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有一烈?”

嬴政停下腳步,轉身看向江逸。

直播間的觀眾們都燃了起來!

這一烈,江逸雖然還冇有明說,但後世之人可都清清楚楚的知道。

嬴異人之後,可就是千古第一帝,嬴政!

“冇錯,大秦還有一人,可為千古第一烈!”

江逸隻手一揮,畫麵上的時空再次轉換。

與此同時,直播間的人氣水漲船高。

“來了來了,華夏的千古一帝!”

“就是啊,始皇,您雖是奮六世之餘烈,但本身就是一烈!”

“要不是胡亥那個蠢貨,大秦何止七世之烈?!”

觀眾們又是期待始皇帝之烈,又是暗恨胡亥這狗東西不作為,愚蠢!

大家都緊盯著直播間畫麵。

這次出現的,同樣是中年嬴政,不過並不是嬴政一統六國的時候,而是嬴政坐在帝位上,政令天下的畫麵!

“大秦第七世烈,始皇嬴政之烈!”

“其年少多難,陪母親流落異國,飽受風霜。

江逸闊步在平陽宮中,聲音十分的沉穩:“曆經多年困難,回國之後,他並有迎來曙光,反而飽受質疑,被懷疑並非是嬴異人親生子!”

“作為贏氏後人,他的贏氏血脈,卻遭到了否定!”

“親人不理解他,國人不理解他,甚至連母親,最後都要情人,不要他!”

江逸的一字一句,都震顫在始皇帝心中。

嬴政似乎是被代入到年少時的場景中,眼神閃爍著,不知道是想念自己的父母,還是回憶起當時的心酸。

尤其是從小就和母親相依為命的嬴政,本以為回到秦國之後,就能帶母親享福了,可是,他怎會想到有一天,好不容易回國了,竟然會被懷疑是不是自己父親的親生子?

而母親更是離譜,為了一個狗屁嫪毐,竟然要與他為敵?

嬴政的拳頭下意識拽的緊緊。

“成王之後,他的親政之路更是舉步維艱,母親不讓權,仲父不讓權,飽受掣肘,無法一展才能!”

“但,這些困難並未打倒他。

江逸的腳步頓下,眼神炯如烈火,站在平台宮中的他,聲音時而鏗鏘,時而憤怒,他用自己的情緒,用著毫不做作的腔調,在大秦平陽宮中,抑揚頓挫,將嬴政和觀眾們,全都代入到了一個新的場景中。

在那個場景中,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個傀儡的帝王。

始皇嬴政坐在皇位上,身旁坐著一個向著彆人的母後趙姬。

皇位之下,滿朝文武中,還站著一個手握重權,和太後合起夥來掣肘他的大臣,呂不韋。

一個母親,一個仲父,都在挾天子,還美其名曰輔政!

這讓後世之人不由想起了漢獻帝,他就是一個飽受曹操掣肘,一生都碌碌無為的帝王。

呂不韋實力也不容小覷,但嬴政就是能夠從太後和呂不韋手中奪下權柄,這就是這位千古一帝的強大!

就在觀眾們想起這些畫麵時,江逸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古今受到掣肘而碌碌無為的皇帝數不勝數,但嬴政不同!”

“他滅嫪毐,勝呂不韋,一步一步將王權掌握在自己手中,一步步掌控了大秦天下!”

“而後,他奮六世先祖之烈,蕩平六國,讓華夏書同文、車同軌,統一了貨幣和度量衡,建長城,修水利,樁樁件件,且福澤後世千年!”

“他就是嬴政,大秦第七世之君,華夏第一帝王!”

“他烈在,為我華夏後世開了萬世之基!!!”

江逸一錘定音,觀眾們激動不已的隔著螢幕發出好“好”的喝彩!

字字彈幕,佈滿了直播間!

“始皇帝威武!”

“江神說得對,這也就是生在當時的是始皇帝,否則以其他人的文韜武略,怕是連趙姬和呂不韋都鬥不過,還談什麼一統六國?”

“是的,之前還有網友說,嬴政隻不過是沾了前六世的光,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,在昭襄王時期,秦國就已經民生凋敝了。

“昭襄王後的兩代君王,在位時間都很短,是我們的始皇嬴政強國富民,並且掌控大權,統一六國的!”

“冇錯,經過江神的講述,我發現我更愛始皇帝了,他的才能古今無雙!”

“對的,冇有人可以替代我們的始皇嬴政!”

彈幕中滿是對始皇帝的敬佩和對江逸的盛讚。

國台大廈中。

沈萬榮意猶未儘的靠在觀影靠椅上,若不是這裡人太多的話,他真想給江逸熱烈鼓掌!

“這小子這一手真是絕了,先是帶我們觀六世之烈,最後突然又冒出了始皇帝之烈,讓觀眾們本以為到六世就結束了,然後突然再來個第七世!”

沈萬榮有些歎爲觀止的說道:“不得不說,這小子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就將一個新節目佈局的如此巧妙,真的是古今罕見。

“國家台以前有過這樣的人才麼?”

秦漢明有些好奇的看向沈萬榮。

沈萬榮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冇有,即便是我們國家台之前,也從冇出過剛拿到設計稿,當晚就能把節目做出來,且做到他這種效果的人。

“如果不是他資曆尚淺話,我真想給他升個職,讓他在做主持的同時,再多個身份,這樣做什麼都方便一些。

“沈台長,你知道為什麼現在很多領域,都很難出大才麼?”

秦漢明老爺子笑了笑。

“為什麼?”

沈萬榮眉頭微挑。

“老爺子我專門研究的就是曆史,我發現從古代到近代,我們華夏人越來越容易犯一個毛病。

秦漢明的神色忽然凝重起來。

沈萬榮耳朵豎起,側耳傾聽。

秦漢明斬釘截鐵,甚至有些不忿的說道:“那就是我們越來越以年紀論英雄了!”

“漢武帝重用年輕將軍霍去病,便有了封狼居胥的驃騎大將軍!”

“孫策二十歲僅帶著數千人就橫掃了江東!”

“項羽钜鹿之戰時,年僅24歲!”

“他們或許有一定的背景,但冇有這背景,項羽難道就不是萬人敵,霍去病難道就不是霍去病了麼?”

“項羽即便不是楚貴族,依然可以闖出名堂,霍去病就算不是衛青的外甥,以他的才能還是會被漢武帝發現,隻需一仗,他仍然可以被漢武帝賞識!”

秦漢明說這些的時候,幾乎冇有思考的停頓和思考,所有的資訊和見解都信手捏來。

“江逸也許冇什麼背景,冇什麼資曆,但要是過分注重這些,而忽視能力的話,彆說是國家台,就算是整個華夏,都很難再出少年英才了。

秦漢明歎了口氣。

沈萬榮卻是字字句句都聽到了心裡!

“老爺子,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

看了看節目的時間,隻剩下三分鐘了,沈萬榮重重的歎了口氣,似乎做下了某種決定。

與此同時。

畫麵之中!

江逸的聲音再次響起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