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帝,且聽聲聲學子之夢!

江逸的話瞬間引起了直播間熱議。

“江神這是在說自己的心聲嘛?!”

“冇錯,反正以後我要離改國籍的那些朋友遠點,連自己的國家都見異思遷,還指望他能跟我講情義?”

“很多事情一些人早就忘了,但是現在我們應該記起來,不求誰都能去弘揚,但自己心底一定要清楚!”

觀眾們不斷打字道。

就在這時。

漢武帝問道:“這條路,很難吧?”

“你是否,也受過威脅?”

江逸點頭:“晚輩也曾被有心人陷害,也曾有人闖入我的住處,想要讓我身敗名裂。

“但越難,就越說明走下去的必要性。

江逸目色充滿堅定。

“臥槽,還有這種事情?”

“江神是說自己也遭到威脅了,是希望我們也能幫幫他嘛?!”

“兄弟們,張先生的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,以後不管再發生什麼,除非我們親眼看到,否則絕對不要相信任何詆譭江神的!”

“冇錯,要是讓江神重蹈覆轍,那說明我們這些網友不行啊!”

觀眾們義憤填膺,紛紛表示願意相信江逸。

糙米台的史密遜笑了笑,心想自己早就不玩陷害這招了。

就在節目熱播的同時,江逸住處附近的一些餐館,被一些人連夜給買了下來。

一些陌生麵孔被安插了進去……

“老闆說了,等江逸拍完節目回來,肯定會吃點夜宵補充能量,所以今晚我們都不要休息,把店門開著,再派幾個美女在門口站崗,也彆過度熱情,要顯得自然一點。

一個原東方人咧開嘴角,正在有條不紊地配一些東西:“這玩意不出幾天,就能讓江逸走得很痛快!”

“江逸,老子就喜歡吃外國的飯,給外國人交稅怎麼了,這回非要讓你知道得罪我們的代價!”

……

直播間,畫麵之中。

漢武帝皺緊眉頭,問道:“你可會武藝?”

“學過些皮毛劍術。

江逸自從遭遇到闖宅事件後,每天都會多做點俯臥撐,並且把曹操教自己的劍術練練。

“這遠遠不夠,等你回去的時候,朕再送你些保障!”

漢武帝果斷說道。

江逸有些好奇這保障是什麼,但還冇來得及問,就聽武帝繼續道:“那後世的夢又都是些什麼呢?”

“朕想看一看,後世的大眾之夢就好了!”

漢武帝霸氣道。

這在觀眾們看來有不少難度,畢竟他們可冇辦法親口告訴他,而且江逸也不可能在他們家現裝個攝像頭啊。

然而,眾人隻見到,江逸心念一動,一麵時空之鏡被撕裂而出。

上麵出現了不少人都似曾相識的畫麵!

“臥槽,不會吧,江逸哥哥連這一幕都用進去了?!”

“江先生那個時候有拍照嗎?”

“原來他在那個時候就開始收集素材了,這是把隱形攝像頭隨身攜帶了?!”

“估計無人機也用上了!”

一些學子和老師們都恍然大悟,不由對江逸的佈局歎爲觀止。

隻見到。

時空之鏡上。

出現了一座豐碑!

豐碑之下,是江逸在前,數以千計的學子在後,向著豐碑敬禮的畫麵!

江逸將當初受邀主持祭奠儀式的畫麵,呈現在了漢武帝的麵前,並莊嚴說道:“先祖----”

“且聽聲聲後世之夢!”

“好!”

漢武帝欣喜道,雙眸閃爍出精光:“朕聽著!”

一個馬上就要畢業的大學生站在了豐碑之下,敬著軍禮,並朗聲說道:“先輩,後世晚輩高思濤,夢想是成為像江逸一樣的主持人,弘揚中華文化,讓越來越多的人瞭解到我們國家的曆史!”

一個衣衫破舊,但乾乾淨淨地初中女孩,莊嚴道:“先輩,後世晚輩陳雪兒,夢想是成為像小蘭老師一樣的教師,在學成之後迴歸老家,為老家的教育事業做出貢獻!”

一個肉嘟嘟地小學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那個,先輩,我……我冇什麼大的夢想,我就想一輩子吃喝不愁,做你們的後代,你們可不要嫌棄我呀!”

……

漢武帝仔細地聆聽著這一句又一句後輩之夢,臉上洋溢著笑意,連連點頭。

他看著那個小女孩,微笑著說道:“傻姑娘,先輩們巴不得你們個個都能吃飽、穿暖啊。

“你們要是吃不飽,穿不暖,那先輩們打這些仗的意義何在呢?”

“我們打仗,不是說要讓你們一定要有多大的作為,隻是想要讓你們能夠在生在和平的國家,能夠抬得起頭,挺得起腰,這就足夠了,其他的都是看你們個人心願。

“你們隻要一日還是我們的後輩,那我們就會一輩子守護你們。

江逸和觀眾們都細心打量著漢武帝,他們發現,這些先祖們的心實在是太過神似了。

這樣的國家和民族,怎麼可能會成為過去時?

江逸越發尊敬地看向漢武帝:“先祖的言行,讓晚輩想起了後世近代的李先生。

“他曾言,以青春之我,創建青春之家庭,青春之國家,青春之民族。

“正是因為像你們這樣的先祖存在,才撐起了我們華夏一代又一代人的國運。

“因為有這樣的國運,纔有了後世的萬丈高樓,纔有了可以生生不息的華夏民族。

漢武帝饒有興趣地聽著江逸的話。

“後世最經常出現的一句話,就是有國纔有家。

“個人命運與國家命運,自當是國家命運當先。

“很多人都不理解這些話,自己都冇吃飽,自己的小家都照顧不好,還管什麼國家命運?”

江逸有條不紊地說道:“試想,若是一個生來就有富貴之命,但生在一個弱後,正在捱打的國家,他無論如何發展,都會飽受掣肘,要麼向敵人投降,要麼就得以財買命,要麼家破人亡,無非此三種。

“甚至,他能不能活著長大,都得另說。

“但若是一個平凡,乃至平庸之人,生在了一個和平的國家,拋開意外和重疾的可能因素,他必然可以平平安安地長大,隻要他願意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合法勞動,就可以好好地生存下去,不用擔心會被槍指著,不用擔心哪一天大炮會轟在自己的頭上。

江逸的話,引起了不少觀眾的深思。

是啊,有什麼理由,不愛自己的國家?

又有什麼理由,說自己冇有享受過國家的福廕?

與此同時。

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