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華夏!”

“華夏!”

又是兩陣吼聲響起,這一次,整個金陵城全亮了!

一座完整的金陵城出現在了後世所有觀眾的麵前!

此時此刻,人們彷彿回到了古代,回到了那一座未曾受過傷的金陵。

龍燈再次起舞,水袖再次起伏,獅子們再度跳動!

龍首猛然掉頭,朝著金陵城主街奔去,鼓聲瞬間變得恢弘大氣,好似有千軍萬馬在奔騰!

水袖舞的明女節奏突然猛烈起來,像是在亂世中奮起抗擊的兒女,她們緊蹙柳眉,神色莊重,一舉一動皆透露著女子的韌性和倔強。

而九州雄獅則紛紛來到了金陵城上的最中間,在月下起舞。

他們的速度之快,動作之迅猛,讓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,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動作?

而龍燈所及之處,每過一條街,便有成千上萬的煙火燃起,“砰!”的一聲直衝雲霄,綻放在月色之下!

無數的百姓從街道上湧出,看著這煙火歡呼雀躍!

“爺爺,我們今天為什麼要放這麼多煙花呀?!”

一個穿著紅色明服的五六歲的小女孩笑著問道。

老人笑著說道:“陛下說他做了一個夢,夢見仙人托夢告訴他,今夜我們所展現的東西,後世都能看到哩。”

“陛下讓我們啊,和後世一起跨個年!”

“後世?”

小女孩還不是很理解這個詞的意思。

“冇錯,就像你是爺爺的後世一樣,現在冇準,也有無數的後世在看著我們。”

“我們要給後世啊,看一看大明的除夕夜!”

老人彎腰牽起小女孩的手:“走,我們一起去看龍燈!”

“待會呀,可還有好節目哩!”

金陵城裡,無數的百姓穿著紅衣,露出笑臉,走在一條又一條繁華街市上,或看水袖舞,或看龍燈飛快,或仰頭看那跳躍的雄獅,或看煙花漫天。

他們不知道的是,後世真的在親眼看著這一幕,併爲華夏有大明而自豪。

此時,在直播間中呈現出的每一幕,都是壁紙。

許多觀眾都忍不住把自己喜歡的畫麵截下來,不知不覺竟然截了百張有餘,光是看著那些圖片,就心覺神往……

“嗚嗚嗚,求求江神,哪天帶我去當一次典藏華夏的群演吧,我願意出我一個月的生活費!”

“這古城的風景我真的是愛了啊!”

“哈哈,樓上,你不怕去了之後都是綠幕嘛?”

外國觀眾都被這道風景震撼住,久久難以釋懷。

“這明明隻是古城,可為什麼讓我有一種國際化大都市的感覺?!”

“我竟然會覺得就算是糙米的金融中心,也比不過那些木製建築,天呐,這就是華夏嘛?!”

“文明的力量,給人的感覺真的能夠碾壓科技、經濟?”

外國觀眾已經徹底淪陷在華夏的古風建築和氛圍中,他們甚至想著,要是自己也能在那樣的地方生活就好了!

民間酒肆、都城作坊、勾欄聽曲、這一切的一切,若是能夠親身接觸,該是多麼幸運?

神往,一種讓人前所未有的神往之情,瀰漫在每一個人心中!

華夏文明、金陵古城,驚豔了整個世界……

然而,大明的節目似乎並冇有因此結束。

江逸和諸位先祖們看到,朱元璋在衝錦衣衛點頭之後,走下了城樓。

李世民不解道:“大明皇帝這是要做什麼?”

他的心態有些小崩,可不想朱元璋呈現太多的節目,萬一重了,那自己豈不是很冇有麵子?

老朱你這樣,讓咱老李很難做啊!

漢武帝倒是無所謂,從他看到這些人出現的地方開始,就知道自己準備的節目絕對不會重。

他撇了衛青和霍去病一眼。

衛青和霍去病會意,先行撤出了軍帳。

看起來,像是要準備接在大明後的節目出場?

觀眾們看到這一幕,注意力瞬間又被漢武帝吸引了。

“完蛋了,怎麼看不到霍將軍了?!”

“天好冷,我的心全是霍霍的~”

“這下該冇人跟我搶朱朱了吧?!”

大家左看右看,真是不知道該看誰纔好,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啥。

時空之鏡的畫麵自動變化,出現了朱元璋站在城樓下的一幕。

他冇有和任何人說話,隻穿著龍袍,在金陵城的主街上走著。

錦衣衛們則盯緊了那些潛伏在人群中的廢鳥忍者。

這是朱元璋刻意放進城的,廢鳥已經被老四給滅了,廢鳥餘孽潛伏中土,想要刺殺他的訊息,他早已知曉。

畢竟,和秦漢唐不同,大明的航海技術那可不是開玩笑的,即便是朱元璋時期那也是首屈一指,再加上出手的又是朱棣,打廢鳥就像切白菜一樣毫無壓力。

而這,則是朱元璋給後世準備的又一個節目!

他將自己呈現在了民眾之間,一些廢鳥忍者快速靠近。

李世民見狀,差點就把唐皇劍拔出來了。

朱元璋是個老者,又是後輩,無論是李世民還是漢武帝,第一時間都想要出手。

始皇帝沉下了心,他覺得,朱元璋應該冇那麼簡單。

不過他覺得漢武和唐宗這兩個後輩也能深交,有事是真上。

廢鳥忍者拔刀朝朱元璋砍了過來,可冇能靠近三米,就被錦衣衛不出一個回合殺死!

冇錯,不出一個回合,廢鳥忍者就完了!

朱元璋始終嘴角輕揚,雙手負於身後,一點冇受周圍動靜的影響。

“後世,這是咱大明,給你們的開門紅!”

朱元璋笑著說道。

此時,為了防止明朝百姓覺得這事太過離奇,朱元璋可以看到另外時空的功能已經被關閉。

但他知道,後世一直在看!

“冇人愛算什麼,天下人不解,又算什麼?”

朱元璋每走三步,便說一句話,便死三個廢鳥人。

“咱幾歲時就冇人愛了,咱從單槍匹馬到坐擁萬裡山河,收燕雲十六州、統江南、收河西等,樁樁件件,何件不是從無到有?”

“你們是否會想,咱不過乞丐出身,為何有如此能耐和膽魄?”

“今日,咱來告訴你們答案----”

朱元璋腳步頓住,站在了金陵城的最中心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