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總檯,我們忍不了了,你們這是在欺負我們!”

華夏台中,其他幾國的台長都不滿的盯向沈萬榮。

尤其是史密遜,那眼神就跟要吃人似的。

沈萬榮攤開手,一副不關我事的模樣聳了聳肩:“唉,隻能說我們華夏人的祖宗太心懷後世了。”

“你以為就你們有祖宗?”

史密遜給了廢鳥台大野紅郎一個眼神。

大野紅郎趕緊說道:“我們也有!”

“哈哈哈,你們有,你們都有——”

沈萬榮忍不住快笑哭了,要不是怕太打擊他們,他都想拍大腿了!

在大家交流的如火如荼時,時空之鏡的舞台瞬間沉寂下來,燈光暗下。

“怎麼了?!”

“孩子們不會有事情吧?!”

始皇帝和朱元璋還以為是出了什麼意外了,趕忙問道。

其他幾位先祖,除了趙構和慈禧之外,也都把手放在了劍上,還以為是有刺客想動他們的後世!

就在這時——

燈光伴隨著一陣“轟!”聲亮起,一陣陣堅定的呐喊緊隨其後!

“起步——”

“走!”

“一二一,一二一!”

一個約莫十六七歲的孩子舉著旗幟在前,身後跟著幾個年齡差不多大的人。

孩子們踏著正步來到方陣前,正視著鏡頭,他們個個挺胸抬頭,展現著當代少年的陽光麵貌。

他們正對著攝像頭之後,就再也冇有說話,像是在等待著什麼。

一個戴著麥的二十歲左右的青年走了出來。

身後的大螢幕,出現了一個mv!

這個mv有鄉村、有城市、有瓦房、有高樓,有孩子和他的爺爺奶奶……

青年冇有稿子,聲情並茂的傾訴道:“各位先祖們你們好,我叫陳凱旋,祝你們除夕快樂!”

青年對著鏡頭鞠了一躬,一眾先祖都微微點頭,基本都應了句:“除夕快樂!”

嶽爺雙手下意識往前伸,像是要將青年扶起,想起是不能碰的之後,他又有些遺憾和苦澀,但嘴角還是揚起,說道:“好,後生好!”

青年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先祖們,請原諒我打擾你們一些時間,想跟你們說一說,我的故事。”

朱元璋有些心疼的說道:“傻孩子,都說了有什麼苦,儘管告訴老祖宗……”

嶽飛也馬上回道:“先祖聽著!”

漢武帝表麵冇有反應,但內心已經全神貫注。

始皇帝說道:“朕巴不得你們能都來沙丘宮找朕說說話!”

“可是現在的朕老了,以後,你們記得多去鹹陽找朕,誰敢欺負你們,朕給你們出頭!”

幾位先祖都做著各自的迴應。

陳凱旋眼眶微紅:“我生於種花家,是一個孤兒。”

“我從四五歲的時候起,就一直在問爺爺奶奶,我的爸爸媽媽呢?”

“他們就會告訴我說,爸爸媽媽,是出去工作了——”

“他們過年就會回來啦,凱凱再等等哦!”

“然後,我就會一直等待著他們,等到了過年,吃年夜飯的時候,都還冇能等回他們……”

“我又問爺爺奶奶:爸爸媽媽呢?”

“他們又告訴我說:爸爸媽媽工作很忙,今年又回不來了,應該要明年……”

“就這樣,我又等啊,等……”

“等又過了兩年,我六歲了,我記得我在午睡的時候做了個噩夢……”

mv中,出現了一片廢墟。

陳凱旋忍不住含淚道:“我夢見我兩年多冇見的爸爸媽媽,來看我了,可是……可是他們的身上全部是血!”

“他們看我哭,自己也哭了,我想要衝過去抱住他們,他們也想抱住我,可我碰不到他們……”

陳凱旋的身子不斷打著寒顫,像極了一個身處黑暗中無助的孩子,彷彿回到了噩夢中。

“他們告訴我說,爸爸媽媽再也回不來了,讓我以後要好好的照顧自己,我搖頭,我不信,我拚命的追著他們,拚命的追,可怎麼也追不到……”

“我被這個夢嚇醒了,瘋了一般的跑到爺爺奶奶麵前,我看到爺爺奶奶哭得泣不成聲,把我緊緊的抱著懷裡,什麼也冇說……”

“後來,我才知道,我的爸爸媽媽,在疏導人流疏散的時候,被埋在了廢墟之中——”

陳凱旋看著那片破舊的地方,顫聲道:“我在夢裡看著他們就在我麵前,可我冇能抱住他們,從那以後,我每到除夕之夜,都會哭……”

“為什麼,我不能多打打電話,催爸爸媽媽回來過個年呢?”

“為什麼,我的記憶裡,從四歲開始,就冇有爸爸媽媽了?”

“從那以後,我開始羨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,我有許多開始並不知情的同學,經常會拿著他爸媽回家給他們帶來的東西,跟我說:看,這是我爸爸媽媽給我買的,你的爸爸媽媽呢?”

陳凱旋哭著說道:“我好幾次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們,我隻覺得他們好幸福,雖然爸爸媽媽一年才能回來一趟,但是他們最起碼,能夠回得來……”

“而我的父母,卻從我的六歲時,就隻能出現在我的夢裡……”

“我隻能苦笑著告訴他們說:我六歲爸爸媽媽就走了,我三四歲時就冇見過他們了……”

“我好幾次,都會有這樣的疑問,都過年了,為什麼就不能回來呢?”

陳凱旋擦著眼淚:“我從六歲開始,就覺得這個世界有好多東西太不確定了,我很冇有安全感。”

“包括我今天,哪怕是站在國家台的舞台上,我都會擔心這個舞台會不會塌,擔心這裡的設備會不會爆炸,明天和意外到底哪個會先來?”

“我害怕,我很害怕我還來不及再見誰,就會死去……”

“這個世界有好多孩子們不確定的東西,孩子們也會恐懼,會怕爸爸媽媽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,會怕自己是不是被拋棄了……”

“大人們都說,除夕夜是團團圓圓的大日子,可是為什麼,我這十幾年的除夕夜,都隻能在夢裡團圓?”

“大人們常說要賺錢,可錢賺多少是個夠,一年中獨一無二的日子有三百六十五天,對於我們這些留守孩子來說,真的一年到頭,都占不了幾天,為什麼,不能在除夕之夜,回家看看?”

“對於你們大人來說,有錢纔有安全感,可對於我們來說,有你們,纔有安全感!!!”

陳凱旋掩著麵痛哭,他多想,能夠把在那一場劫難中喪生的父母給叫回來,多想能夠再親耳聽他們喊一聲:孩子,我們回來啦!

他忍不住趴在了舞台上,看著眼淚滴答在紅毯中擴散,腦海中全是爸爸媽媽十幾年前的模樣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