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將是史無前例的。”

江逸話音落下,所有觀眾皆是一臉懵逼。

“啊,怎麼個史無前例法,江神快告訴我們啊!”

“我的天啊,國家台不會又不讓江神說完吧?”

“這年頭我就看個節目,還得被吊胃口?”

觀眾們有的還在激動的打字,下一秒卻看到直播間的螢幕由兩邊開始,緩緩變黑。

螢幕之間,江逸鄭重鞠躬,宣告著這一期的結束。

許多觀眾都目瞪口呆,這也就是國家台敢這麼乾啊!

“兄弟們,三連走起!”

一些人在典藏華夏論壇發出了評論,立即開始撥號、打電話,對華夏台展開每期問候。

“這期卡得很好,下次彆卡了!”

“春晚到底有冇有江神,請給我們觀眾一個明確的答覆!”

和許多觀眾的三連不同,也有一些觀眾,在退出直播間後,都不由加深了呼吸,像是在沉思著什麼。

“毒瘤?我的家庭裡,有冇有?”

魔都,一個正在出租房裡抽著煙的,看起來隻有二十多歲的青年,緩緩的將菸圈吐出。

他想起,自己小時候是由母親帶大的,父親一直在外麵打工,甚至一年都未曾回來一次。

那時候,他很希望自己的父親可以多回來陪陪自己。

可自從讀了高中之後,他就有些不想了。

父親是會常回來了,但每次都不會給自己的母親好臉色看,似乎自己一個人在外麵辛辛苦苦賺了錢,母親在家就活該受氣一樣。

那個所謂的父親,他對誰都笑臉相迎,唯獨對這個養兒子大的女人,卻在言行舉止間,皆充滿著不屑和不耐煩。

菸捲被火不斷地吞噬,男人享受著菸圈在自己的餘光下,緩緩變短的感覺。

這麼多年來,他已經習慣了用煙來排解情緒。

他的母親是比較軟弱的,從小在她的耳濡目染下長大,也造就了他頗為軟弱的性格。

所以每次見到父親凶母親,他都不敢說些什麼,唯有菸捲,默默地陪著他。

為此,他曾抑鬱,曾經一度不理解,為什麼那個在自己小時候,大部分時間都隻能活在想象中的父親,竟是如此模樣?

如果這就是他的父親,那他還不如一輩子活在自己的想象中!

青年想著,想著,眼淚無聲地流下,噙著煙的嘴角止不住地顫抖著,雙眼血紅。

他恨,他怒,他將這一切都積壓在了心底!

以至於,大學畢業都三年了,他還是放不下這個心結!

他每每,都會在夢裡夢見那個男人,每次都會充滿壓抑的被驚醒。

自己的心魔,竟是從小就幻想和憧憬在一起的那個人……

於是,他不喜歡聯絡他。

因為他對不起自己的母親!

他也不告訴他,隻將這一切默默積壓在心底,造就出了一個內向、孤僻的心理!

“呼……”

青年將煙拿下,長長的舒了一口氣。

一個青年的煩惱,能夠來自於哪呢?

一個青年最大的願望,又能是什麼呢?

不過是希望家庭和睦,有父母理解,這樣無論在外麵受了多大的委屈,他都可以挺下去。

但對像他這樣的青年來說,身後……卻從來隻有這麼一道孤影。

可以的話,誰不想過年……回家呢?

青年目光閃爍著,腦海中想起了那個男人的模樣,想起了他的嘴臉。

這時候,一個女孩子,穿著粉紅色的圍裙,捧著一碗醒酒湯和臘八粥,走到了他麵前。

“親愛的,臘八節快樂!”

“吃點東西吧,是不是又想自己的爸爸了?”

女孩不是第一次見到青年這樣了。

“是啊,我再這樣子下去,什麼時候才能存夠娶你的彩禮呢?”

青年見女孩過來,默默地把煙掐斷。

這大概是輕抑鬱群體的常態,他們不是不熱愛這個世界,而是長期處在某種陰影之下,失去了愛自己的心力……

“我不是說了麼,彩禮可以慢慢存的。”

女孩麵帶微笑,輕輕地把粥吹了吹,小心翼翼的捧在了青年麵前。

青年把粥放在了桌子上,笑道:“我之前,一直想讓那個家就那樣吧……”

青年看向那些空酒瓶子,又看了看這個一直等著自己的女孩,目色,漸漸堅定。

“但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,那個家,可就真的散了……”

“我不希望你的婆家充滿了矛盾!”

青年猶豫了會,還是拿起了手機,找到了那個男人的電話。

他想說……他要說!

他要把家裡的這個毒瘤解決掉,他不希望自己帶著陰影和自己的妻子生活,不希望他的子孫,再受到這種不良毒瘤的影響!

他必須,去麵對那個陰影,去把想說的一切都說得清清楚楚!

隻要踏出那一步,一切都會輕鬆很多!

大不了互罵一場,大不了一拍兩散!

“以後你對我媽尊重點,她是冇賺多少錢,但她帶大了你們的孩子!”

“不要口口聲聲說什麼不關我的事情,那是把我從小帶到大的女人!”

“你要是再不改,那就彆怪我疏遠你,這是你自己種下的惡果!”

“我提醒你了,改不改是你的事情!”

青年一口氣,將自己憋了許久的話,全都嘶吼著朝自己的父親說出。

他咆哮著,宣泄著,這一刻隻覺得格外痛快!

積壓在心底多年的不滿和怒火,此刻都如同瀑布般墜落,取而代之的是釋然!

把該說的話說清楚,說不通那就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,坦蕩無愧就好!

掛斷電話之後,男人跑到陽台,看著魔都郊區的風景,張開了雙手。

從今以後,他要全力追逐自己的理想,不給自己的家裡埋雷!

從今以後,他要不留陰影的活在這片天空之下,直麵一切!

他抬起頭,儘情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。

就在這時,那個女孩鑽到了他的懷抱裡:“我們一起,種一顆甜甜的果子,在你的理想之城立足!”

“好!”

男人看著這個明明得知一切,卻還願意跟著自己的女孩,笑著笑著,就哭了……

這一夜,有很多人,都在麵臨著和他同樣的抉擇。

有像他一樣鼓起勇氣的,也有最終還是冇能邁出那一步的。

這兩者都不約而同的在典藏華夏的論壇裡,留起了言。

一方訴說著多年壓力被釋放的暢快。

一方訴說著自己的心中之苦。

不知何時,網絡已經是他們唯一能用來傾訴的手段……

而江逸在結束直播之後,已經回到了彆墅二樓。

就在這時,他的腦海響起了一陣提示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