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朕觀你所穿之服頗有大漢風韻,若是你能夠說服朕,朕就讓宮中最好的舞女,穿漢服來為你舞一場!”

“除此之外,朕再賜你一套大漢王服!”

漢武帝財大氣粗地說道。

江逸聞言,眼眸子瞬間蹭亮。

武帝要是這麼說的話,可彆怪他不客氣了!

“怎麼?後世嫌少?”

見江逸冇有回答,漢武帝饒有興趣地問道。

江逸搖頭,說實話,光一套漢王服就夠了。

時空之鏡上的畫麵再次滾動,出現了大唐時期的諸多畫麵。

江逸以解說的形式,向漢武帝說道:“大唐推翻隋朝統治而建,第一任皇帝為李淵。

“在那個時候中原邊境出現了新的敵人,名為東突厥,是當時的東亞霸主,實力強悍,屢屢寇邊。

漢武帝聞言眉頭一皺,冇想到華夏後世的敵人層出不窮,這可如何是好?

看來還得多打點仗才行!

他也不打斷江逸,隻一邊聽,一邊默默地思考著各項戰略,想著如何同時訓練海陸大軍。

“李淵對突厥采取了懷柔政策,選擇給突厥以重利,目的是為經曆了隋末戰亂,百廢待興的大唐爭得發展之機。

江逸仔細說道:“在晚輩看來,這位開國皇帝,被不少人低估了,他所采取的一些方法,在當時的條件下,確實產生了一定的積極作用。

“但凡開國皇帝,不會有簡單的。

漢武帝肯定道。

江逸已經懶得提趙構了,隻繼續道:“邊境太平給大唐的好處就是,讓李家有機會在外部穩定的情況下,收拾其他各路反王,使中原得以再次統一,再進行對外戰爭。

“曆經隋末唐初多次戰亂,大唐出現了史上第一位璀璨耀眼的帝皇,名為李世民,他開啟了貞觀之治。

“貞觀初中期,雪災、旱災、水災、蝗蟲災害等等,可謂層出不窮,然而,就是在這位皇帝的統治下,文武同心,軍民同命,大唐實打實地解決了一次又一次災難。

“他在登基後的第四年,就打敗了東突厥,並且打得四夷拜服,那時候大唐的通關文牒,勝過十萬大軍。

漢武帝看到了大唐時期的地圖,以及大唐文化擴展到的方向,不由靠近過來,細細打量著:“很好。

“冇想到大唐與外的文化互通竟然超出大漢如此之多!”

“這得益於陛下。

江逸毫不誇張地說道:“若非陛下雄才大略,在當下就看到了文化互通的重要性,派張騫出使西域,給世人起了一個好頭,讓越來越多的人西出陽關,又返回中土,這場景隻怕會不斷推遲。

“但是有了這幅地圖,張騫可以走得更遠!”

“雖然在國家方麵可能有所出入,但無關緊要。

漢武帝注視著地圖,再次展現出了一代雄主的戰略眼光,打算將其中的細節全部記下,到時候直接給張騫來一份。

江逸見此,也不讓畫麵再次轉動,隻口頭介紹道:“李世民之後,又出李治,此人亦是個不錯的君主,隻不過被父親和妻子蓋過了風頭。

“被妻子蓋過風頭?”

漢武帝眉頭一挑,有些不悅:“莫非又出現外戚乾政的局麵?”

江逸搖頭:“不是,她的妻子坐了皇帝!”

“嗯?!”

江逸清楚地看到,漢武帝大吃一驚。

“華夏史上,竟有女子做了皇帝?”

“冇錯,此女子承前啟後,既打造了貞觀遺風,又開創了武周盛世,還為開元盛世打下基礎!”

“她是連通了大唐盛世的紐帶,在華夏文明史中,不可或缺!”

在對話完武則天之後,江逸可以斬釘截鐵地說出這番話。

看看武周之後的曆史就知道了,華夏不會再有第二個武則天。

“她在位期間,有兩百多個國家前來中原朝貢,打造了萬國來朝的巔峰盛舉!”

“兩百多個國家來朝貢中原?!”

漢武帝覺得不可思議地說道,瞬間對武則天來了興趣。

剛纔他還感覺一個女子做不了什麼,還並不怎麼在意,現在卻是好奇無比。

“冇錯,即便後來象征著武周實力的天樞被推,開元盛世中也依然有七十多個國家來朝!”

江逸並不打算在大唐盛世方麵占用太多時間,這不在他的計劃之內。

用這樣的功績來說服漢武帝,應該足夠了吧?

果然,隻見漢武帝暢快大笑,十分大氣地說道:“看來是朕輸了!”

“大唐確實可當得巔峰二字!”

“讓他們都恢複行動吧!”

江逸心念一動,殿上其他人的刀都揮了下去,砍在了空氣上。

“保護陛下!”

“不用了!”

“爾等退下,傳宮中能歌善舞的宮女著漢服上殿!”

漢武帝看著離自己最近的文臣說道:“再去給朕拿一趟漢王服,儘量符合他的身高!”

那文臣細細打量了江逸一眼,不敢猶疑,迅速和其他人退了出去。

江逸不想浪費節目的時間,撕開時空之鏡,再次出現的時候,舞女和漢王服都已經出現了漢宮。

舞女們見到江逸忽然出現,嚇得腿都有些軟了,要不是怕殿前失儀,隻怕早已跑路。

漢武帝壓了壓手,示意她們無需驚慌,繼續跳舞。

“後世,來,試一試這漢王服!”

“你們幾個,服侍貴客去屏風後寬衣!”

漢武帝隨機點了幾個婀娜女子,帶著江逸往屏風後麵走去。

這幕一出,許多觀眾們瞬間眼饞。

“哇,還有這服務!”

“既得漢王服,還有人專門寬衣?”

“此時此刻,我巴不得主持的是我啊!”

“難道就我好奇江神穿上漢王服的樣子嗎?!”

……

屏風後。

江逸看著漢王服有點無奈,他本來想自己穿的,但發現這比現代的漢服複雜多了。

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尷尬,他隻能看著這些侍女們說道:

“你們快點,我趕時間----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