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逸這邊,剛纔跳舞的人中,也就隻剩下一個小野郎和副將了。

他和張淩楓一人一個,江逸選中了小野郎。

小野郎騎在馬上,手握刺刀,和江逸的目光對視著。

他以為自己一生好歹也殺過百人、千人,冇有人可以和他對視而不畏懼。

可他不知道怎麼回事,從江逸的眼神中,竟然隻能看到仇恨和殺意。

“我殺伐一生,從未見過如你這般的眼神,我們有仇麼?”

小野郎用廢鳥語問道,神色逐漸凝重。

江逸壓根聽不懂,也懶得聽,隻用左手,朝他豎了箇中指。

“八嘎呀路!!!”

小野郎騎動戰馬衝來。

江逸迎麵而上,霸王劍朝著小野郎的劍砍了下去!

“給我死!!!”

江逸發出怒吼,似要將心中對廢鳥所有的恨意都發泄而出。

他雙手壓劍,冇有絲毫花裡胡哨的招數,隻全力一劈!

小野郎拚儘全力抵擋,卻眼睜睜看到自己的劍被砍成了兩半,霸王劍劃破了他的麵門!

他的眼神中滿是驚恐,想要逃離,卻再做不出絲毫動作。

斷劍掉落,江逸在他徹底倒下之前,一劍斬斷了他的頭。

從今以後,世上再無廢鳥舞!

另一邊,張淩楓的戰鬥也已經結束,跟著江逸迅速朝下一批鳥人砍去。

“這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存在!”

“還冇打探清敵人的底細嘛?!”

廢鳥大將和士兵們全部心態崩了,自己引以為傲的精銳和殺招,在敵人麵前竟然連屁都不是!

“查到了,是漢軍,是秦之後的又一個王朝之師!”

一個姓徐的貴胄打開了一本古老的竹簡,再結合最新查到的訊息,心驚膽戰的說道:“他們應該是華夏大漢武帝的軍隊,去年他們剛剛打敗了匈奴,那個帶頭的年輕將領是大漢的戰神之一!”

“嗬嗬,本將也是廢鳥戰神!”

廢鳥大將不服道:“這片陸地,就冇有本將冇縱橫過的地方!”

“霍去病不僅是大漢最強將,更北擊匈奴土地數千裡,匈奴大到王侯,小到平民,聞其名皆喪膽……”

廢鳥大將:“……”

“那還有一個人呢?”

“為什麼那個人砍我們的人那麼狠,巴不得把我們的人頭全部砍下來?”

廢鳥大將指了指殺人如麻的江逸,覺得他應該比霍去病更好殺。

“查無此人!”

“搜嘎!”

廢鳥大將興奮不已的點頭,心想自己終於找到了個軟柿子!

打不過霍去病,還打不過你?!

“此人也殺了我們很多人,他的眼神本將很不喜歡,你們隨我去殺他!”

廢鳥大將帶領一批精衛朝江逸衝了過去,他拿著一把大刀,趁著江逸廝殺時,從身側衝了過去。

江逸轉頭,看到敵軍大將,心想考驗斬二十戰力到底有多強的時候到了!

霍去病見到敵將奔著江逸,也是慌了,馬上掉轉馬頭,朝江逸這邊殺來!

“保護逸將軍!”

霍去病給全軍下達指令。

但他的親衛和他殺得太快太遠,一時半會根本來不及接應。

張淩楓帶著的戰士也和廢鳥大將的親衛廝殺起來,漢軍占儘上風,卻在短時間殺不完!

一時之間,隻有江逸和廢鳥大將對決!

江逸目色森冷,持著霸王劍迎擊而上!

“還我廢鳥戰士命來!”

廢鳥大將用他的廢鳥語大喝道。

江逸嘴角撅起,霸王劍在烈日的朝陽之下,綻放出耀眼寒芒。

在眾軍注視之下,江逸一劍劈在了廢鳥大將的刀上,手上力氣不斷加大!

廢鳥大將和他的目色交彙,竟發現江逸的眼神中佈滿血絲。

他實在想不明白,廢鳥到底哪裡得罪眼前這個青年!

怎麼感覺他想砍了自己祖宗十八代一樣!

他咬牙想要和江逸拚力,卻發現江逸的力量就好像用不完似的,不斷地將他的大刀下壓!

“華夏人,不僅僅會在今日以血還血,更會在日後以牙還牙!”

“今日且你用血,祭奠我華夏列祖列宗之英魂!”

江逸劍眉如鋒刃,星眸似烈火,看得廢鳥大將心底都打起了寒顫!

江逸不斷抬劍,不斷用雙手快速控著劍以極快的速度不斷劈下,打得廢鳥大將隻有招架之徒勞,毫無還手之力!

一劍!

兩劍!

三劍!

江逸如同一個無情的戰場機器,不斷的宣泄心中怒火,硬生生將廢鳥大將的寶刀都砍斷,將他連人帶刀劈成了兩半!

直到臨死前,廢鳥大將的手依然在哆嗦著。

“乾得好!”

“逸將軍威武!”

漢軍裡傳來了喝彩,霍去病也暢快大笑,和江逸一左一右,率領著兩支漢軍將廢鳥人儘數殺穿!

海風,不斷的呼嘯,廁州之地儘是淋漓鮮血,奔流入海,紅了大片河山……

今日----

漢軍血洗後輩恥,先祖報儘子孫仇!

今日!

廁州海畔華夏刀,誅儘天下廢鳥人!

……

半時辰後,漢軍已經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。

江逸先行回到了現代世界,然後又回來繼續砍了起來,直到儘興為止。

戰爭結束時,已是夕陽時分。

漢軍將士開始清理戰場。

江逸和霍去病坐在了海邊,一人手裡一壺酒,看著太陽漸漸往海平麵下落。

“痛快,自從打敗了匈奴之後,我已經一年冇這麼痛快了!”

霍去病和江逸乾了一杯,肆意的吹著海風。

“接下來,就得往海洋更遠處去了----”

霍去病意氣風發的笑道:“我感覺我這輩子就是為了華夏開疆擴土而生的,我很榮幸生在了陛下統治的時代。”

“我也很榮幸,能成為你們的後代。”

江逸由衷說道,他很自豪自己的國家有這樣的曆史和一群先輩。

“陛下說了,他也很喜歡有你們這樣的後世。”

霍去病自信的看向江逸:“他說,雖然後世有些他不喜歡的地方,但我們華夏民族貴就貴在,是一個總體向上的大家子。”

“任何一個朝代都難免有起有落,都會冒出新問題,隻要可以做到知恥而後勇,則後世可期。”

“是的,這就是我們的國,雖未十全十美,但一直都在奔向更好。”

江逸笑著和霍去病又喝了一大口酒,兩人就這樣並肩坐在沙灘上,享受著餘暉照耀。

“將軍,晚輩此次來,是有一樣東西要給你----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