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今之事,有死而已!

“科學落後之禍,何止於陸?”

江逸目色一凝,時空之鏡伴隨著他的心念所向,呈現出了一個全新的戰場!

與此同時,它的範圍也在不斷擴大,不斷往亭外移去。

“陛下,可敢與晚輩一觀?”

江逸率先走出禦花亭。

康熙默不作聲,緊隨其後,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打擊人的事情等待著他。

他本來還覺得自己的清朝肯定牛逼,畢竟在愚民這方麵做得很好,很多先進東西都鎖在了皇家,就算之後有人造反,也應該造不成多大影響。

可眼前發生的實況,已經摧垮了他的大部分自信。

他冇想到,大清防住了自己人,卻被外人給打得一塌糊塗!

實打實的慘烈就擺在眼前,數以萬計人的生命隻換來敵人損傷二十一人,這樣的代價誰看了不難受?

滿天飛雪落在兩人身上,時空之鏡將二人迅速包圍,讓二人彷彿身處在汪洋大海之上。

再加上畫質和音質的加持,更是讓無數觀眾都如同身臨其境。

“絕了,典藏華夏的畫質從來冇讓我失望過!”

“這就是國家隊的團隊實力嘛?”

“果然,一部成功作品的背後,離不開一個優秀的團隊啊,這畫質比我去電影院看還要牛逼!”

許多華夏觀眾歎爲觀止,都不由感慨一聲:“江神啊,請給電影院一條活路吧!”

然而。

燕城彆墅和華夏曆史研究院中。

秦漢明和陳江明卻是都笑不出來了。

當他們看到麵前的汪洋大海時,便大概猜到,江逸要給康熙看什麼了。

秦漢明緊握著柺杖,不敢相信當自己親眼看到那一幕時,會是怎樣的反應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直播間畫麵之中!

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上,無數的戰船在兩邊對向行駛,船上的探查員們遙遙相望。

烏雲密佈的天空之下,狂風呼嘯,掀起此起彼伏的浪濤,似朝山下奔騰狂吼的猛獸,時而蟄伏如靜淵,時而奔騰如山洪,席捲天地,不斷地拍打著每一艘船的船身,轟出“嘩~嘩!”的撞擊聲。

東邊的戰船上,是穿著清朝官服的水師統領,西邊,則是敵方的水師戰船。

這兩支船隊,從表麵上看,便有明顯的裝備差距。

康熙見此,眉頭緊皺道:“怎麼大清水師的進攻器具竟弱後至此?”

“何止是進攻器具?”

江逸有些鄙夷地說道。

二人繼續看向麵前發生的一切。

首先映入眼簾的是,是清軍的船隊。

“大帥,前方發現敵船!”

一個觀察員趕緊向主帥彙報。

“馬上改雙縱陣為橫陣,準備迎敵!”

水師統領果斷下令,神情格外凝重。

士兵們全力駛動戰船,想要排成緊湊的夾縫雁行陣,可實際上,卻排成了鬆散的,類似“人”字形的橫陣!

“快啊,速度再快一點啊!”

水師統領憤怒地嘶吼道:“速度這麼慢,等著敵人來轟嘛?!”

康熙看到這速度也是急了:“一群廢物!”

“這就是我大清的水師嘛?!”

康熙清楚地看到,廢鳥的船隊始終都在有條不紊,且速度奇快的前進。

自己這邊的水師,就好像是竊戰似的,動起來如同慢悠悠爬的巨象!

“報告大帥----”

一個士兵焦急地走到統領麵前,心有不甘地怒喝道:“大帥,我們的揚威等號大多是老船,速度根本提不上去啊……”

“可惡!”

水師統領一拳拍在了船的擋板上,咬牙切齒地看著始終無法展開陣型的船隊,眼中全是血絲:

“早就跟朝廷說了,水師的設備過於陳舊,要換,要換,他們偏偏置之不理!!!”

“現在,要出大事了啊!”

看著不斷逼近的敵軍,水師統領長歎了一口氣,發出了重重的一聲:“唉----”

“難!!!”

事到如今,他又能怎麼辦呢?

在敵軍與自己相距五千多米的時候,水師統領果斷下令還擊:“準備開炮!”

“大帥,他們還冇到射程範圍……”

統領身旁,一個負責協調調度的清軍無奈地提醒道。

“我軍速度太慢,再不先發製人,就隻能捱打了!”

水師統領高揚起手,清軍大炮對準了來襲的戰船:“給我打!”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!”

數百枚炮彈齊齊朝敵人轟去,果然還是打在了水麵上,隻能阻敵,卻無法殲滅!

真理,永遠在大炮的射程範圍之內!

可是清朝的大炮,連五千米多米的敵人都難以射中……

比起無路可退的清軍,敵人的態度卻顯得十分悠閒,他們驅動戰船左轉彎,航向清軍右翼,冒險把船隊暴露在了清軍麵前。

水師統領以為抓住了機會,為了以最快的速度進攻,迅速讓主船炮轟敵人:

“給我狠狠的前進,狠狠的打!”

“轟隆!!!”

大炮齊齊射出,可要麼是射程不夠遠,要麼是衝力太弱,被敵人快速躲了過去。

裝備懸殊太大,大到敵人竟然可以慢悠悠地想辦法對付他們!

在清軍足足進攻了三分鐘之後,敵船這才拉開架勢反擊,畫麵迅速展現出了敵船統領的模樣。

和清統領不同,敵統領的神色始終冇有改變,就好像是拿捏準了清軍一般。

他拔出鳥劍,劍落下時,光是從響聲聽來,就比清大炮更具威力的大炮,朝清軍戰船轟去!

“轟隆”的聲音從這一刻起,再也冇有停過,許多的戰船被大炮轟毀,海麵上更是被炸起陣陣波濤!

有的人被炸彈炸死,有的人則被揚起的波濤吞冇於大海……

清軍之中,哀嚎遍海,就連剛還督戰的水師統領,都身負重傷!

他捂著自己的傷口,額頭上不斷地冒著冷汗……

被震上船的海水,更是鑽心般地滲進他的傷口!

他的上下排牙齒緊緊地合在一起,“滋滋滋”的打著寒顫,任憑鮮血夾雜著汗不斷湧出,強忍著劇痛。

不到片刻的功夫,他終於還是支撐不住地倒在了地上,失去了指揮能力。

他想要說話,想要帶領著自己的士兵活下去,想要保國,卻隻能眼睜睜地,看著麵前一艘又一艘戰船,被敵炮轟毀……

他的目色中,閃爍著無數的火光,眼淚不自覺地,就流了出來……

他的喉結不斷地湧動,拚儘全力地似乎想要說些什麼,卻遲遲,未能再說出一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