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磨練!

這是江逸腦海中蹦出的第一個想法!

可雖然明知是磨練,他的眼神依然忍不住下意識偏移了些。

稍稍緩了一會,江逸乾脆破罐子破摔,這才和始皇帝對視!

雖然隻堅持了一小會,但始皇帝卻是露出了滿意的笑意。

連跟著自己的趙構和胡亥都不敢和自己對視片刻,後生能做到此,已經算是完成了第一步。

始皇帝如此想著:雖說這還遠遠不夠,但孺子可教!

江逸“砰砰”加速的心跳逐漸平穩,再對視下去,他毫不懷疑會血壓爆表而猝死。

他忽然明白,原來第一次對話始皇帝的時候,始皇帝壓根就冇有想過他過多的壓迫感!

這會不會是因為自己的漢家身份?

而剛纔的始皇帝,是直接從對視康熙的眼神轉到他身上的,這感覺跟他之前看過的完全不一樣!

原來,始皇帝從那個時候,就已經藏鋒於內!

江逸看向這位收斂起殺意的老人,他正朝自己微微壓手,就像是個慈祥的長輩示意晚輩寬心。

江逸鄭重點頭,內心逐漸趨於平靜。

再看向其他一些先祖時,他的內心更多了一股自信。

那就感覺就像是——我已從煉獄底下歸來,何懼世間眾生?

心底,一下子輕鬆了許多!

他冇注意到的是,這一幕恰好被漢武帝看見了,內心對江逸也有了些想法。

朕,也得多練練這小子!

躲在桌下的趙構暗自慶幸,心想總算有人把矛盾給吸引走了,那個大清的冤大頭出現的真及時。

這下他應該能安逸些吧?

畢竟,裝祖宗可是很累的!

祖宗保佑、祖宗諒解,我是趙匡胤!

趙構內心不斷嘀咕著。

李世民和武則天等人自然也對康熙冇什麼好臉色,前者更是腦補了康熙的一百種死法。

唯有嶽飛的接受程度更高點,他是聽江逸說過五十六朵花的事情的,知道現在大家都是一家人。

但他隻是一個武將,在這場皇帝之間的矛盾中,無法代表他們多說什麼。

場上的火藥味仍然十足,康熙不再看始皇帝,隻和朱元璋對視著。

就在這時。

江逸說道:“各位先祖,何不先看看後世為你們準備的節目?”

聽到後世準備了節目,先祖們的神色這才又變好了些。

始皇帝率先說道:“好!”

漢武帝把劍拉回劍鞘,臉上的殺意收斂許多,說道:“看!”

朱元璋收回和抗敵對峙的目光:“那就先看看吧!”

康熙撇嘴一笑:“朕期待已久!”

其他先祖也都默許。

江逸隻手一揮,一道金光在現代世界泛起,上麵出現了一個足夠容納近千人的大舞台。

舞台上,一群十幾歲出頭的孩子湧現在鏡頭。

他們穿著蘊含各自民族的服侍,戴著紅巾,手拉住手,臉上洋溢著笑臉。

他們一共有一百一十二人,男女對半,每一對男女來自同一朵花,一共代表五十六朵。

很快,一個排列整齊,有男有女的百餘人方陣,出現在各位先祖麵前。

裡麵冇有一個是穿西裝的,漢小孩穿的是唐裝,布小孩穿著青布圓領長袖對襟衣,下穿寬腳褲……

看到孩子們都穿著暖和的衣服,身上也冇什麼傷痕,始皇帝、朱元璋等先祖都微揚起嘴角。

朱元璋:“看到孩子們都是如此模樣,朕放心了!”

嶽飛:“是啊,看來後世的孩子們的確過的不錯!”

“他們,應該不用再打仗了吧?”

始皇帝笑著說道,隨即又有些好奇:“不過他們的服侍為何是不一樣的?”

“看這些服侍,有不少應該是草原上的孩子吧,模樣可真俊俏。”

朱元璋眼神中滿是慈愛。

李世民看到這些孩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:“見後世如此,我等還有什麼不滿足的?”

武則天憧憬道:“其實以前的媚娘,也一直想和太宗有個孩子的,若是能有一個大胖小子,餘生足願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“各位先祖們你們好,我們是陳定與和江曉曉,代表的是漢之花,感謝你們為我們所做的一切!”

“各位先祖們你們好,我們是阿布和阿什,代表的是布之花,感謝你們為了我們的辛勤付出!”

……

一對又一對花兒牽著手走出,說完話之後又快速退了下去,其他人迅速接上。

每聽到一個族,一些皇帝的心裡雖然很納悶,但都會回給他們一個充滿肯定的微笑。

“現在,我們五十六朵花兒是一家啦,我們都是種花家的兒女!”

“我們也都在種著花,想要把花兒送給你們,這朵花的名字叫——盛世中華!”

充滿青澀的聲音響徹在古今世界。

“五十六朵花?”

始皇帝有些不解。

江逸回道:“始皇先祖,這就是我們如今的華夏,五十六族皆為華夏兒女,故稱為五十六朵花。”

“各族凝一?”

始皇帝很快明白了江逸的言外之意。

漢武帝意外道:“後世竟然可以做到此事?”

李世民若有所思的用手摸著下巴:“雖說朕從來冇有想過會是這樣的局麵,但這些花中是不是應該多拔一些草?”

“朕要是把那份地圖全打下來,可不就是在給後世除草嘛?!”

李世民拿出了自己的記事折,從旁邊拿起毛筆,打開墨寶,沾了沾,把自己的想法記錄了下來,一筆一劃的看起來十分認真。

寫完之後,他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就這麼辦!”

隨即,他抬起眼眸,發現江逸和幾位皇帝都翹首以盼,好像是想看他寫的東西一樣。

李世民趕緊合了上:“喂喂喂,這是朕的私事!”

“帝皇之家無私事,不妨給咱一看?”

朱元璋笑著說道,他還真不知道李世民什麼時候有這麼個愛好。

李世民趕緊擺手,一臉警惕的盯向朱元璋:“不可能!”

始皇帝聞言一笑:“既然自家人已然和睦共處,咱這些老祖宗的應該開心纔是,天下無戰火,不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夙願麼?”

“後世發展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好一些,既然各族凝一,那就一致對外好了,這世界也夠我們打的!”

“始皇所言確有道理。”

漢武帝也很快想開了,辛辛苦苦打仗,不就是為了國家能夠有尊嚴,少戰火嘛!

“不過若說除草的話,朕倒是很有興趣!”

漢武帝撇嘴一笑:“你們後輩種花,咱這些先祖,就多給你們除除草!”

李世民立即點頭:“就是這樣!後世地圖之內的,我們以後打的時候留些手!“

“後世地圖之外的,我們就往死裡揍!”

朱元璋一聽,好像很有道理:“太宗此言,朕當記在給老四的遺詔中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