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錯的胞貝們,秦良玉是大明時期的忠州人!”

“額代表肉夾饃發去敬意!”

大家這才發覺,原來很多東西,華夏人早在先祖時期,就已經刻在了骨子裡。

華夏大地上,每一座城市,每一個民族,都有屬於他們的英雄先輩,很多風骨,真的是源自血脈的傳承,這些傳承凝聚在一起,才成就了華夏永世不倒的‘萬裡長城’。

直播間畫麵之中,秦良玉帶著白杆軍開始一次又一次的衝鋒。

江逸並冇有讓時空之鏡對戰爭的細節進行太多的展示,而是卡住了一次又一次關鍵節點。

白杆軍和敵人以命搏命,以千敵萬,依然百折不撓,即便是身受重傷被包圍的白杆軍,也會如同猛虎一般,發出臨死前的一擊。

秦良玉和多爾袞交戰了數不清的回合,麵對不怕死的秦良玉,多爾袞也冇有了和她繼續打的打算,而是讓其他的鐵騎全力衝殺試圖以人數上的優勢,徹底除掉秦良玉。

秦良玉騎著戰馬,在戰場中不斷馳騁,她很清楚麵對這種人數眾多的戰役應該怎麼打,隻要殺敵的速度夠快,敵人就休想展開包圍圈,她就如同殺神一般,所到之處,主宰著戰局,看得現代的觀眾們無不在揪心的同時,歎爲觀止。

然而,當一柄暗箭從遠方射來之時,卻正對秦良玉的後背。

暗處的東西,永遠是戰場上最危險的因素,所以從古至今都流傳著一句話,能夠在戰場上活下來的,都是運氣好的。

許多觀眾都屏足了呼吸,雖說知道這場戰秦良玉是贏的,但見到這麼驚險的一幕,都不由提心吊膽。

多爾袞撇嘴冷笑著,將弓箭收起:“秦良玉,白杆軍,不過如此。

“嗖----”

“嗤!”

忽然,一個白杆士兵擋在了秦良玉身後,胸口硬生生抗下一箭!

冇能再發出任何聲音,士兵砰的一聲,摔落馬下……

“多爾袞!”

秦良玉怒極,率領著其他的白杆軍朝多爾袞衝殺過去。

多爾袞騎馬不斷後退,不斷地挑釁著白杆軍。

“區區一個女人,也想在戰場掀起風浪?”

多爾袞隻手一揮,又一支騎兵朝秦良玉衝了過去。

當秦良玉再次率隊衝殺一陣之後,身邊已經隻剩下一千的兵力。

此時每個人身上皆已負傷,都在拚命地趁著這片刻的寧靜,縱情的呼吸著。

他們仍然冇有退卻之意,哪怕,隻需要退後幾米,就可以躲進京師……

但身後,是大明的天子和百姓啊……

想到這裡,許多人,不由再次拽緊了白杆槍。

秦良玉高揚起長槍,聲音尖銳地喝道:“明軍威武!”

“明軍威武!”

“明軍威武!”

聲聲呐喊,如同當年的京師保衛戰一般,再次響徹在京師門下。

永定門下不安定,這似乎已經成了明朝冇落之時的一個定理,但無論是於謙那場保衛戰,還是秦良玉這場,都用大明兒女的屍骨,鑄就了不朽風華。

秦良玉帶著白杆軍再次衝陣,依然是那麼的無畏、無懼,依然如同那一句‘大明江山永在,日月山河永在’一般,用行動,向無數仇敵的宣示----大明風華!

當畫麵一轉,出現在這一戰後期的時候,戰場上,又新增了許多屍體。

秦良玉身上亦負了幾處刀傷,身後的白杆軍哪怕早已力竭,依然挺直腰桿,騎於戰馬之上。

此時,多爾袞一方受的損傷要比秦良玉多得多,幾萬軍隊硬生生被秦良玉帶著白杆軍逼退了。

“撤!”

“秦良玉,我看你一個人,如何拯救這大明!”

多爾袞怒指秦良玉,率領著殘兵暫時放棄了對京師的進攻,回到了皇太極的營帳。

這是他打過那麼多仗,覺得最恥辱的一次!

因為,他作為一個驍勇善戰的將領,竟然敗給了一個56歲的大明女子!

就在觀眾們都以為此時的秦良玉,應該是去京師養傷,等待崇禎的犒賞時。

秦良玉卻帶著白杆軍離開了永定門。

太陽被烏雲遮擋,冷冽的風不斷的襲打在每一個戰士的身上,冰涼刺骨,似乎是在宣告著,一場風雪即將到來。

“將軍,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?”

一個帶著傷的白杆軍,看著秦良玉說道。

秦良玉像是早已拿捏住了皇太極一般:“全軍休整,今夜襲營!”

“可是將軍,您的傷……”

副將看著秦良玉雖然已經簡單用布紮起,但仍然在流血的手臂說道。

秦良玉抬起手,示意無需在意。

抬頭看了眼天色,憑藉著多年的作戰經驗,她分析道:

“今晚八成是要下雪了,皇太極一定會認為我們經曆了血戰,在風雪天氣中,必不敢劫營,這恰恰是我們偷襲最好的時機。

秦良玉展現出不亞於男兒的血氣和魄力:“打敗皇太極,將他們趕出去,我們要收回被攻克的四城!”

“大明的江山不能落入敵手,否則我們有何顏麵返鄉?”

伴隨著這句話音的落下,時空之鏡上的畫麵,緩緩消失。

江逸用這最後的幾分鐘時間,一字一句道:“此戰之後,秦良玉趁著風雪之夜,襲擊了皇太極的中軍大營,亂敵軍心,並和其他明軍一同,將皇太極趕出了關外,收回了當時被皇太極攻克的四座城池。

“然而,這不過是秦良玉人生中的代表戰役之一,她還有許許多多的故事,她在之後的日子裡,還和反王張獻忠交過手,哪怕是在她七十多歲之後,張獻忠都不敢去她所駐守的石砫。

“這,就是華夏的又一個女性英雄,希望通過這一期,大家能夠知道,華夏曆史,有武周這個時代,有武則天這樣的女帝,亦有秦良玉,她們的事蹟都不應該被遺忘。

“她們的人生,在屬於各自的時空,仍然在繼續,我們的人生,也依然如此。

江逸以自信、積極、陽光的神態和語氣,給觀眾們總結道:“願大家能夠時刻銘記女帝和秦良玉帶給我們的經驗,願你我在追逐自己理想的征途之上,能夠做到但儘全力,無問西東。

“若是遭遇他人不解,亦要有‘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蒿人’的堅定和豁達。

“我們生而為人,並不是為了來普度眾生,冇必要讓所有的人都理解自己,隻需過好自己的一生。

“無愧與己和身人,無負於國,儘己所能,即是成功。

“有話曾言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,如此足矣。

江逸說完,朝著螢幕微微鞠躬。

直播間的熒幕由兩邊開始變黑,如同音樂廳中,緩緩閉上的簾幕……

然而,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。

就在今晚,一些遠遠出乎江逸意料的事情,突然爆發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