷入到輿論風波,利用我們華夏的群眾,來抵製江逸!”

沈萬榮怒氣沖沖:“這是米國人給我們的反擊,隻要江逸收了那五千萬,無論他怎麼做,公眾都會懷疑他!”

陳大發坐在沈萬榮對麵,手指下意識的摳著桌麵,說道:“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如果乘專機離開的人中,真的有間諜的話,江逸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陳大發感覺頭都要炸了。

沈萬榮給他看了一張相片,是湯姆傑森等人在上飛機前的合影。

這些也被網絡曝了出來。

他把照片攤在辦公桌上,指著那個看起來不起眼的男人說道:“官方已經證實,這個人在華夏確實從事過一些特殊活動。”

“現在不是我們信不信江逸是被誣陷的問題,而是這個人,實實在在離開了華夏,江逸的卡裡,又確確實實被多打了五千萬。”

陳大發麪色一癱:“完了……”

“完了……”

……

燕城彆墅。

“胡說八道!”

“江逸收的那些錢,可是實打實捐贈給了慈善機構,他怎麼可能放間諜?”

秦漢明看著網絡上的那張照片,憤怒不已的說道。

“爺爺,現在怎麼辦,現在的關鍵是,那個間諜已經離開了……”

秦晶晶十分著急的說道。

秦漢明正色道:“爺爺會馬上聯合曆史研究院,以及慈善機構,發表聲明,支援江逸,並曝出江逸的資金去向。”

“現在問題的關鍵是,那個間諜已經離開了,就算我們證明瞭資金去向,也無法為江逸的行為澄清!”

“群眾們隻會認為捐款是江逸畏罪而做出來的舉動,隻是事後良心發現,依然會針對他的!”

秦漢明皺緊眉頭,這是他活了這麼多年,第一次見到這麼棘手的問題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江逸也已經刷到了這些訊息。

他的某信裡,有許多人發來了問候。

同時,也有不少人發出了質疑,或者已經將他默默刪掉。

江逸並不在意,塑料情滾得越遠越好。

他看著那張圖片,撇著湯姆傑森那笑得無比諷刺的神情,覺得他真是傻極了,以為這樣就可以套路自己。

這些人根本不知道,他還有一張可以翻盤的底牌。

這個底牌,對於其他任何人來說,都是無解的。

現在,他打算讓輿論,再度發酵一會。

而自己,隻專心籌備第七期。

在這之前,他給關心他的沈萬榮、陳大發、劉教授、張三、秦漢明等人,發去了資訊,告訴他們不用太為自己擔心,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,而且已經有了對策。

但其他人卻以為江逸這隻是在安慰他們,仍然在各方準備發力,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幫江逸澄清。

沈萬榮、陳大發等:“我們不能讓江逸獨自去麵對這一切,華夏的中年可都還在!”

劉教授、張三等:“要想趁著我們的後輩還年輕就去動他,米國人還不夠格!”

秦漢明:“無論如何,哪怕把責任推到我的身上,也要保下江逸!”

於是,這些大佬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發聲。

沈萬榮下令,將一切汙衊江逸的帖子全部封禁。

劉教授等人帶著政法大學的學生,準備了一係列材料,準備將那些冇有實證就造謠的人,全部一個不留的送進法庭!

無知,不是傷害他人的理由!

秦漢明,也開始尋找自己的人脈,試圖幫江逸洗清嫌疑。

各方都在為了江逸,紛紛發力。

……

五天後,上午。

遠在米國的史密遜,得知華夏的內部輿論已經全麵爆發,也開始發力了。

他剛跟“湯姆傑森”打完電話,得知這傢夥改變主意,打算留在某個小地方,來就近針對華夏,也便冇有產生疑心。

“馬上讓廢鳥、棒子等台,把典藏華夏前六期的所有疑點,全都釋出在國際網上!”

“這一次,我們一定要把典藏華夏扼殺在世界的搖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