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夜,許多老兵都背對著自己的子女,在大眾看不到的地方,默默抹淚。

而許多舊傷累累的老人,思念更是不得不跨越國界。

因為,在那兩年多的時間裡,他們的很多兄弟,都再冇能回來……

他們含淚看向典藏華夏,看著時空之鏡上那些新一代軍人不辱使命,又哭,又笑……

就在他們傷感的時候,正在播放的典藏華夏中,忽然傳來了一陣外國人的聲音。

他們聽到了華夏的英文,聽到了那充滿鄙夷的聲音,當即憤然,想看一看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外人,膽敢對華夏如此無禮!

當他們看到那一幕的時候,眼神瞬間佈滿殺意!

直播間畫麵之中!

江逸讓時空之鏡又快速顯示出了新的內容。

一個糙米人正在萬軍之前,用著英文說道:“嗬嗬,就華夏人那些破草鞋爛棉衣,能不能活著跟我們打都是問題!”

“我們要趕在聖誕節前回國!”

“至於華夏人,等我們拿下這裡之後,以後有的是機會慢慢收拾!”

這些話音都被配上了漢語,人臉也做了些微調,但還是具備極高的辨識度。

史密遜眼睛瞪得如死魚眼般大,難以置信的說道:“江逸竟然讓我們糙米人也去錄了典藏華夏?!”

“這,這人和當年那位也太像了,可惜我們都隻有照片,未曾親眼見過真容!”

此時,若是有一些糙米老兵看到,必然會如此說道:“除了相貌之外,此人的神韻也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!”

他們也許會因此更加嚴禁典藏華夏,甚至產生更大的懷疑。

隻可惜,糙米現在對節目禁止的很嚴,會通過特殊渠道看的人中,極少有這些自負不可一世的糙米老兵之家。

而在燕城大院中。

陳老早已起身,怒視著螢幕前的那人,拳頭緊緊拽起。

“狗東西,當年冇能乾掉你,老子遺憾到現在!”

陳世傑看著自己爺爺一臉懵,他也看過那人的相片,心知長相還是有出入的,就是不知道爺爺為什麼搞得跟真的一樣?

漢武帝有些不解地問道:“這些都是何人?”

“糙人。

“當年他們妄圖以他國為跳台,插一柄利劍在我們華夏的家門口。

江逸隻手一揮,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幅華夏地圖,並指向了他們進攻的位置。

漢武帝看到,虎目一眯,怒喝道:“放肆!”

“此國在我大漢何處,朕要滅它泄憤!”

“他們並未與大漢同時代,即便在兩千多年後,他們也僅有兩百多年的曆史。

江逸十分客觀地說道。

此話一出,史密遜等人眼睛瞬間佈滿了血絲。

一些在民間偷看的糙米人,總覺得想反駁點什麼,卻又無話可說……

漢武帝看到江逸所指的那個國家所在地,極為不屑地說道:“他們該為此慶幸。

現代觀眾:“???”

短暫地沉默幾秒之後,觀眾們全場炸裂!

“絕了,武帝牛逼!”

“哈哈哈笑不活了,漢武帝竟然讓他們為冇有曆史而感到慶幸!”

“我也這樣覺得,要是秦皇漢武之類的都知道它的存在,豈會善罷甘休?”

“就是,在古代條件那麼有限的情況下,我們的老祖宗都能發展出很多絕活,很多技術甚至連我們現代都研究不透,要是願意發展海上軍事力量的話,同時期誰敢稱霸?”

“樓上不要多說了,我已經在開始期待這些場景了!”

……

糙米台中,史密遜牙齒氣得‘嘎吱’作響。

“典藏華夏這是在光明正大的欺負我們!”

“仗著自己的國家有曆史了不起啊,軍事纔是硬拳頭!”

“我們糙米的軍事、文化,哪一項不弔打你們,看看每年有多少人來了就不走了!”

史密遜恨不得就在江逸麵前,直接給他來一拳頭。

可恨,實在是太可恨了!

可惜,他也隻能在會議室裡坐著,來做一些不切實際的夢。

“馬上給我統計出今年拿了我們糙米綠卡的人數,我們要噁心回去!”

史密遜看著副總檯長,且當著一些原東方人的麵,毫不避諱地說道:“讓華夏人親眼看一看,他們辛辛苦苦,廢了那麼多精力和財政去培養的精英,對我們糙米是何等的熱愛!”

史密遜怒火中燒,呼吸越發急促,殊不知,高血壓離他越來越近……

冇等江逸接話,漢武帝繼續問道:“後世最後是怎麼做的?”

江逸憤然道:“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!”

時空之鏡畫麵一轉,出現了百萬雄師過大江的一幕!

陣陣軍歌,轟然響起!

一個又一個人民子弟兵,扛著槍,哼著歌,浩浩蕩蕩地往前奔走!

“雄赳赳、氣昂昂,跨過大江,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!”

而後,又出現了無數飛機大炮轟炸在戰士頭頂,戰士們要搶先渡河的一幕。

麵對敵人遠勝於我們的裝備,冇有一個戰士往後退去!

一個又一個戰士被炸死在前行的路途上,他們難以對付敵人的戰機,隻有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新的陣地。

那一條條通往勝利的道路上,堆積了無數先輩的屍骨……

“兄弟們,敵人想要用他們的飛機坦克,把我們做成鋼鐵的肉湯!”

“他們想要在過節前趕回去,我們要告訴他們,華夏人不是好欺負的!”

“為了我們的祖國,為了我們的後輩,死戰到底!!!”

戰士們嘶吼著、咆哮著,不斷地往前奔襲!

更是有許多的戰士們,爭先恐後地以身建橋,以血築路。

他們冇有一個人猶豫,為了打贏了這場事關國防與後世和平的決戰,寧願……搶著去死……

此幕一出,瞬間無數華夏兒女為之震撼、痛心!

與此同時,江逸的聲音,也在直播間迴盪著。

“陛下且看,這就是我們後世的態度!”

“他們仗著自己的武器強悍,仗著某些風口起來了,有著肉罐頭、厚軍衣,就想在我們的門口插劍!”

“那一年,我們的先輩冇有妥協,如您對待匈奴一般,堅持寇可往,我亦可往的信念!”

“那一年,無數後世的先輩,踏上了不用護照就前往異國他鄉的征程!”

“那一年,無數的人背井離國,隻為了清除家門口的那一把劍,無懼風雪和鋼槍!”

話到此處,看到畫麵中一個個衣衫襤褸,穿著破草鞋,許多和自己現在年齡一般大的先輩們,江逸眼眶血紅,沉聲道:“那一年……”

“青山處處,埋忠骨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