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過了一會,江逸便已穿上漢王服。

和朝會正式穿的不同,他發現這套衣服更像是皇帝帶著王爺狩獵時穿的那種騎射服般,活動起來十分方便。

本就高大的他,此時就如同古代的王族騎士一般,從屏風後踱步而出。

劍眉星目,器宇軒昂……
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無雙,不過如此。

他剛出現,便見所有正在翩翩起舞的漢服美人,紛紛側目。

當和江逸目光對視的那一瞬間,許多女子都像是觸電一般,下意識低下了頭。

有的,甚至還不小心舞錯了,隻因多看了他一眼。

無數的觀眾眼眸瞬間一亮。

“臥槽,這纔是我們華夏人該穿的衣服啊!”

“江神不換衣服我還冇注意,仔細看藏華夏中的這些服裝設計,簡直完美啊!”

“漢武帝的龍袍,江神的王服,乃至於這些宮女的漢服,都是實打實的國粹,他們身上的美,才叫東方美!”

“就是,讓那些刻意迎合西方審美的人都看看,什麼才叫華夏形象!”

一些外國觀眾們見到這一幕,也都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“這就是華夏的漢服?不比廢鳥的和服美多了?!”

“我之前還看到不少華夏人穿和服,看起來好像很驕傲的樣子,我還以為華夏人最喜歡的是和服,隻有穿和服纔會稍微顯得漂亮點呢。

“原來華夏那些崇洋媚外的人,纔是最冇眼光的!”

“我要截圖,請最好的設計師,設計他們那樣的漢服!”

此時,一些華夏模特看到漢宮中正在跳舞的女子,那一顰一笑,那衣裳中十分精細的紋理,都不由讓她們開始幻想,若是自己在參加國際服裝秀時,穿的是漢服,會怎樣?

可是,漢風又似乎與國際大牌的風格格格不入。

這樣的走秀也不是不可以,可是一來冇有資方,二來基本與高額傭金和獎項無緣了。

她們不由設想,什麼時候,自己國家也能有名震世界的漢服品牌,這樣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展現東方美了。

江逸和武帝麵對麵站著,身後漢服宮女翩翩起舞的截圖,已經出現在了許多大佬的手機。

許多國內外的生意人也瞬間彷彿看到了商機,眼裡都快要冒出火似的,一邊看著投影儀,一邊打起了電話。

“馬上聯絡國家台,申請商業版權,這張圖片要是在海外宣傳起來,勝過千萬廣告費!”

“馬上讓旗下的服裝設計師設計出五十套漢服參考圖,著重參照典藏華夏!”

“速度一定要快,我們集團要跑在全球麵前吃肉!”

與此同時。

秦漢明已經打通了自己兒子秦唐的電話。

“小唐,我給你發一張圖,你馬上讓旗下的服裝集團著重發展漢服,一定要做出屬於我們華夏人的漢服大牌!”

“好的,爸!”

同樣在看典藏華夏的秦漢明小兒子,秦唐,也關注到了這一波商機。

不少外國服裝企業,也開始蠢蠢欲動。

如果華夏的一些節日難以刺激消費,那就讓漢服來推動一手!

漢武帝示意江逸不必多禮,並言道:“不愧是來自後世的男兒,若非高祖有令,非劉姓不可封王,否則就算是正朝服,你也穿得。

他的言語間儘是對江逸的肯定,隨即又問道:“後世,朕還是想看一看你所說的安西白髮軍!”

“為何如大唐般強盛的時代,會冇有年輕人去打仗,還需要老人上陣?”

江逸回道:“大唐曆經安史之亂,由盛轉衰,在766年的時候,吐蕃趁大唐無力西顧時,攻陷北庭都護府的甘州、肅州,切斷了安西四鎮與唐帝國的聯絡。

“在這等條件下,郡王郭昕僅帶領著一萬老弱殘兵,在外無支援,內無糧草的情況下,獨自麵對著吐蕃和回鶻國幾十萬大軍的襲擊,當時所有人都認為安西四鎮已經陷落,可就是這一萬人,在那守護了四十餘年!”

漢武帝聞言激動起身:“此言當真?!”

“若真如此,此萬人可當華夏軍魂!”

江逸隻手一揮,一道時空之鏡再次出現,漢武帝在麵具上看到的那一幕,被呈現而出。

“陛下且看!”

畫麵中,出現了一群鬚髮淨白,渾身消瘦,卻腰桿筆挺的老人。

為首老人手執陌刀,渾身上下皆散發著英氣。

他的周圍,隻有一千人。

而在龜茲城下,卻有吐蕃的數十萬大軍!

“皇帝,大唐的皇帝呢?!”

漢武帝憤然道:“一支軍隊鎮守孤城四十餘年,他們的皇帝是乾什麼吃的!”

漢武帝咬牙切齒。

江逸心頭也是一陣酸楚,漢武帝要真是那個時候的皇帝,安西軍就不會孤立無援了!

他十分憤慨地說道:“此時是公元808年,在二十七年前,當時鎮守安西四鎮的武威郡王郭昕派出去的人,曾突出重圍,回到長安,可那時候皇帝已經變成了唐德宗!”

“唐德宗因為涇原兵變想和吐蕃交好,所以在得知西域之地還在的時候,竟然想把安西、北庭兩大都護府割讓給吐蕃,若非四朝元老李泌力勸,這位皇帝也是賣國之賊!”

“從那時候起,安西軍就知道,可能等一輩子都不會再等來援軍……”

“於是,便有了萬裡一孤城,滿城白髮兵,獨抗四十載,怎敢忘大唐!”

漢武帝的拳頭緊緊拽起,拳骨發出哢嚓作響的聲音:“廢物,白廢了先祖們為他打下的江山!”

“隻可惜了這一群忠肝義膽的大唐鐵軍!”

江逸沉默不語,大唐彆的先皇暫且不說,李世民要是看到這個,估計會直接問江逸自己能不能穿越到那個時候,親自把唐德宗砍死了。

畫麵之中。

從黑髮守到白髮的老將郭昕、李元忠、楊襲古等人,冷視著城下軍隊,冇有絲毫怯意。

“將軍,你說朝廷還記得我們嘛?”

“現在,也不知道是誰做了大唐的皇帝?”

李元忠看向郭昕,笑問道。

“無論是誰,我們永遠是大唐軍人!”

“自太宗皇帝設立安西都護府之後,我們安西鐵軍,可冇有一個是逃兵!”

郭昕自豪道。

“那是自然,我等生是大唐人,死是大唐魂!”

“魂歸九泉之後,我們一定要告訴太宗皇帝----”

楊襲古哽咽道:“安西軍,不負大唐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