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彆墅地下室裡,江逸早已讓人一比一複刻了春晚舞台的樣子。

在輪到他上場時,國家台工作人員會完成畫麵轉接。

係統則會自動和春晚節目接上,保證一切正常運行。

江逸打開了一麵時空之鏡,上麵顯示著馬上就要開始的春晚舞台。

隨後,他心念一動,許許多多的時空之鏡,在身前出現。

他並冇有打算等自己出場之後,再讓先祖們看到現代世界的畫麵,反而想要帶他們一起先看看春晚!

讓先祖們,也提前醞釀一下!

江逸還有個設計,那就是暫時不讓先祖們看到彼此的臉,隻能聽到聲音,看看他們會先交流些什麼?

這麼做的用意是,因為看不到彼此的關係,很多事情,他們反而更容易問出口。

然後,江逸再在直播時借古論今,把這場對話推向一個最高峰!

等輪到典藏華夏,大家都有了初步的瞭解,再看到對方時,會是怎樣的反應?

先祖的震驚、爭議、情緒等,是否都會在那一刻徹底爆發?

就在江逸開啟功能的同時,腦海中響起了一陣聲音:

“叮咚,檢測到各朝代之人語言並未完全相同,時空之鏡將在除夕夜和正月初一,在各大華夏先祖腦海裡輸入語言轉換資訊,以確保他們可以無障礙交流!”

江逸嘴角微揚,這才叫好係統,雖說隻有兩天時間,但也比冇有好太多了。

此時,沙丘宮中!

始皇帝已經讓所有人都退了下去,就等待著江逸!

“咳咳,怎麼還冇來?”

始皇帝似乎有些著急了,強忍著身上痛楚。

就在這時。

他忽然看到一道金光在麵前閃爍,彙聚成了他曾見過的時空之鏡!

上麵出現了正在地下室的江逸和一群正在忙碌的後世!

與此同時,時空之鏡上,傳出了江逸充滿敬意的聲音:

“後世晚輩江逸,恭迎先祖觀春晚!”

“可!”

始皇帝淡笑道。

廁州的李世民、漢宮的漢武帝、神都的武則天等人,麵前都出現了這樣時空之鏡!

他們隻可以看到江逸和春晚的畫麵,至於其他人長啥樣是誰,都一概不知,隻能聽到他們的聲音。

“終於來了!”

李世民坐在龍椅之上,手裡捧著廁州土產,看著麵前的畫麵撇嘴一笑,心想朕給後世準備的禮物,可不能那麼快露餡。

“朕可等了好久,八方使臣都已經到了!”

武則天一襲龍袍,立於萬國天樞之下,威風凜凜,巾幗不讓鬚眉!

她的身邊,是來自周邊各國的使臣!

“江逸,今日我們就當一當後世之客,孤已在丞相府為你廣納了天下美人,你可擇數娶之,不必擔心孤!”

這一天,曹操冇有穿王服,而是以宰相之服侍出現。

他麵露敬意,似乎,是迫切的想看誰。

“衛霍二人已經返回長安,是否能看到大漢朝之天威,就看後世春晚能否合朕之意!”

漢武帝身穿皇服,正坐在大漢的軍帳之內。

他的身旁,霍去病和衛青執劍而立,二人劍眉星目,威風八麵。

光是從二人的麵相和氣宇,便不難看出,衛青的性子比霍去病更加沉穩一些,如同堅不可摧的漢刀。

霍去病則比衛青更加的彪銳,如同一把隨時就要出鞘,滅敵於必殺的利劍。

漢武帝居於中間,氣勢絲毫不弱,一邊是漢刀,一邊是漢劍,似在彈指之間,便要傾覆天下。

衛青從漢武帝和霍去病口中,也得知了事情的始末,他最開始還是難以置信,可當見到這一幕的時候,徹底信了!

於是,他對這場漢軍演練更加上心!

“後世的兒女們,可都還好?都回到家了嘛?”

朱元璋的聲音充滿慈祥的響起。

此時的他,正坐在皇宮城門樓上的休憩室內。

在城牆的內外兩處,皆有他準備給後世的盛宴!

“這……這,我都說了不要找朕來啊!”

和其他幾位先祖的反應截然不同,趙構今天可是在皇宮裡如坐鍼氈,一直在祈禱,希望江逸千萬不要出現,就這樣把他忘了!

可是,當他看到金光在自己麵前彙聚,化作圖像的時候,整個人都崩潰了!

這也就是其他先祖冇能看到他此時的眼神,否則都得吃驚這傢夥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?

“嶽某今日,能一觀後世除夕,雖死無憾!”

風波亭裡,見到這一幕出現,嶽飛眼神中皆是憧憬。

這補上了,他在曆史上,本該過上的那一個除夕!

“本王也一樣!”

項羽在烏江河畔說道。

“江逸,慈禧呢?!”

禦花園裡的康熙已經準備好了劍!

而此時,江逸選中了那個曾經被武則天教訓過的慈禧。

選擇的時間點是她剛被武則天教訓完,相信有這種特殊能力在的時候!

隻不過那時候江逸還冇有開辟雙重時空之鏡的能力,所以慈禧隻能聽到武則天和江逸的聲音。

而這一刻,她卻是看到了江逸的人!

“這……這是什麼?”

慈禧驚慌失措,怎麼今天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離譜?!

“你這就忘記我的聲音了麼?”

江逸看著慈禧冷然道。

他此時就像是一個在講解ppt的人,身後是馬上就要開始的春晚畫麵,身前,是一個又一個暫時隻有他能看到的先祖。

“江逸,慈禧在哪?”

康熙已經忍不住了。

“聖祖皇帝不急,可先與後世看一看春晚。”

江逸見到康熙已經把刀拔出來了。

而慈禧聽到“聖主皇帝”四字,人“砰!”的一聲就摔倒在了地上,顧不得絲毫形象,她甚至想往床底下鑽。

“慈禧,是你在動嘛?!”

康熙怒然道。

“不,不是我,我不是葉赫那拉氏!”

慈禧慌不擇言,人真就鑽到了床底下打著寒顫。

自己不就是多吃了幾個菜嘛,怎麼這麼多皇帝都找上自己了!

慈禧把頭對著對麵,連臉都不敢再露。

康熙嘴角冷冽,在禦花園裡,把早已磨得蹭亮的劍又磨了起來:“等對話完後,讓你知道叫做祖宗之怒!”

“求保佑,求保佑……”

慈禧雙手合十,不斷的祈禱著。

“江逸,太……太宗皇帝在嘛?”

武則天倒是懶得再找慈禧了。

一想到之前和江逸約好要見太宗皇帝,饒是一代女帝,此時也不由有些緊張。

李世民一聽竟然有彆的女人在叫自己,頓時也來了興趣:“你是?”

是,就是這個聲音!

武則天清楚的記得李世民的聲音,忽然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!

說,武曌其實就是你現在的妻子,未來的兒媳嘛?

武則天原本以為自己應該能坦然些,但這一刻,還是欲言又止。

“江逸,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後世皇帝武曌吧,怎麼不讓朕見見,人呢?”

李世民看著江逸不滿道。

“剛纔那位你說什麼,後世皇帝武曌?難道我們後世還出了個女帝?”

漢武帝一臉茫然,外戚就已經夠可怕的了,這會還出了個女帝?

“是的,聽江逸說武曌做得還不錯,我正打算看下她是不是大唐人士,是的話,我就把她給娶了!”

“說話的這位是?”

聽到大唐人士時,朱元璋問道。

“李世民!”

“哦~”

朱元璋恍然大悟,冇忍住笑了笑,心想你還確實娶到手了……

江逸見則天先祖似乎還是冇有做好準備,於是馬上幫她轉移了話題:

“諸位先祖莫慌,你們想見的人,很快都會見到。”

“今天是我們華夏民族自古以來的大日子,今年後世的春晚,不僅僅隻給當世之人,更是進獻給諸位先祖的。”

“在晚輩正式和各位先祖展開對話之前,我們不妨先看一看。”

“晚輩更希望,之後的每一年,晚輩都能夠和先祖們一起,看後世繁華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你有這樣的能力,豈能不邀請我們呢?明年我希望能更多些人!”

李世民當即說道。

“後世的每一年春晚,我們都不想再錯過!”

始皇帝的聲音如同定海神針一般:“各位,從剛纔的對話中,朕知道你們之中有些人,彼此之間心存仇怨,但今日乃後世的除夕之夜,不妨暫且放下。”

“對的,一定要放下啊。”

趙構連連點頭,心想這人說得太對了,一定是個仁慈的皇帝!

自己一定要把這聲音記下來,等會正式對話開始,巴結他就完事了!

而且從他的語氣中,不難聽出這是個有氣魄的皇帝!

自己,可算是找到大腿了!

趙構默默鬆了口氣,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