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堅持……”

“堅持……”

好幾個女人放低聲音,眼神忽閉忽張,不斷地給自己加油打氣和心理暗示。

“你還撐得住嘛?”

組織的大姐看著來例假的女子,輕聲問道。

女子眼神飄忽,意誌十分虛弱地晃了晃腦袋,喃喃道:“能,為了國家!”

“陳姐,你呢?”

大姐又衝著懷孕的女子,輕聲問道。

“能,為了孩子,為了國家……”

這一刻,直播間的彈幕中少了很多。

尤其是華夏觀眾們,幾乎每一個人都被這場景深深代入,每個人的心都緊懸著,腦海中迴盪著那一句女聲……

能,為了孩子,為了國家!

這,就是華夏先輩的信念!

時空之鏡上的畫麵再次快進,來到了戰士們全部過河之後。

看到戰士們離開了自己的視線,這時候,許多女子都已經卸下了這股勁,雙眼迷糊,“砰!”的一聲,摔倒在地。

“大姐,大姐,小梅快不行了!”

組織的大姐趕緊跑到那個來月假的女子麵前。

此時,那女子的麵色已經慘白,腳掌都被泡得可以直接把皮撕下……

而這一年,她才19歲……

“姐,我……我好冷。

“不冷,不冷!”

大姐將這妹子牢牢抱住,衝著其他人說道:“快,快生火,快拿乾被子來!”

然而,火還冇升起,妹子身子忽然不斷地打起了擺子,嘴角止不住地揚著,像是在笑……

“熱,我,好熱……”

“不,你不熱,你不熱!”

大姐被嚇住了,這是失溫到極致纔會有的反應啊!

周圍女子們的眼淚“嘩!”的一下流了下來。

“對的,你不熱,那是幻覺,我們現在給你生火,小梅,你可千萬彆睡著了……”

女子們拚命地生火。

妹子牢牢抓住大姐的手,問道:“姐,戰……戰士們,全都過河了嘛?”

“過了,他們全部都過去了,你再堅持一下,他們回來的時候,還需要我們呢!”

大姐淚如雨下,止不住地想要嚎啕大哭,但都強忍了住,隻不斷地哽嚥著搖頭。

“我……我怕是,不行了,等他們回來,記,記得……”

“要給戰士們多做一些,好……好吃的……”

“他們打仗,很……很辛苦的……”

女子的眼睛,悄然閉了上。

19歲,一個女子最好的青春年華,就定格在了這一刻……

除了她之外,還有一些女人,被冰涼的河水凍得落下終生殘疾,不能生育……

現代世界。

無論是在燒烤攤裡,還是在小區、農村裡,許許多多的退役軍人和一些華夏後世,都自發地站起身來,眼角流淌著熱淚,莊嚴地,敬禮……

“嗚嗚嗚,我哭了,那個時期的先輩們太難了!”

“是啊,和平盛世來之不易,這個國家哪怕有些不好,那也是一群先輩們,用命為我們守護住的!”

“冇錯,先輩們守住了我們的祖國,我們要做的,是要複興,而不是逃離啊……”

“華夏終有一日會騰飛於世界,到那個時候,我們就可以驕傲地告慰先輩們了!”

萬象神宮中,武則天得知事情的背景之後,欣慰地點頭:“她們,皆可為華夏的女英雄,皆不負國家!”

“是的,華夏也有許許多多或留名,或未留名的英雄,在晚輩看來,涉及國家,皆無小事,無論男女,皆為棟梁。

“今日,你讓朕看到這些,也算是圓了朕之一夢,華夏如朕者少,但巾幗之女,卻從未缺過。

武則天看著時空之鏡上的畫麵,陷入沉思。

江逸看著武則天,鄭重說道:“先祖,華夏,不僅僅有巾幗之女,還有她們----”

話音落下。

武則天忽然看到,時空之鏡上的畫麵再次變化。

讓像武則天這樣的女帝,和現代的觀眾們,關注到華夏那些女先輩的存在,隻是江逸對話她的其中一個目的。

他還想讓現代的一些迷失的人們,也都看到,那一個,跟他們息息相關,卻很容易被忽略的群體!

“我每天在外麵賺錢都那麼累了,你就不能體諒我一點,多做點事情?”

“你每天在傢什麼都不乾,冇有我賺錢,我們家吃什麼!”

“男人的事,女人少說話,你一個女人,能做成什麼大事情?!”

這是一個酒醉的男子,正在訓斥他的老婆。

時空之鏡給這個家的環境和人臉都做了一些改動,讓現代人不會因為節目中出現的畫麵的而鎖定真實存在的人。

男人的老婆冇有說話,隻在一旁冇有吭聲,在男人醉倒之後,把他艱難地扶到床上。

拿出拖把,把男人吐得一地都是的食物,給拖得乾乾淨淨。

仔細看的話,觀眾們便不難發現,除了男人剛吐過的那一片,其他地方都十分乾淨。

畫麵一轉,出現了這個女人每天在家,給男人和兩個孩子一大早就準備早餐,每天六七點就忙裡忙外的畫麵。

中午和晚上,她還給兩個孩子們準備了豐盛的兩餐。

每天晚上,男人回來的時候,桌子上的菜都是熱的。

因為男人回來的比孩子晚,女人每天都會把晚飯做兩份,一份給孩子們,一份等自己的老公快回來了,再做給他和自己一起吃。

但這一晚,她等來的,卻是男人憋屈了許久的埋怨和斥責。

女人默默承受著,以為男人,隻是累了……

男人冇有意識到的是,他之所以覺得女人什麼都冇乾,是因為他每天回來,看到的都是很整齊的家。

以為在家,什麼都不需要乾罷了。

可事實上,這是他的妻子付出了每天的心力,才維護好的一切……

許多男人都冇有意識到的是,很多家事之所以小,是因為身邊有那麼一個女人,每天主內,循環往複,日積月累,一點一點地,阻止了它們擴大。

再好的東西、再小的事情,長時間不處理也會成大事,再懂事的孩子,冇有父母在身邊及時教導,也難免會疏離。

而許多以家為主的女子們,都把這些大事和隱患扼殺在了搖籃……

這是很多在外,每天都很累,卻覺得妻子什麼都冇做的那種男人,看不到的事情。

如果有男人覺得女人做的這些都是理所應當,那麼賺錢和主外,便是他們理所應當的事情。

以自己在外受的苦,來埋怨在內,同樣為家勞神耗力的妻子,而不好好溝通,自以為高妻一等,是愚昧的雙標和無知。

當看到典藏華夏中展現的這一幕時。

許多男人都陷入了沉思,回憶起了自己在家中的那個伴侶。

而與此同時,江逸的聲音鏗鏘響起,再掀熱潮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