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們的骨灰,直到現在,還冇有完全回來……”

江逸鄭重地,朝著時空之鏡,莊嚴敬禮。

不少觀眾都不由默默拿出了紙巾,擦了擦眼角,卻依然淚如雨下,泣不成聲。

一些躺著的,都由衷地起身,敬起了禮,腦海中想著自己所敬佩的先輩的模樣。

還有一些人覺得自己很慚愧,好像自己的腦海裡,隻有明星和一些當代的紅人,卻不知道,先輩們是何模樣……

他們深切的意識到,什麼纔是該追的星。

也終於更多地想要關注,那一群,把最好的一生奉獻給祖國的……先輩!

江逸曾在現代世界,看到過很多街坊。

許多的青年和少年,你拿著當紅明星的相片給他們認,他們都能認出個七八成,乃至於全部,甚至是脫口而出。

但要是拿一些先輩們的相片去問,卻很少有人,能夠答對四五成。

若這等勢頭繼續擴大,對社會風氣的影響不言而喻。

這一刻,一些反應過來的觀眾們,都不禁意識到了這點。

他們在心底打下算盤,看完這期之後,一定要好好查一查,那些曾為自己捨命的人。

漢武帝緊盯畫麵,堅定言道:“朕相信,他們一定會回來。

“後世,也當想儘一切辦法,讓他們回來!”

“我們正為此不懈努力。

”江逸肯定答道。

漢武帝欣慰點頭。

但隨即,他的眼珠子開始左右轉著,似乎,是在考慮一些事情。

他盯著腳下的地圖,又想起時空之鏡上的地圖,撇起嘴角,像是自嘲,又像是不屑:“朕本以為,朕這一代人把苦吃完,把匈奴趕出去了,後世就會永保太平,顯然,朕高估了自己,能做得還是不多。

漢武帝第一次看到世界之大,這些無疑遠遠超過了他的認知。

但江逸從漢武帝的臉上,卻冇有看出一點慌亂的樣子。

瞅漢武帝看著世界地圖雙眼放光的樣子,江逸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就在這時,漢武帝的聲音繼續響起。

“朕想過在周邊各國後麵,必然還有其他國家存在,於是朕不止一次想要讓人出使到更加遙遠的地方,試圖以互通貿易的方式,開拓出一條互通文化的路徑。

“但朕卻未曾想過,在大陸之外,竟然還有那麼多大陸和國家,終究淺見了。

“陛下此言差矣。

江逸趕緊說道:“陛下乃當世雄主,拿後世所掌握的資訊和已經瞭解到的事情,來和先祖們做對比,是極其不公平的。

“陛下已經在現有條件下,做到了最好。

“不,還不夠好!”

漢武帝擺了擺手:“朕要做得更好!”

“無非就是建些海船罷了!”

“朕未來幾年會修生養息,會讓大漢子民們恢複元氣,讓張騫繼續出使西域,再派其他人出使海外!”

“朕要拿離大漢邊境最近的那塊廢鳥開始,讓他們成為大漢海軍的操練場!”

漢武帝劍指廢鳥,似乎是怕江逸不明白似的,細心為他分析道:“後生,彆看此處地方不大,卻是戰略要地。

“朕觀糙米離華夏頗有距離,隔著重重大洋,若朕是已經強大的糙米人,要想威懾華夏,必然會在此佈下重兵。

“與其讓它為彆國所用,他日威脅華夏子孫,不如朕拿它試手,為後世拔除隱患。

江逸內心暗驚,漢武帝的戰略眼光,真的從來冇讓人失望過。

隻是這一代又一代的先輩之心,真的讓他不知作何表達,唯有不負當下,不負中華。

螢幕之外,廢鳥台的大野紅郎忍不住怒喝道:“八嘎!”

“為什麼華夏的這些皇帝,從來不將我們放在眼中!”

“後世,朕已經看過華夏的軍人了,你還冇給朕看後世的平民百姓如何?”

漢武帝並冇有把心中所有的戰略都告訴江逸,隻把劍插在殿上,若有所思地問道。

“朕今日倒要看看,你們後世是否能不負朕之所願!”

漢武帝坐上皇位,手裡拿著一杯美酒,就好像現代大佬在家庭影院裡,打算看一部高分電影般巴適。

“哈哈哈,江神,給武帝看!”

“就是,我們大眾也是有骨氣的!”

“冇錯冇錯,是到了我們秀肌肉的時候了!”

“這個時候,我覺得消防員叔叔們必須上場啊!”

觀眾們迅速開始熱議。

然而,接下來他們看到的一幕,卻是閃瞎了他們的眼!

無數的觀眾,此時都滿頭黑線!

“哇,江神,這個可不興給武帝看啊!”

“完蛋完蛋,這比吃個桃桃好涼涼還可怕……”

“我已經開始想象漢武帝生氣的樣子了!”

剛喝下一口美酒的漢武帝,見到畫麵中出現的那幅畫麵,眼珠子瞪得鬥大,嘴巴鼓起,“噗”的一聲就將酒給吐了出來,浸濕了的鞋子。

“後世,這是什麼怪物?!”

漢武帝還以為自己見到了從陰間蹦出來的東西。

國家台大廈中。

沈萬榮看到這一幕,瞬間覺得手裡的夜宵不香了。

“這小子,什麼都敢給先輩們看啊,雖然隻是一個節目,但這麼做,怕是彆人又要以為是我們國家台有動作了。

沈萬榮有些無奈地笑道。

“這風氣整頓一下也好,我早就看不慣了。

陳大發義憤填膺:“在這種風氣背後崇洋媚外的人,都以為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,就讓江逸敲山震虎也好。

江逸鄭重看向漢武帝:“陛下,這是後世的不良風氣,晚輩希望陛下能夠予以評價。

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幅又一幅畫麵,上麵出現了許多刻意侮辱華夏人的形象設計。

江逸一字一句道:“在後世,西方人一直認為我們華夏人就是這樣的形象,或者說,他們認為我們華夏人就該是這等形象。

“後世為何如此迎合他們的想法,難道連是非都分不出來麼?!”

漢武帝把酒樽“啪!”的摔在了大殿上,雖然並冇有對準江逸,卻怒火中燒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