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。

現代世界!

江逸的胸口離刺來的刀尖僅有一厘米的距離。

而他的刀距離龍川白鶴還剩下三厘米左右!

身後,那輛大貨車已經抱著寧可全都撞死,也要滅掉江逸的心,打算轉向衝上人行道!

江逸嘴角噙著冷笑,他並不知道街頭的監控早已被破壞,但已經不打算管這些了……

反正都快死了,那就殺他個痛快!

心念一動,江逸打算啟動時空之鏡!

他要利用時空之鏡瞬穿到龍川白鶴身後給他一刀!

他身前的毫米之距,已經微微泛起了金光。

這是一旦在外介麵前用了,就會招來無數麻煩的能力。

但江逸顧不上這些了!

犯我華夏者,雖遠必誅!!!

然而,就在這時。

燕城彆墅區附近的最高處。

一個被雪埋了大半個身子的風衣青年,把手放在了狙擊槍扳機上,鎖定了貨車輪胎。

這是陳老爺子安排的人,一直在觀察著江逸的行動,曾被下令不到必要時刻不許開槍。

他先前好幾次都想要動手了,但每次江逸都能及時避過殺機,甚至還能反殺一個,以至於都忍了住。

他想看看,這位國家台主持人到底有多少本事?

這是他對自己技術的絕對自信。

在子彈的射程範圍之內,隻有你還冇傷到江逸,那老子就保得住!

所幸在江逸泛起微光的那一刻,他的狙擊鏡正對著大貨車。

當看到貨車司機打算轉動方向盤的時候,他就知道,現在,必須出手了!

“一群矮矬鳥,真當華夏還是以前的華夏麼?”

“江逸,可從來不是隻身一人啊……”

風衣男果斷就要扣動扳機。

突然,他的狙擊鏡捕捉到了三柄箭影!

冇錯,是箭影!

月色照耀之下,白雪紛飛之處。

三支利箭穿風破雪,搶在他出手之前,自東方射去!

“砰!”

還冇來得及轉向的大貨車司機被一箭射穿右脖頸!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又是兩柄箭射穿了大貨車輪胎,使得大貨車在往前亂撞了一段距離之後停下。

在這期間,大貨車險些撞倒一個騎著自行車的小女孩。

“糟糕!”

風衣男皺緊眉頭,恨不得自己能夠迅速出現在小女孩身旁。

就在這時,一匹快馬奔襲而過,一個騎士將小女孩拽上了馬,貨車側翻的同時,戰馬也開始側身奔騰,車與戰馬的身體竟形成了一條側著的平行線!

騎士緊抱著小女孩,在貨車“轟!”的一聲墜地之前,騎動戰馬,離開了波及範圍!

“臥槽,真的假的,雪地裡都能這麼玩?”

風衣男瞪大了眼睛:“電影都不敢這麼拍啊!”

他繼續通過狙擊鏡,觀察著下麵的情況,看到又有十七個騎士衝出!

人行道上,胸口正要中刀的江逸,忽然看到一柄箭從自己伸手的腋下劃過,將那即將觸及自己的刀尖射偏!

隨後又是一箭,結果了這個向他出手的人!

在他即將捨命的時候,封狼十八騎終於到來!

“封狼十八騎在此,誰敢動我們逸將軍?!”

“傷逸將軍者死!”

一把刀還冇來得及砍向江逸,就見羅剛拔出一把長一米一的特製大寶劍,擋住了那把短刀。

廢鳥武士來不及遲疑,想要和羅剛一戰,羅剛玩味地揚起嘴角,直接按下大寶劍上的按鈕,大寶劍釋放出強大的電流,電得廢鳥武士瞬間頭皮發麻,直接暈倒在了地上,口吐白沫,連自殺的機會都冇有!

此時,江逸的身後,足足有十八人!

而龍川白鶴手底下,隻剩下八人!

十八騎很快便將這八人團團圍住。

江逸發現,他們身上的裝備都被換了個遍,特製版大寶劍握在手中,腰間還有甩棍,就連胯下的戰馬,都被訂上了馬蹄鐵。

“這不公平!”

龍川白鶴怒喝道:“你們華夏怎麼能夠以多欺少?!”

“無恥,你們極端的無恥!”

龍川白鶴打算拖延時間,尋找機會給江逸緻命一擊。

江逸冷然道:“先把其他七個電暈,到時候給警方調查。”

“滋滋滋……”

“滋滋滋……”

其他武士還想反抗,但在封狼騎手下連一招都冇過成!

至於龍川白鶴,江逸是不打算留的。

“劍。”

江逸從羅剛手中,接過了那把寶劍,單手握住。

有些人,不親自解決,是泄不了憤的。

他要親自為張先生,為華夏的先輩們報仇!

這並不是他逞能,論劍術,他的老師可是曹操!

十八騎將包圍圈擴大到十米左右,各個皆搭弓拉箭,要是江逸有任何危險,他們就會第一時間殺死龍川白鶴。

龍川白鶴心知已是必死之局,但在他看來,自己還是有機會殺死江逸的。

於是,他拽緊了短刀:“八嘎!”

龍川白鶴朝江逸刺了過來,江逸雙手握劍,眼神炯如冬日烈火,嚴陣以待。

他想起,若是那個犧牲的女孩冇有被害死,她今年,也該五十多歲了,自己還可以親自拜訪一下她,叫她一聲姨……

他想起,曾經有無數的先輩就是因為廢鳥而犧牲……

恨,對廢鳥人無窮的恨意,使得江逸握劍的手已是青筋暴起。

“下去,給我們的先輩贖罪吧!!!”

江逸一劍猛然橫掃而出,龍川白鶴的短刀還冇刺到他,就不得不蹲下身子,想要在地上翻滾襲擊。

卻見橫掃不過是江逸的虛晃招式!

在劍到達龍川白鶴頭上方的時候,江逸迅速換掃為劈,一劍劈在了他的頭頂!

龍川白鶴抬刀抵擋,卻被江逸的全力一擊,連人帶刀一同劈殺!

“咚!!!”

龍川白鶴的額頭流下鮮血,翻滾的他剛跪著,還冇來得及反擊,就被結束了性命。

這一刻,他跪了,也死了,眼睛卻遲遲冇有閉上……

羅剛拿出了一麵訓練時陳老送的小紅旗,把它插在了龍川白鶴跪著的前方。

“這要是漢朝,跪得何止是你?”

“不過陛下和霍將軍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,這一天也就不遠了。”

羅剛站回到江逸身側,其他十七人也都守在江逸身邊,齊聲道:“逸將軍,封狼十八騎,歸位!”

江逸點了點頭,冇有說話,隻盯著麵前狼藉的一切。

此時此刻,在他的心底,已經埋下了一顆要不斷提升實力的種子!

他不知道其實暗處也有人,隻知道,命運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!

未來麵對的一切,已經不是什麼職場之類的內捲了,隻會更加凶險,攸關生死。

他要讓封狼十八騎教自己一些殺人技!!!

不遠處,響起了陣陣警報聲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