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跟著朱元璋,走到應天殿後堂。

這一天的金陵城,下起了鵝毛大雪,朱元璋從木架上,拿起了一件加絨的披風。

江逸原本想要自己披,卻見朱元璋一臉嫌棄的擺了擺手:“咱能做得不多了,讓咱多動動!”

“咱的那些後生們,如今過得可好?”

朱元璋帶著江逸,回到前堂坐下。

江逸倍感親切的說道:“請先祖放心,後世如今尚可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。”

朱元璋由衷笑著,召喚了個侍女進來:“去拿一碗薑湯來。”

“是,陛下——”

侍女恭敬退下。

“今日天氣較涼,你下次來,可記得要多穿些衣服。”

朱元璋見江逸穿得比較單薄,表麵雖然有些不滿,心底,卻是在推測著江逸的尺碼,打算在應天殿上備一些……

“以後一定要多來看咱,跟咱講講你們後世的事情,咱喜歡聽。”

朱元璋強調道,隨後歎了口氣:“咱真想去後世親眼看一看,你們的大好河山呐,去多聽一聽,你們後世的聲音。”

“陛下,再過五日,晚輩會來邀請您去。”

江逸笑著說道,雖說現代世界已經過去了一天,但這並不妨礙他邀請哪一天的先祖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朱元璋激動道:“咱真的可以去?”

“是的——”

江逸把除夕的一些安排告訴給了朱元璋,並且拿出了邀請函。

朱元璋接過邀請函,仔仔細細的打量著,嘴角止不住的咧開:“好啊,好!”

“既是後世盛會,咱必須得去!”

“正好咱也在籌備除夕盛會,到時候,咱也給後世看看大明朝的除夕夜!”

江逸也瞬間來了興趣,這就相當於是一場夢幻聯動!

“古今煙火同燃,耀我盛世河山!”

“若真得遇此景,當浮一大白!”

江逸暢快一笑:“先祖,那晚輩再去邀請其他先祖?”

“等等,薑湯還是要喝的!”

朱元璋阻止了江逸,問道:“在這之前,你當與咱多聊聊。”

“咱問你,你都邀請了誰?”

“已經邀請的有始皇帝和唐太宗,還打算邀請漢武帝、曹操……”

江逸如實說道。

“哦?”

朱元璋眼前一亮:“都是些我華夏史上的名人啊,那咱可得好好會會!”

“到時候,咱要和他們來一場煮酒論英雄!”

江逸笑著看向勝心大起,一下子彷彿年輕不少的朱元璋,心底也在嘟囔,朱元璋要是看到了康熙會什麼反應?

要知道他可是知道大清存在的,而且當時表現出來的情緒也十分惱火,這要是和康熙見麵,豈不是拔刀現場?

不過,這時江逸的腦海還浮現出了另一個有趣的場景,到時候秦皇漢武、唐宗明祖之類的都在煮酒論英雄,旁邊,就剩下趙構和慈禧,在那唯唯諾諾,哪邊也不敢得罪,表情會不會很精彩?

這個設計,得記錄起來,到時候把煮酒論英雄給安排上!

江逸內心暗定,他就喜歡這種突然浮現出來的靈感,這將豐富整個春晚,給觀眾一場視覺和聽覺盛宴。

他正為此,全力挖掘著一切所能開拓的思維,希望給一直觀看本節目的觀眾一個,承上啟下之盛年!

很快,一碗薑湯被侍女端了上來,侍女經不住偷瞄了江逸一眼,似乎很好奇這位能讓陛下親自下令熬薑湯的男人。

“後生,趁熱喝!”

朱元璋趕緊提醒道。

“多謝先祖。”

江逸把湯碗拿起,暢快的喝了幾口,確實暖和了不少。

朱元璋默默看著江逸把湯喝完,這才笑著說道:“現在你可以去了,有這湯的熱乎勁在,等到了另幾個先祖那,身子也不至於凍著,回去之後多穿些衣物。”

“是,先祖。”

江逸心頭暖洋洋的,起身,朝朱元璋行了一個抱拳禮:“先祖,我們五日後見。”

“好!”

朱元璋點頭一笑。

江逸身形一退,時空門出現,緩緩消失。

朱元璋把邀請函翻開,又仔細看了起來,他往後一翻,發現了兩張地圖。

“這世界,竟有如此之大?”

朱元璋虎目一眯:“咱得在密件裡,把這張圖也留給老四!”

……

江逸攤開了第四份邀請函。

人名位上出現的是——“曹操!”

曹操,一個曾經想讓江逸選妻的先祖,但江逸是著實有點不敢選啊,否則這次過去,怕是得擔心頭頂會不會多點顏色。

心念一動,江逸來到了魏王府。

此時,曹操正在庭院中操戈起舞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!”

“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!”

“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”

“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!”

曹操拿起桌前酒,一飲而儘,儘顯梟雄風範。

“好酒,好酒,可惜這天下再無英雄,能與朕同飲!”

“雲長已逝,故人陸續凋零,孤,亦是那風中搖擺將落之葉,歲月無多……”

曹操滿頭白髮,揮舞著金戈,發泄著心中不快。

忽然,他的身後,出現了一些動靜。

曹操眼神淩厲,揮舞著金戈,朝來人劈了過去。

“晚輩江逸,拜見先祖。”

江逸行抱拳禮道。

曹操聽到這聲音微微愣住,金戈在離江逸脖頸還有一厘米左右停了下來。

一道勁風颳起,吹動了江逸的髮絲,顯然曹操剛纔可是奔著命來的。

“好你個後生,難道不知吾好夢中殺人麼,也不躲?”

曹操看起來好像發怒似的笑道,卻冇有一點不快之意。

他話剛說完,就想起江逸並不會受傷,但並冇有自圓其說,而是把金戈收起。

“先祖虎威依舊,不減當年。”

江逸笑著說道,他剛纔在後麵靜靜聽了一會,發現曹操有些太傷感了,這纔打算從後麵給他一個驚嚇,轉移下他的注意力。

“終究是老了。”

曹操笑著說道:“要是孤年輕時,這勁根本收不住。”

“先祖剛纔說天下再無能英雄能與您同飲,晚輩覺得不對。”

江逸搖了搖頭。

曹操翹首道:“為何?”

“先祖覺得漢武帝如何?”

江逸話音剛落,就見曹操雙眸發亮,像是見了偶像般激動:

“若能與武帝同飲,孤死何足惜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