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此戰中,有一艘遠船,格外驍勇。

它在中彈累累,船身傾斜的同時,依然縱橫海上!

經曆了一番激戰,船上已經冇有多少炮彈了。

就在這時。

遠船上的管帶看到了敵人的野船,正在不斷地狂轟濫炸,橫行無忌。

他發現這艘野船仗著船的速度非常快,炮火更是出奇的猛烈。

他的眼神瞬間變得更加凶狠,看著自己的船副憤然道:“區區廢船,豈敢在我們的地盤猖獗!”

“我看廢鳥的船隊就這艘船最為驍勇,如果可以把把這艘船擊沉的話,這場戰我們一定能贏!”

話罷,管帶看向了船上的所有士兵,怒喝道:“弟兄們,對麵就是三鳥之奴的倚仗,我們的炮彈已經用儘,但我們還有一艘船!”

“我決意驅船上前,和敵人同歸於儘,以己之身,保全域性之勝!”

“我們從軍衛國,早置生死於度外,如今之事,有死而已!”“

“今日,若有不敢戰者,現在就跳船逃生,若有敢戰者,我與你們同生共死!”

觀眾們本以為肯定會有人會選擇逃生,尤其是外國的觀眾,他們覺得這種必死的情況,怎麼可能有人不逃?

然而,和他們所想的大相徑庭的是,士兵們聽到這些話後,各個臉上皆洋溢著戰意。

“戰!”

“打就完了,管帶大人,我們不怕死!”

“冇錯,我們打中了那麼多船,肯定殺了不少人,已經夠本了!”

“就讓我們為國,最後再效力一次吧!”

“冇錯,我們的父母妻兒,可都在這片海的後麵呢!”

“國之兒女在後,我遠艦男兒,死戰不退!”

聲聲怒吼在戰場上響起,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,這些聲音吸引不了任何人的注意。

但這一刻,卻是讓所有人肅然起敬。

他們,向全世界宣告了,什麼是華夏人的軍骨!

遠船的士兵們毫無猶疑,瘋狂地使儘全力,朝敵人的野船猛衝!

野船大帥發現這突然起來的不要命的船,瞬間大驚失色:“快打,不惜一切打掉,把那艘船打掉!”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!”

無數的炮彈朝遠船轟來,年僅四十多歲的管帶眼睛都未曾眨過一下。

他全神貫注地盯著轟來的炮彈,毅然立在甲板的最前麵,用自己的身體,告訴著自己的戰士。

他,一直都在!

“加速!”

“減速!”

“衝!”

這是管帶不斷下達的命令,左右前都有,唯獨,冇有退這個字!

士兵們咬牙,讓遠船在受損的情況下,如同海上衝浪一般前進!

“衝啊!”

“快給我轟,往死裡轟!”

野船大帥都被嚇壞了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不要命的船。

而且這艘船,明明早就中了不少炮彈了,結果居然還能扛起這麼快的航行速度!

這……怎麼可能啊?!

直播間前,無數的觀眾都落淚了。

不僅僅是為了那些英勇向前的士兵,還是因為,那一艘,明明已經瀕臨報廢,卻依然承載著士兵前進的船!

這讓許多觀眾想起曾經在電視裡看過的一幕,也是一艘船,在關鍵時刻救了一隊人,但那說到底隻是電視。

可他們今天所看到的一切,竟是實打實的曆史!

無數的炮彈不斷轟來,掩蓋了遠船士兵眼前的大半個天空,所有人皆目色深凝,視死如歸。

他們不斷地調整著航向,不斷地朝野船衝去!

在這期間,遠船又中了不少炮彈,許多人都被當場炸死,或掉落海中。

遠船受到的創傷越來越嚴重。

好像……

已經要撐不久了……

但它依然在向前!

活下來的士兵一個接一個地掌起航向!

“這是支什麼軍隊!”

“三等的朝廷,一等的士兵!”

野船大帥忍不住感慨道,隻有在華夏,他才見過這樣的存在。

就在這時,又是幾發炮彈,擊中了遠船。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!”

這一次,像是擊中了遠船的哪個脆弱部位,本就已經傾斜的遠船,右舷傾得更加猛烈!

這還不是最恐怖的,可怕的是海水正在迅速地灌滿各個艙室!

“大人,進水了,艙室進水了!”

一個士兵無比驚慌地跑了上來,看到和敵船之間的距離,他的眼神瞬間佈滿了絕望。

這……撞不上了啊!

“怎麼會這樣?!”

“就算是受到轟炸,應該還能撐一會!”

中年管帶難以置信地重複道:“再撐一會,再撐一會就好了!!!”

“是……是水密門的橡皮墊老化了,海水淹冇進來的速度已經控製不住了!”

咚!

這一句話,就如同當頭一棒,砸在了這位中年管帶的頭上。

中年管帶咬牙,望向了還有些距離的野船,拳頭緊緊的拽起,滿是憤怒地砸在了船板上。

“橡皮墊,橡皮墊……”

“我曾經多次反映過這個問題,可朝廷就是置之不理,就是要裝聾作啞!”

“怎……怎麼可以這樣……”

“他們……他們為什麼就不能重視軍備的問題!”

哪怕是麵對死亡,都毫無懼意的中年管帶,這一刻,終於忍不住,崩潰地紅了眼眶。

他看向那以船的航行速度來說,已經很短的距離,又看向了,那離海平麵越來越近的船頭,苦笑著,徹底失望……

這一刻,他突然覺得,自己好累啊……

眼看著越來越多的士兵,就這樣被海洋吞冇,他的心中,充滿了無限的愧疚。

他的淚水,再也忍不住地流了下來,掉落海中……

他的隨從立即給了他一個救生圈,哀求:“大人,您快套上吧!”

“求求您了!”

中年管帶搖了搖頭,斷然道:“殺敵報國,何求生也!”

“今就於義,儘忠於國,死得其所!”

他把救生圈還給了隨從,任憑身體隨著大海逐流。

隨從見此,也果斷放開了救生圈:“願與大人,生死與共!”

就在這時,一條狗拚命地在水裡遊著,想要托起它的主人。

它死死地咬著自己主人的衣服,不斷地搖著頭,想要把他救起。

中年管帶心疼地看著愛犬,憐惜道:“下輩子,我做你的狗……”

話罷,他咬緊牙根,狠狠地按住了愛犬的頭,帶著它,一同淹冇在了海水中……

時空之鏡,捕捉到了那不斷起伏的主仆身形,所有的觀眾均是發現,他們的眼角流淌著珍珠般的熱淚……

狗狗似乎也明白了主人的用意,不再掙紮……

它就那樣乖巧地,被自己的主人抱著,發出了幾聲聽起來好像……十分幸福和親昵的叫聲……

“汪~汪~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