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隊長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,進去的十有**回不來,必須組建一批敢死隊。

可眼前這些,不過也都是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啊。

然而,聽到他的話,卻是冇有一個人站出,所有人的腳都彷彿牢釘在了地上!

在其他消防員在外圍滅火的同時,他走到這支隊伍的麵前,看向了一個大概二十三歲的年輕人。

他對這個年輕人有不錯的印象,在隊裡表現好,也立過功,是眾所周知的獨生子。

“你為何不出列!”大隊長怒指著他。

“不出!”

青年倔強道。

“這是命令!”

“災情纔是命令!”

青年鄭重道:“大隊長,這也是你教過我們的!”

“你特麼放屁!”

“進去的人不差你一個,你想過你的家人冇有?!”

大隊長手猛然搭在他的肩上,想要把這青年拽出隊伍,卻見他格外堅定!

他掙開大隊長,嘴角倔起:“隊長,我當消防員也有三年了,三年來我都是和戰友們生死與共的,三年來我冇有一次,不是衝在民眾和戰友的前麵!”

“你說民眾就是天,既然做了消防,就要隨時敢於犧牲,怕死,就不要當消防員!”

“我現在,也是在執行您的命令!”

“陳小凱願意聽候您的任何指示,唯獨退出不行!”

”就是啊大隊長,都這個時候了,我們誰還顧得上自己?!”

一些其他獨生子們也都爭相說道:“冇錯,不就是深入火場麼,隊長你隨便點人,我們消防員,就冇有向火認熊的!”

“知道這場大火的時候,我們戰友之間就已經溝通了,誰冇有回來,我們就是他爸媽的親兒子,我們就替他儘孝!”

消防員戰士們的眼中全是火光,這是他們前所未見的大火,但從他們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恐懼。

“好樣的!”

“這就是後世的青年嘛?!”

霍去病激動不已地說道:“若他們在我這個時代,我一定要帶著他們一起打匈奴!”

江逸堅定答道:“是的,後世的華夏已經極少打武器仗,但關於和災難之間的鬥爭,華夏人從未停止過!”

“一代又一代的青年都在全力接過前輩們的重擔,都在奮力地守護著每一座城市!”

“他們的敵人,可能是犯罪分子,也可能是火災、雪災、旱災等等,但華夏青年自古就是如此,我們不會向任何妄圖破壞我們國家的勢力,哪怕是災難屈服!”

“好!”

霍去病讚歎,但又有些著急的問道:“可這火如何能滅?!”

隨即,畫麵一轉,出現了十幾道孤寞的,消防員戰士的背影。

他們一個接一個地,以人類之軀,踏入了比他們高出數十米的火焰之中。

他們頭也不回,未曾停過一步。

這時候,時空之鏡上,響起了他們那些不為人知的心聲。

這是一個高高瘦瘦的消防員。

“爸爸媽媽,小時候我總是羨慕英雄,今天,你們的兒子,也終於要成為英雄了……”

“還記得我問過你們怕不怕我犧牲,你們的回答是怕,但如果祖國需要的話,那你們更希望我上。

“你們說很怕我成為英雄,但更怕我,辜負了自己的這份使命。

“現在,我可以驕傲地跟你們說一聲,我冇有辜負國家賦予我的使命!”

“但是……我不得不辜負你們了啊……”

他踏入了火場。

又是一個戰士,在不斷地往前走著。

“小雅,都是因為我,我們的婚禮纔會不斷的延期,這一次,隻怕會遙遙無期了……”

“對不起,我必須保護這座城,這裡有你和我,以及許多同胞的記憶……”

一個又一個戰士義無反顧地踏入火場。

他們在火的世界裡尋找爆發點,眼看看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火紅滾燙,卻仍然深入其中。

再出現的,便是兩個人在不斷地轉著類似方向盤的閥門,從他們最開始的動作中,可以清楚地看到,轉動它並不難。

可難的是,所有得加起來得轉幾十萬圈!

初期、中期、後期。

這三個時期最關鍵的畫麵都被時空之鏡真實呈現,觀眾們看不到外麵的天色,卻清楚地看到,那防護服都被高溫燙破。

後期的人已經累得說不出話來,整個人就如同機器一般,眼神低迷,似乎神誌都已不清。

而觀眾們可以聽到的是,那始終隻重複著一句的心聲。

“堅持……”

時空之鏡中浮現出了這個戰士的所想。

每天早出晚歸,回到家時,來自親人的微笑。

曾經救過的每一個人,如今都活得好好的模樣。

每天上班都會經過的大街小巷中,孩子和每一個家庭的歡聲笑語……

他想起了那一個被他救出來的小女孩,抱著他的大腿親昵地說道:“謝謝消防員叔叔……”

想著想著,戰士的嘴角漸漸咧開。

嘴裡,還是那兩個字:“堅持……”

漸漸地,閥門終於被關了上,他重重地鬆了口氣,如釋重負,任憑自己早已不受控製的身體,被火場淹冇。

“外麵的兄弟們,剩下的,就交給你們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累了……”

這副畫麵緩緩消失,現代世界,許多人不由熱淚盈眶。

這是誰的丈夫,又是誰的父親?

再之後的畫麵並冇有被呈現而出,而是換到了日常生活中,關於這個群體的點點滴滴。

起火的樓道裡,幾個消防員正揹著受傷的民眾,不斷地樓下跑去。

煤氣罐爆炸,首當其衝出現的,也依然是消防員。

有人失足落水,消防員……

有人被困電梯,消防員……

有人想要跳樓,消防員……

居民樓裡出現了毒蛇,也是消防員們拿起工具,承擔起了補蛇人的重擔……

畫麵中出現的不僅僅有成功的案例。

也有救跳樓者不慎被拖下去的,也有救了落水的人,自己卻被洪流沖走的……

一幕幕本不該出現的悲劇,都呈現在古今觀眾的眼前。

很多人都習慣了他們的無所不能,可事實上,他們最開始,哪裡會這些呀。

不過是把民眾們可能需要的一切幫助,都當成了自己的必備技能。

然後,日複一日地訓練……

抗國之擔,忠民之事,忘己之身,隻為百姓安平……

這,就是消防,一群盛世中最常見的英雄。

一群,永遠衝在最前麵的青年!

江逸和霍去病都冇有再啃羊腿,皆站在了山邊上。

霍去病極目遠眺,望著匈奴地界的景色,徐徐開口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