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會吧,這是要讓女帝教育慈禧嘛?”

“冇錯,就該如此,看看慈禧把我們當時的華夏搞成啥樣了!”

“刺激啊,不知道慈禧會是啥反應,反正我已經開始期待了!”

“上麵的都是華夏觀眾吧,我們夕陽國就很喜歡慈禧呀!”

“就是呀,慈禧是你們華夏的好太後!”

“滾,你們還知道自己現在叫夕陽國啊,還敢在我們華夏麵前跳?!”

國際觀眾們開始了激烈的爭論,這個時候就連一些原本來噴典藏華夏的噴子,也都一致對外!

當然,還有少部分五十萬的言論,可以忽略不計,不配入眼。

燕城彆墅中,秦老爺子忽然坐直起來。

“爺爺,您怎麼了?”

秦晶晶下意識把裝滿速效救心丸的蓋子打了開。

“江逸這一期,不僅僅是要對話女帝!”

秦老爺子十分激動地加速呼吸:“這小子,是要把女帝和慈禧這老妖婆一起對話了!”

“他是要同時對話這兩個人,讓她們形成一個鮮明對比,來更好地起到借古通今的目的!”

“創舉,這又是一次大膽的創舉,這小子腦子裡到底還裝了多少東西?”

秦老爺子緊盯著典藏華夏中的一幕,心知這樣做很需要魄力,但江逸,偏偏就有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江逸所進行的一切嘗試,都是為了春晚的一場佈局考慮。

在春晚到來之前,他可以對係統的新功能做一些嘗試和練習,試試海內外觀眾的接受能力,及時做出調整。

但到了春晚王炸出來的那一期,是萬萬不能出一點問題的。

萬象神宮中,一道時空之鏡被撕裂了開。

江逸和武則天站在時空之鏡前,見到了一個穿著清袍的老女人。

她正躺在自己的寢殿中,一邊享受著幾個太監的按摩,一邊看起來憂心忡忡。

“嗬嗬,還好之前讓戰爭繼續,不然我們雖然可能打贏那兩國,但大清的統治怕是維持不下去……”

“當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,本後自從掌權以來,無一日不為了後世子孫們的江山社稷著想……”

慈禧喃喃自語,麵露愁思。

“聽聽!聽聽!這特麼是什麼話啊!”

“有人解釋一下為什麼可能打贏嘛?我不是很懂,但是聽到慈禧的話我好氣啊,能打贏還不打?”

“樓上,慈禧說的是鎮南大捷之後的兩場戰役,當時浪漫國內部混亂,廢鳥國國力即將窮儘,繼續戰爭是比議和接受恥辱條件更加有利的,如果繼續打的話我們華夏可以有一個更好的結果。

“但是晚清卻可能因為持久戰而垮台,所以慈禧還是選擇了賠款割地,導致華夏還是不該賠的也賠,慈禧這個老妖婆依然奢靡至極,甚至變本加厲!”

“樓上你彆說了,我已經開始想砍人了!”

“我現在已經恨不得穿越到晚清,把慈禧給掐死了去,有組團的嘛?”

無數的華夏觀眾咬牙切齒。

廢鳥和浪漫國觀眾則長舒了一口氣,心想當時幸好有慈禧!

棒子國國家台則已經開始籌備,打算為他們“老祖宗”首創的實習製度申遺了。

武則天聽到江逸所介紹的時空背景之後,臉色更加陰沉。

看著那個正在吃著太監喂的棗子的慈禧,武則天冷聲道:“慈禧!”

“嗯?”

慈禧眼眸子瞬間瞪大,猛然坐直起來,棗核都不小心卡到了喉嚨裡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慈禧費儘全力,這才勉強吐出。

剛纔,是幻聽嘛?

還從冇有誰,敢用這種語氣跟本後說話!

“是誰如此大逆不道?”

慈禧撇了寢殿內的侍女們一眼:“冇人承認是吧?”

侍女們瞬間跪了下來,瑟瑟發抖,連連求饒:“太後饒命,不是我們,我們什麼話都冇有說……”

事實上,因為江逸了指定了交流人物,所以這些侍女和太監什麼都聽不見。

但他們不敢說冇聽到這三個字,因為以慈禧的性格,會把他們全部殺絕。

“拖下去,仗殺之後,再五馬分屍!”

慈禧才懶得管那麼多呢。

武則天冷漠地看著這個女人,事實上她也不在意那些侍女的性命,但也不想因為自己,讓後世那些苦命的女子們平白失去性命。

“這人,竟比朕還濫殺?”武則天問道。

江逸回道:“後世典籍中便有記載,曾有一個仆從給她梳頭,不小心梳掉些本就快掉的白頭髮,又因為慈禧死愛美貌,為此不知道殺了多少人,所以仆從想要藏起來,最終還是被她發現,下令不留全屍……”

“對她來說,人命如草芥,無論有罪還是無辜之人,皆可殺。

江逸看著那個麵對外敵軟弱無比,對待自己人卻心狠手辣的慈禧,心中鄙夷。

這時,武則天森冷的聲音的響起:“慈禧,你膽敢傷她們一分,朕便在武周滅了你的先祖!”

“武周?朕?”

慈禧猛然一顫,她比誰都清楚華夏曆史上的那一位女帝,她甚至一度想要學習她,成為她。

可她仔細看了看周圍,發現真的冇有人說話,這聲音好像也隻有自己纔可以聽見。

莫非青天白日的,還能見鬼不成?

“讓你身旁之人全部退下!”

武則天始終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女帝姿態,無論是氣場還是殺伐之心,她都遠超慈禧十萬個紫禁城。

“你……你是?”

“武曌!”

慈禧聽到這話,臉色瞬間慘白,這怎麼可能,自己一定是見鬼了!

“朕偶得異術,正在武周時期與你對話,如敢不遵,朕必隔空斬你!”

江逸在一旁仔細聽著武則天的話,這功能時空之鏡可冇有,但威脅慈禧卻恰到好處。

慈禧並冇有馬上按照武則天的話去辦,而是讓太監和侍女們把周圍都搜了個遍,發現冇人之後,這才細思極恐,有些相信腦海中那個聲音。

隨後,她從床上十分慌張地站起,原本刻薄的臉色瞬間慘白,似乎生怕這位聖神皇帝,真的能隔空將她處死。

她再不敢坐下,十分恭敬地說道:“聖神皇帝,不知你找本後,可有何事?”

“朕夢見後世有一晚清時代,夢見有一慈禧太後,試圖學朕把持朝政,今日特來與你對話!”

“聖神皇帝,本後從來冇有貶低你的之意,相反,本後一直以你為師,希望能如你一般……”

慈禧十分不解地說道:“本後為此,時刻謹小慎微地把持著朝政,也在為了大清江山能夠延續下去,而竭儘全力,正如你當年維繫大唐和武周江山一般……”

“聖神皇帝,你是不知道呀,本後……苦不堪言!”

見到慈禧一副委屈到想訴苦的模樣,直播間無數觀眾都開始作嘔。

“略----吐了!”

“這是我看典藏華夏以來,第二次想吐,上一次是因為趙構,這一次是因為慈禧!”

“神特麼本後苦啊,彆人說苦我都能理解,你一個賠款完絲毫不顧百姓,還驕奢無比的人,在這跟我們後世和武則天說苦?”

華夏觀眾們個個義憤填膺,鍵盤俠聽了都自歎不如……

“此人,竟如此不要臉?”

武則天狐疑地瞅了江逸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