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配:精忠報國!

……

“你說的也有道理,那些刀劍我們可以不怕,但是江逸身邊有十八個人實力很強,我們必須得有人牽製住他們,然後才能對典藏華夏的劇組下手。”

特工隊長傑克米嚴肅道:“大橋上的對戰我用望遠鏡老遠看過,對於他們,我能夠想象到的形容詞隻有一個----魔鬼!”

帶頭忍者笑了笑:“廢話,你們糙米人怎麼可能打得過華夏武術,那可是從我們廢鳥傳過去的。”

“能夠對付他們的,隻有我們廢鳥的忍術!”

……

彆墅內部。

朱元璋看著江逸說道:“後世,你應當比咱更瞭解宋朝,就由你為諸位先祖介紹一下,鵬舉的事情,由咱來說。”

江逸點頭,鄭重道:“各位先祖----

論世界巔峰之政,華夏有秦!

論世界巔峰之強,華夏有漢!

論世界巔峰之盛,華夏有唐!

論世界巔峰之尊,華夏有周!

論世界巔峰之富,華夏有宋!

論世界巔峰之境,華夏有元!

論世界巔峰之骨,華夏有明!

其中宋朝,便是我們華夏史上最富有的一個朝代,巔峰時僅一國之經濟,便占了全世界八成!”

“這是我們整個華夏民族,為何至今仍然把自己的發展之路定為複興的原因,因為我們一直都可以更好!”

當聽到江逸對話出現的那些朝代時,許多皇帝內心都不由泛起濃濃的自豪感。

這就是華夏!

這就是他們苦心經營的朝代!

趙構聽到這,也覺得自己真是厲害極了。

他覺得江逸跟自己之前對話過的那些都是騙他的!

怎麼可能有人不喜歡他這個開國皇帝?

康熙一直在默默聽著江逸的介紹,本就鬱悶的臉色更加陰沉,心中對乾隆和慈禧的怨念不斷加深!

他目色森冷,死死的盯著磨刀石,就像是一個無情的磨刀匠,瘋狂的加快磨速,將一切不忿,都暫時積壓在了刀上。

等乾隆出生,朕非得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!

至於慈禧……

朕管不了那麼多了,今天殺定了!

“霍……”

“霍……”

康熙越來越不受控製的磨刀聲響徹古今!

始皇帝等人都十分好奇,這大喜日子,怎麼就有人磨起刀了?

與此同時。

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但宋朝卻是一個奇怪的時代,明明不乏名將和軍費,卻在數次對敵中,以賠款割地的形式祈求和平。”

“當金人進攻大宋時,堂堂天府之國,竟然一心隻想著投降,試圖以金銀讓金兵撤退!”

“他們在軍事上非但不做認真的準備,反而任由朝廷內部的主和派唐恪、耿南仲等人遣返各地再次聚集的勤王軍,撤除京師的防禦工事,寧願割地,也不敢和敵人一戰!”

“更可恨的是,宋欽宗竟然還親自下詔給百姓,勸他們歸順大金!”

“之後,便出現了靖康之恥,這是金人於宋欽宗靖康二年時,南下攻取北宋都城,導致北宋滅亡的一場極大恥辱!”

江逸一提到靖康之恥就有些火大,看了看趙構,他雖然表麵鎮定,但眼珠子卻在胡亂轉著,像是要找個地方藏起來似的。

看到江逸的眼神,他居然恬不知恥的做了個“噓”的手勢?

他哪來的自信,竟然認為江逸會配合他?!

江逸斬釘截鐵道:“在那一戰中,北宋二帝被俘虜,成了金人的階下囚!”

“金人開始在大宋的土地上燒殺搶掠,奪女劫財,大宋百姓人人乞命,民不聊生……”

江逸看到,嶽爺心底的傷痛似乎被激起一般,眼神中瞬間充滿了肅殺之意,拳頭緊緊拽起,發出“哢哢”的拳骨聲!

他毫不懷疑,這個時候要是有一群金人在嶽飛麵前,即便他身受重傷,也會與之搏命!

而趙構,哪怕是一個普通金人百姓在他麵前吐口水,他怕是都得好好掂量能不能殺!

之前一直冇啥火氣的始皇帝,默默握緊了秦劍,劍眉蹙起。

朱元璋早有心理準備,刀已經係在了腰間。

李世民這時也懶得想武則天的事情了,從身旁被靜止的侍衛腰間把劍卸下,係在了自己腰間。

就目前這些皇帝來說,朱元璋和始皇帝都老了,漢武帝大多留在漢宮,李世民可以說是單體戰力最強的一位。

霍去病看了看自己的梅花槍,心想這裡最好彆有大宋的皇帝在。

漢武帝和衛青、曹操手都搭在了劍上。

項羽握緊了破城戟。

“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宋朝出現了一個民族英雄。”

朱元璋接過了江逸的話,繼續道:“他就是剛纔想和霍將軍對話的那位----嶽飛!”

朱元璋再次站起,鏗鏘道:“怒髮衝冠,憑欄處、瀟瀟雨歇!”

“抬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!”

“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裡路雲和月。莫等閒,白了少年頭,空悲切!”

始皇帝等人都仔細的聽著,他們彷彿,看到了一個怒髮衝冠的男人,正在高處,任憑風吹雨打,仰天長嘯!

他們彷彿,看到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,在南北轉戰八千裡之後,仍覺得自己的功名微不足道,隻願能在黑髮時為國效力,不等白髮蒼蒼,徒增悲切!

見朱元璋念此,嶽飛也不由和他一起朗聲道:“靖康恥,猶未雪、臣子恨,何時滅!”

“駕長車,踏破賀蘭山缺。壯誌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----”

“待從頭、收拾舊山河,朝天闕!”

二人的聲音響徹古今,震顫在每一個先祖心上!

始皇帝興起拍案道:“好,好一個壯誌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!”

始皇帝雖然冇看到嶽飛,但已經期待和嶽飛見麵了!

“這纔是我華夏男兒該有的氣節,雖未見其人,但光從此詩,便能知其誌!”

李世民的愛才之心瞬間被激起!

漢武帝也不由有些激動!

尤其是關於匈奴的那句,更是讓他感覺相見恨晚!

霍去病聽到這詩,就如同碰到了知音一般暢快大笑:“我太愛這詩了,真恨不得能與此人並肩作戰!”

“鵬舉,這是你寫的嘛,叫什麼?”

霍去病已經巴不得和嶽飛稱兄道弟了!

“正是在下所寫,名滿江紅!”

嶽飛鄭重道。

“陛下,末將想把滿江紅記載下來,可以嘛?”

霍去病忍不住看向漢武帝。

漢武帝正色道:“去!”

“還有什麼,能比這更激勵我大漢鐵軍併吞世界之誌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