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代世界,一些正帶著被買孩子看春晚的買家有些恐慌了。

他們難以想象如果真的有這樣的製度會怎麼樣……

他們都不傻,知道夜路走多了肯定會見鬼,人牙子也不可能在乾完自己這一票後就收手。

隻要府衙冇有放棄,隻要孩子的親生父母冇有放棄,終有一天,一副銀鐲子會戴上人牙子的手!

那時,麵對可以減刑的誘huo,誰還會管什麼職業道德,更何況他們根本就冇有道德!

想到這裡,越來越多做賊心虛的人,心跳加速。

他們開始擔心,當年那個把孩子賣給自己的人牙子會不會已經被抓到了,會不會正在被突破審訊?

不過,他們心底還有一個倚仗。

那就是時隔多年,人牙子肯定已經忘記了他們的相貌!

真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,還至於去做人牙子?

想到這裡,他們又終於鬆了口氣,現在孩子都這麼大了,又有什麼好怕的?

真要有翻船的一天,大不了道德綁架好了!

他們想要關掉電視節目,可在這個時候關掉,不就是明擺著讓身旁已經十幾歲大的孩子感到奇怪麼?

為什麼爸爸媽媽平時都讓我看典藏華夏,可是一提到人牙子的事情就非不讓我看呢?

也許他們現在還不是很通透,但以後呢?

更重要的是,強烈的好奇心和心虛,讓這些人迫切想知道始皇帝還會說出什麼樣的對策。

因為這是華夏台的節目、是春晚,權威性非同一般!

這很可能,代表著華夏的態度!

他們,一邊怕看,一邊又不敢不看!

直播間畫麵之中!

始皇帝撇嘴淡笑:“若是本該判十年的人牙子,隻要指認出買家便可以少判一兩年,那人牙子還會守口如瓶麼?”

“不過,最關鍵的節點,卻不在減刑多少----”

“就算減得極少,隻是讓他們少些皮肉之苦又如何?!”

“不招,大不了刑訊逼供便是了!”

“一群麵對生活都冇骨氣的人,麵對拷打還能硬氣麼?”

始皇帝也不在意到底後世有多人在看,他就是要用陽謀,就是要把自己的心思都說出來,威懾一些人!

朕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們,這就是朕的計謀!

朕就算不主張給你們減刑,最多讓你們少挨頓打,你們----又能如何?!

“買家應當還有一顆僥倖之心,便是料定人牙子做過那麼多案子,不可能把自己和中間人記得清清楚楚,也許過個幾天,他們轉眼就忘了----”

此話一出,許多買家頓時坐不住了!

自己的心思,竟然被掐得這麼死?!

他們屏足呼吸,生怕始皇帝再出什麼主意!

這一刻,他們甚至有種想掐死這個“演員”的衝動!

“減輕罪罰之製針對的既是買家,也是人牙子。人牙子知道這個是對自己有利的事情,那麼,他們會不會在背地裡,把買家或中間人的相貌記下來,給自己留個後手?”

“而這些後手,就是府衙可以找到孩子的最關鍵一步!”

始皇帝微微一笑,似乎在醞釀著一場更大的陽謀----

“就算人牙子在交易時百般許諾不會,那些買家和所謂的中間人,可敢賭?”

“本就為利而做的事情,又豈會跟你談義氣?”

“看到這個節目的人牙子,或者是買家,你們覺得……朕說得對不對?”

始皇帝隔著時空之鏡,隔著直播間億萬螢幕,直接喊話人牙子和買家!

“人牙子們可得仔細聽,你們一定要把買家的相貌清清楚楚的記下來,相信後世必定有類似措施能夠讓你們少吃點苦,已經記不清的就好好回憶回憶。”

“以後記得,如果還想為非作歹的話,一定要把每一個交易者的相貌都牢牢記住。”

“對了,你們騙買家或中間人說不會記他們相貌的時候,一定要說得極為誠懇一些,這樣他們纔會信你們。”

始皇撇嘴一笑,眼神中滿是戲謔,甚至還不以為然的補充道:“朕這是在離間你們。”

江逸內心的震撼難以言表,陽謀,這是一場跨越千年的陽謀!

這下,買家們更加恐慌了!

因為現代世界確實是有坦白從寬的一些製度的,而經過始皇帝這麼一“提醒”,那些人牙子本來還不會記的,現在怎麼可能不記?!!

正如始皇所言,買家可不敢因為人牙子口中所謂的職業道德,就平白無故授人以柄,萬一被錄像或偷拍,那可就是實打實的罪證!

現在,會不會已經有人牙子看到節目,在回憶他們的樣子了?

買家們難以安神,揣測不安的情緒猶如大山一般壓抑於心!

他們,要開始睡不好了!

看到這幕的人牙子心態也崩了!

按照他們的“行規”確實不會刻意去記,可是始皇帝這麼一“教導”,就算他們說破了天,怕是也冇有誰會實打實的相信他們了!

誅心、離間!

始皇帝還真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了他們!

更重要的是,他們明明知道,卻都無法破解!

本存在於這條產業鏈上的不成文的默契,在這一刻,被始皇帝三言兩語間撼動了……

一旦買家和他們之間失去了信任基礎,多少買賣能談成?

而且,始皇帝似乎說得很有道理,自己做的事情可是犯法的,為什麼不給自己留一個保障呢?

一些人牙子如此想著。

現在科技如此發達,總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吧?

於是,之前的買賣雙方存在的那種默契,開始土崩瓦解!

買家不敢買,又何來的賣家?

一場钜變,正在悄然醞釀……

始皇帝收回目光,繼續看著其他的後輩們說道:“再便是鄰裡,突然多了個孩子,也許瞞得過一座城,但豈能瞞過鄰裡?”

“鄰裡若是舉報,成功則能得孤勇者之製獎賞,失敗也無過錯,可若是知情不報,則有連坐之製敗其名,他們會如何選?”

“難道買家還真的能夠因為一個孩子,就跑到深山老林裡去帶著小孩活受罪麼?”

“極重的懲罰之製、前期的快速尋回之製、全民的孤勇者之製、再加上分心之製、連坐之製,有此五者,但凡不是愚蠢之輩,誰還會買賣?”

江逸仔細聽著始皇帝的話,發現即便是在現代,這幾個辦法都太管用了。

試想一下,如果真有孤勇者製,可以給自己或孩子加積分,或提供其他便利,那麼一旦商場裡有孩子突然失蹤,而你正好在商場還聽到了廣播,是否會找得很勤快?

就算不刻意去找,是否也會倍加留意?

那人牙子可就成了行走的積分!

但凡他們有點腦子,都不敢胡作非為!

而在現代,則更可以精進孤勇者製,每個人可以自願報名加入,填寫暫住地址,每隔段時間可在後台自行更新一次。

加入之後,一旦哪裡有孩子失蹤,或發生了其他一些大眾可以力所能及的緊急情況,在相應地址附近的孤勇者們就會收到權威簡訊通知,如果此時你正閒著或可以抽出空來,你會不會更努力的幫忙?

如果你所處的小區裡,出現了一場小型火災,而你正好在家宅著,或在小區裡散步,收到了孤勇者簡訊,需要些人在樓下麵快速接應一下,你是否會去?

江逸此時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眼神去看始皇帝了。

崇拜?敬佩?都不足以形容。

隻能說,唯一能限製始皇帝發展的……

隻有壽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