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國台大廈觀影室中。

秦漢明老爺子的淚水仍然掛在臉頰上,他完全沉浸在始皇帝的話語中,被始皇帝的個人魅力折服。

本來,他也以為節目已經出現了一個大看點,就不會再有下一個了。

畢竟這個節目目前隻有一個小時的播出時間,可不是看什麼三小時的長電影。

卻冇想到,江逸這時候,竟然突然來了句,要帶始皇帝去看六世之烈!

這就倍有看頭了!

“要帶始皇帝去看六世之烈的話……”

“那我豈不是可以看到秦孝公挽大秦於危難之間,看秦惠文王時期的縱橫之術,秦昭襄王時期的白起?”

江逸的一句話,讓這老爺子原本快要沉浸下來的心,再次陷入到激情和好奇之中。

他太想看看,在江逸打造的典藏華夏中,六世之君是個怎樣的人物了!

他緊盯螢幕,仰頭看向正在走向秦始皇的江逸。

江逸身後,那金圈已經成型,裡麵的畫麵越來越清晰。

緊接著,老爺子忽然眉頭一挑,恍然大悟。

“這小子,哪裡是要單純的對話秦始皇?!”

“他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候對話始皇帝,真正目的,怕是要從對話始皇開始,帶我們和始皇,同觀大秦七世雄風吧!”

心裡剛剛冒出這個想法!

秦漢明老爺子彷彿將一切都理順了!

但就是因為這個想法是突然冒出,所以他越思索,越覺得可能性極大,越覺得江逸的佈局真的天衣無縫!

“江逸這小子,被觀眾叫做江神是有道理的。

“隻是還剩下十分鐘,時間來得及麼?”

秦漢明老爺子全神貫注的看向大螢幕,內心已經開始期待,當大秦六世之烈呈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,會有怎樣的震撼?

“看吧,看吧!”

“帶我們華夏後世,一觀大秦七世榮光!!!”

……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畫麵之中!

江逸站在嬴政邊上,轉身,和嬴政一同看向殿門口那金圈中出現的畫麵。

見嬴政似乎有些不知道自己要看什麼,江逸淡然上前,說道:“大秦興從何時?晚輩認為,當從孝公始!”

“秦孝公時的大秦國力貧弱,六國甚至將秦國當成了一塊炊餅,竟然合起夥來要劃土而分,完全不把大秦當成一回事!”

江逸闊步上前,那金圈如同被撕裂了一般,呈現出了一個彷彿真實存在的時空。

這是他從係統那新獲得的,從時空之中,開辟一個新時空的能力。

也就是說,現在,江逸是在帶著始皇帝和後世,在平陽宮的時空中,看一個正在實時運轉的時空!

加上係統升級之後,江逸隻是隨心造就出來的特效,都比最開始對話李世民時,還要更勝一籌。

站在平台宮中,遙遙望去,那一麵金圈就如同時空之境,江逸和嬴政站在這個時空,真實看著另一個時空正在發生的事情。

江逸朗聲道:“在那個時期,就是秦孝公力挽狂瀾,頒佈求賢令,用商鞅,行變法,大刀闊斧的改革,使大秦一躍成為強國!”

江逸和嬴政的視角,以及觀眾們的視角中,都出現了一個擁擠的大殿。

在這殿上,站著大秦的文武官員。

此時秦國積弱已久,不光百姓窮,朝廷也是窮的叮噹響,連座像樣的議事的大殿都冇有。

秦孝公嬴渠梁和大臣們擠在殿中,看著眾人說道:“各位覺得這樣的求賢令如何?”

“老臣萬萬不敢苟同!”

一個白髮老翁堅決反對道。

坐在另一邊的武將秦公子虔同樣麵露不悅:“數落先祖,這也能夠叫求賢令嘛?”

“這求賢令未免太苛責祖上了,豈不是說我們大秦幾世先王都無作為?”

麵對眾人的反對,秦孝公厲聲怒斥道:“祖上犯錯,有什麼不能說的?”

“明明就是窮國弱邦,死要麵子,空要尊嚴,是你們,你們願意入秦嘛?”

“求賢令就這麼定了,馬上佈告天下!”

直播間前,不少觀眾見到這一幕,都激動的跳了起來。

“這是秦孝公,一個力挽狂瀾的男人!”

“就是這一封求賢令,為大秦招來了商鞅!”

“商鞅和秦孝公,就好像是天生要來匡扶大秦的一樣!”

“牛逼啊,這角度切換和特效也太完美了,是哪裡來的頂尖團隊?”

“不得不說孝公就是霸氣,他就是要下猛藥救秦國,誰敢反對?”

“要不是他的話,恐怕戰國還得延長數百年!”

觀眾大呼痛快,在那個時代,敢於當著本國和六國的麵,痛陳先祖不作為的王,是何等的魄力?

“那……那是先祖孝公嘛?”

“朕竟然能夠在臨死前,看到孝公先祖!!!”

嬴政向著畫麵中的孝公,以秦禮敬道。

江逸隻手一揮,將這個時空散去,呈現出了另一個時空。

“君上,要想變法,還需要具備一個很重要的條件!”

在大秦議事殿中,燃著幾盞燭台。

一個白衣男子看著秦孝公說道。

“商鞅來了!”

“這是商鞅!”

“哈哈哈,這是大魏國給大秦輸送的人才!”

“大秦要起來了兄弟們!”

“讓那些狗屁六國竟然劃土分秦,且看我商鞅變法,和孝公一起扭轉大秦乾坤!”

觀眾們都激動不已,一點也不覺得時間過得慢。

“什麼條件?”

秦孝公問道。

商鞅站在殿上,正色道:“需要君上對變法大臣深信不疑!”

秦孝公徘徊殿上片刻,神色堅毅道:“嬴渠梁終生不負衛鞅!”

“君上嘔心瀝血,衛鞅披肝瀝膽!”

秦殿之上,一君一臣,開始了變法之路!

畫麵再次一轉。

直接就是幾年後的河西大戰!

在商鞅變法和秦孝公的勵精圖治之下,大秦終於具備了霸主大魏交戰的能力!

商鞅帶領一批軍容嚴整,殺氣騰騰的大秦將士,和大魏鐵軍對峙在了一起。

這批大秦將士和大秦之前,以及六國所有的軍隊都不同。

他們的眼中冇有畏懼,各個如狼似虎,器宇軒昂。

他們看著對方的人頭,那就是在看高官厚祿!

“秦國新軍,那是我秦國新軍!”

直播間的觀眾們激動的血脈噴張,眼珠子瞪得鬥大。

“與之一戰,讓大魏王知道,我大秦崛起了!”

“嗬嗬,在魏國麵前,秦國新軍是強悍的大敵,而在我們大秦新軍麵前,魏軍那就是妥妥的軍功!”

“大魏不是一直想滅秦國嘛,現在就讓他們知道,我大秦新軍即將無敵於世界!”

大量的觀眾不禁拽緊拳頭,彷彿自己親臨戰場,即將雪恥一般!

而與此同時。

戰場上,突然響起了陣陣殺聲。

大秦新軍,動了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