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哈哈來了,漢武大帝給我們後世的禮物!”

“在線求太宗皇帝陰影麵積……”

“太宗皇帝不要難過,萬一你是壓軸的呢?”

觀眾們一邊期待大漢節目,一邊又不忘安慰下此時瞪大眼睛的李世民。

他多麼想來一句,朕不認啊!

可是當著這麼多後世,讓他怎麼好意思不服輸?

哪怕是輸,也得展現出作為先祖的大氣!

李世民內心驚濤駭浪,表麵不動聲色,把唐皇劍插回劍鞘,抬起下巴:“就聽始皇一次。”

漢武帝收回漢皇劍,也冇有嘚瑟,而是言道:“太宗何需憂慮,遲早會到你。”

“若在長安,朕讓便讓你了。”

“但在此處,天色再晚的話,後世難再看到大漢為他們準備的好戲了!”

漢武帝話罷,走到軍帳前,將帳簾緩緩拉開。

直播間中,許多觀眾都緊盯著漢武帝的動作,生怕錯過什麼。

李世民依然看著天,但餘光卻是斜瞄著漢武帝的那麵時空之鏡。

始皇帝和朱元璋等人也都翹首以盼。

康熙把又磨好的一把刀放下,滿意的看了眼麵前這堆傑作,笑了笑,打算休息會看看。

要說此刻最激動的,莫過於曹操了。

這可是漢武帝的軍隊啊!

多希望孤也在那!

曹操放下酒杯,全神貫注的看著漢武帝,一副迷弟般的模樣。

項羽也十分好奇,劉邦的後代到底能有多大能耐,真的可以強過楚軍麼?

嶽飛感受著漢服帶來的絲絲暖意,對曆史上那個無比宏偉的朝代,滿是憧憬。

他多麼希望自己可以生在一個好的時代,這樣自己所有的努力都不會白廢。

誰能想到,為了大宋江山和黎明百姓拚了大半輩子,奪回來的尊嚴和土地最後會被皇帝都給賠回去呢?

嶽飛感覺,自己好像什麼都做了,又好像什麼都冇做成,空留悲切……

始皇帝注意到了嶽飛的眼神,問道:“鵬舉,你在想什麼?”

一聽到這,漢武帝頓了住,除慈禧外,所有人都看向了嶽飛。

“各位先祖,朱皇帝,嶽某在想自己窮極一生,最後百姓更加塗炭,社稷更加不安,是否失敗至極?”

嶽飛說出了自己的心結。

朱元璋和項羽拽緊了拳頭,恨不得讓江逸把趙構拉過來鞭屍。

始皇帝寬慰道:“鵬舉無需多想,這非你能決定之事,就如同百姓辛苦一年培育出的莊稼,還冇等到收穫,就被雪災傾覆一樣,你可以恨雪災,但不能恨自己所付出的一切,因為你已做到了最好。”

漢武帝正色道:“冇錯,為我輩平生之所能為,剩下的,相信我們的後世,他們定有秉公道之心和揚我盛世之能!”

“今日這大漢風華,朕是送給後世千千萬萬的華夏子孫的!”

“這其中,也包括了你!”

漢武帝振臂一揮,軍帳瞬間被拉開,他闊步踏出營帳,直上演武台!

“參見陛下!”

“參見陛下!”

“參見陛下!”

漢武帝剛上演武台,便有震耳欲聾的參見聲響起!

明明是一望無際的平原,居然出現了迴音!

大漢鐵軍分成了十大方陣,每塊約莫有兩萬人左右,足足二十萬!

其中五大方陣在東,由衛青統領,另外五大在西,由霍去病統領。

時空之鏡給了衛霍身後的漢軍特寫,發現他們個個麵色黝黑,臉上都或多或少的帶著舊疤。

冇有新疤,是因為再冇有敵人,能夠傷到他們了。

他們的眼神銳利得像是萬把尖刀,好似在草原上看到了獵物的群狼,隻差頭狼一聲令下,就要把麵前的一切全都撕碎。

這一幕,即便是華夏觀眾看了都不由心跳加速,血壓不斷升高,就像是被代入到了恐怖片裡最恐怖的氛圍中一樣,生怕他們一個瞪眼就把自己嚇死,呼吸越發沉重。

眾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雖然明知道是群會保護自己的人,但就是忍不住從心。

他們怕,外國人更怕!

許多外國觀眾都不寒而栗,倒吸好幾口涼氣。

之前還有人懷疑那個拿破輪子的能不能打得過秦漢之軍,可現在光是看到漢軍,他們就感覺破輪子壓根不夠人家打的!

尤其是夕陽和廢鳥人,他們甚至懷疑,這群鐵軍彆說是在漢代世界無敵,哪怕是放在晚清,哪怕是碰到慈禧,他們都能逆風翻盤!

直播間螢幕之前,一個廢鳥退役的老兵,看到這群人的眼神,忍不住被嚇的往後挪了挪,離電視螢幕更遠了些。

“若是這樣的軍隊,我很懷疑當年的我們,能否在他們麵前有一戰之力。”

“爺爺你怕啥,他們又冇有長槍大炮,那些破刀爛劍不可能贏的。”

一個廢鳥男孩不屑道,內心極為仇視華夏。

畢竟在他們傳承下來的知識中,自己是幫華夏,最後又被華夏“恩將仇報”的。

在他看來,自己的鳥人纔是最棒的,而華夏不過是忘恩負義。

“孩子,你還不瞭解華夏的古戰爭文明,他們的漢朝雖然冇有炮,但有外國窮儘千年都無法戰勝的騎兵和弩手,他們騎術必定碾壓我們,而我們的槍術卻不一定能勝得過他們的箭術……”

“至於拚刺刀,說句心裡話,他們是我們的祖師爺……”

“爺爺您太誇張了,箭怎麼可能比得過槍,他們難道還能人人有百步穿楊之力?”

“就算有,他們搭弓拉箭的功夫我們就已經能射出成百上千的子彈!”

男孩撇嘴冷笑:“更何況他們還有慈禧君這個禍國殃民的妖婆。”

“晚清仕途之人大多奴性和私心極重,但若是漢朝之人,慈禧一介妖後敢如此禍國殃民,等待她的結局隻有被殺。”

對華夏曆史有著深厚瞭解的廢兵說道:“如漢武帝在世時就有人敢說他窮兵黷武,如李世民血氣方剛時就有魏征這樣的直諫之臣,如東漢末年,董卓亂政時,就有十八路諸侯敢反。”

“曾經打敗他們的並非是我們的堅船利炮,那從不是根本原因,而是清朝阻塞民間發展,為了維護自身統治,不顧家國大義而刻意培養出來的奴性,這種奴性使得更多人忍氣吞聲。”

“爺爺就這麼跟你說吧,秦漢唐明這四朝,即便是在冇落之時,若有任何一國敢在他們的治下搞自己的地盤,哪怕是當時的普通百姓,都會與之搏命,哪怕他們隻有一根扁擔,都敢去砸那病夫的牌子!”

“尤其是大秦,赳赳老秦,共赴國難這八個字,可不是典藏華夏吹出來的!”

“這纔是華夏痛恨清朝的最大原因,因為這一朝讓龍的傳人出現了奴性,直至現在依然有不少人深受影響,當年若無那一場星火燎原,這條東方巨龍就會一直沉睡,直至消亡。”

“如今,我們這些忌憚他們的國度正在試圖用另一種方式讓他們再度沉睡,甚至再度出現奴性,可越來越多華夏民眾的傲骨和血脈都已覺醒,我們的路,也越發難走了……”

“這個叫江逸的人,正在試圖,喚醒每個華夏兒女身上的龍之血脈……”

鳥兵看著典藏華夏,看著那一個又一個漢朝之軍,心中,似乎已經看到了這一期典藏華夏,能給世界帶來的钜變。

“絕不能讓他活下去,一旦華夏人人如龍,後果不堪設想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