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?則天皇帝為什麼戴的是冠啊?”

現代世界的觀眾們有些不明所以。

尤其是一些懂些古禮的人,更是有些奇怪的打字道:“按照我們中原的古禮,皇帝在重大場合可是戴冕的!”

“我可以理解典藏華夏這是為了突出女帝,而刻意設計出來的一個情節。

但這好歹是個文化節目,怎麼也得多少尊重下曆史吧?”

“冇錯,這方麵典藏華夏確實有問題,女帝雖強,但這麼刻意去吹捧,隻會適得其反啊,太假了!”

一些不明真相的觀眾們紛紛質疑,覺得這點極其不合理。

燕城彆墅中。

秦老爺子的注意力已經徹底被殿上那些異服使臣驚呆了,嘴巴竟下意識地微微張著,眼皮子都不帶眨一下。

要不是秦晶晶可以聽到老爺子那微微的呼吸聲,救心丸就已經送上去了。

“爺爺,很多觀眾在質疑這一幕的不合理……”

和秦老爺子的關注點有些不同,秦晶晶更多地在關注網絡上的一些彈幕。

秦老爺子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有些好奇地問道:“哪裡不合理?”

老爺子粗略地掃了彈幕一眼,搖頭說道:“戴冠極其合理!”

“你讓那些不知道的觀眾去搜一搜武周萬國來朝圖,就知道為什麼典藏華夏中的武則天也是戴冠了!”

“萬國來朝圖中,武則天戴冠還是戴冕,是經過當代壁畫著名專家以及美院教授長久考證和斟酌的,爺爺也研究過這個時期。

“大唐是世界文化、經濟、政治等方麵的中心,武周時期更是達到鼎盛,女帝當時剛打敗四國,又受萬國聚財聚物,鑄就天樞,正是最春風得意,傲視天下之時!”

“當時,彆說是我們華夏的女帝,就算隻是一個普通百姓,想必也無比驕傲,而女帝的心性更是要強,她就是要淩駕於萬國之上,就是要展現出自己毫不在意的一麵!”

“正如典藏華夏中所複現中的那樣,掌臨空日月,霸千秋彪炳……這,就是她一生的寫照!”

秦漢明,乃至於華夏曆史研究院中的所有研究院和現任院長,無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萬國來朝上。

與此同時。

彈幕中也有不少瞭解的人做出瞭解釋。

無數的觀眾們無不翹首以盼,期待看到這位女帝最霸氣輝煌的一麵。

那也是,華夏文明史的驕傲!

一些外國觀眾們,則不由露出了期待的神情。

尤其是棒子國,此時已經在打算該怎麼跟華夏爭女帝了。

直播間畫麵之中!

觀眾們通過江逸的視角,清楚地看到了一個又一個使臣,甚至是一些番邦國王,都朝武則天作禮的畫麵。

明堂之中,皇位之上,近千使臣之間,武則天狀態如常,坐在龍位,頭戴女帝之鳳冠,身穿龍袍,麵色平淡,看起來十分隨意,就如同隻是在開一場尋常朝會般。

她始終抬著頭,藐視著向自己俯首的各大朝貢之臣,眉目間儘顯著帝王霸氣和軒昂氣宇。

這一次,江逸和觀眾們耳邊響起的,不再是那一個又一個異國番邦語言。

而是,整整齊齊,十分統一的漢語!

“臣等拜見聖神皇帝!”

“臣等拜見聖神皇帝!”

“臣等拜見聖神皇帝!”

大殿之上,聲聲從萬國使臣口中發出的漢語,響徹在華夏古今觀眾的耳畔!

其中的每一聲,都充滿了敬畏,甚至還充滿了能夠在女帝麵前稱臣,而感到驕傲的語氣!

這一聲又一聲呐喊,振聾發聵,現代的華夏觀眾就彷彿置身其中一般,臉上亦是洋溢位了驕傲的神情!

但與那些使臣不同。

他們,是因為能夠在華夏女帝稱臣而驕傲!

而我們華夏觀眾,則是因為華夏有如此一個時代,有如此一個先祖而驕傲!

天下諸夷,皆為我臣!

則天女帝,用她的實際功績,向後人,乃至於世界證明瞭這一點!

如今,這一幕,在典藏華夏中複現,呈現在當代世界人的眼中!

這一刻,華夏觀眾們無不引以為豪。

國外觀眾則紛紛露出憧憬之色,恨此盛景,竟不是發生在自己的國家!

江逸通過典藏華夏,通過對話古人,引經據典,向世界拋出了一個又一個能夠證明我們華夏文明底蘊的話題!

而這些話題,是那麼人無論怎麼想也不可能想出來的。

譬如糙米,哪怕是讓他們去瞎編自己祖先一千年前的故事,編出來怕是自己都懶得信!

於是他們隻能製造其他信仰,什麼上帝造物,上帝傳承。

唯我華夏,從古至今,皆可以有理有據,且有底氣地告訴世界,我們華夏之人的信仰和傳承,是華夏的五千年文明,是華夏兒女的列祖列宗與無數先輩!

此時此刻,許多看到這一幕的華夏人,都下意識挺直了腰桿,麵露堅定之色。

華夏曆朝曆代,多少先輩曾創造過無數諸國儘折腰的盛世,纔有了一代又一代的華夏兒女承前啟後,無懼風浪?

如今,到了我們這一代,豈能給後世留下崇洋媚外的風氣?

越來越多的人們,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!

“什麼叫強國,這才叫強國啊!”

“看了典藏華夏,我更加明白為什麼我們現在要叫複興了!”

“是啊,我們國家一定要再度騰飛於世界,雖說世界遠比我們的先祖想象的還要大,但先祖們能夠在那樣一個世界觀和背景之下,創造如此盛世,我們為何不行?”

“冇錯,從現在開始,我更加看不起崇洋媚外的了!”

“不要讓外國文化太囂張,我們華夏文明,纔是頂流!”

直播間的彈幕彷彿爆炸一般,在畫麵中紛紛湧現,使得後台主管不由再次捏了把汗。

“江逸這小子,又創造了一個彈幕數據奇蹟!”

“我最近血壓都高了,回頭得讓江逸給我買點降壓藥!”

“你也血壓高了?”

國家大廈中,同樣激動不已的陳大發,看向後台主管,露出了同病相憐的眼神。

他們冇注意到的是,此時沈萬榮正從兜裡,顫巍巍地拿了點藥出來。

就在這時。

麵對眾人的跪拜,武則天的聲音,威嚴響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