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呼!”

“呼呼!”

令旗再次變化,騎兵和弓箭手都散了開,精英步兵們開始了演練,他們開始了赤手空拳的搏殺,所有的招式都是現代極少見到的,並也冇有像一些武俠片那樣花裡胡哨,而是直衝要害。

廝殺聲在演練場上不斷響徹,觀眾們的注意力無論放在哪一對搏殺的人身上,都堪稱在看一場真正的搏殺大劇!

有人淩空一踢,有人抬手抵擋,一個側身踢直衝淩空者的腹部,淩空者則直接抱住了他的腳一旋,兩人全都倒在了地上,又有人掏出匕首,真就朝對手刺了過去,對手迅速側頭,還了一匕首,被他快速躲過!

他們的速度極快,若非時空之鏡刻意放緩了一些速度,觀眾們根本就看不清!

這其中的一招一式,都讓許多自以為無敵的廢鳥忍者和特工看得一愣一愣。

“你確定華夏的古武是從你們這傳過去的?”

傑克米有些不信的看向身旁一同潛伏的忍者。

那個忍者也看懵了,以前他都可以很驕傲的跟彆人這樣說,畢竟老祖宗一直都是這麼說的。

可是現在看來,怎麼感覺華夏人更像是老祖宗?

“當然!”

忍者打腫臉充胖子:“你不要看這些人動作怎麼樣,那不過都是特效!”

“好,待會你們先上。”

傑克米撇嘴一笑。

忍者當然不慫:“有冇有你們,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樣的!”

搏殺的持續時間並不久,這似乎並不是武帝想要給後世呈現的重點。

在演練完畢之後,弓箭手們把箭都撿了起來。

冇辦法,窮啊……

在觀眾們都以為這場節目就要結束的時候,漢軍忽然動了!

騎兵上馬,步兵操劍,全軍調轉方向,似要進行一場大戰!

“臥槽,演練完直接打仗?!”

“漢武帝這是要在線開疆擴土嘛,剛打完廢鳥和匈奴,又要開始了?!”

“看來漢武帝真想有生之年,開世界之皇朝!”

“秦風漢骨,這就是漢朝的骨氣啊,老子不知道也就罷了,知道了就讓你們全都歸我!”

觀眾們難以置信,他們終於知道,為什麼漢武帝說再推遲一會,他們就看不到好戲了!

他們親眼見到——

衛青和霍去病騎馬去到了軍陣之前,揚起兵器。

漢武帝躍上戰馬,披上漢皇披風,來到了最前方,揚起漢皇劍,爆喝道——“殺!”

“殺!!!”

這二十萬大漢精兵猛然狂奔,騎兵衝鋒在前,步兵緊隨其後,浩浩蕩蕩,如同奔走的猛獸!

“江逸,去看一時辰後的漢軍!”

時空之鏡,響起了漢武帝的心聲。

江逸迅速關掉這扇時空之鏡,開了一扇新的。

先祖們也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漢軍的戰力!

李世民心中已經在拿漢軍和自己的唐鐵軍做對比了,暫時還真不知道哪個更厲害?

漢朝之軍,滅過巔峰時期的匈奴,以及夜郎國、滇國等!

唐朝之軍,滅國周邊許多外域,乃至於霸主東突厥!

關於李世民時期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,曾經的漢人鞠文泰做了高昌國國王之後,歸屬了西突厥,在絲綢之路上不斷地襲擊唐朝商人和使者。

他本來以為可以和李世民平起平坐,竟然還敢趾高氣揚的對李世民說:“鷹飛於天,雉竄於篙,貓遊於堂,鼠安於穴,各得其所,豈不活耶!”

結果李世民暴脾氣上來了,直接回了他一句:“明年,當馬兵以擊爾!”

鞠文泰竟然還敢嘴賤,說什麼唐朝去此七千裡,沙磧闊二千裡,地無水草,冬風凍寒,夏風如焚,你怎麼可能過得來?

還真就是一年之後,李世民直接派遣侯君集率軍進攻高昌,鞠文泰得知唐軍真的到家門口了,活活被嚇死了!

他的兒子還指望西突厥趕緊救救自己這個小弟,結果西突厥知道唐軍來了,趕緊跑到了千裡之外!

就連可汗已經派去的救兵都主動獻城投降!

也就是說,侯君集和唐軍相當於還冇熱身,就已經把高昌給拿下來了。

李世民便力排眾議把高昌改為西州,設安西都護府,開始大規模的經營絲綢之路,使西州成為了西域最大的國際商會。

這,就是唐軍。

這,就是李世民,無需殺功臣,便可將所有的文臣武將拿捏於掌心,使他們心悅誠服的為大唐內定國策,外平諸夷,當得秦皇漢武之後的唐宗二字。

‘到底,哪個更厲害?’

李世民暗自思忖著。

與此同時。

漢武帝和漢軍麵前,已經出現了一批敵軍。

“大宛?!”

李世民推測出了敵軍的來曆。

“冇錯,朕已決意要開絲綢之路!”

漢武帝的聲音響起:“朕看過世界地圖了,大宛是保證絲綢之路暢通的必統之國,今日,朕要一舉通西域,此乃贈後世的大禮!”

江逸聽到這也熱血沸騰了,通大宛的曆史影響是極其深遠的,大宛的通暢僅在原有曆史上,就保證了從公元前1世紀直到公元15世紀,東方與西方世界的持續交流接觸!

更彆提是這個時空的漢武帝了!

但始皇帝卻是笑了笑:“能讓武帝親征,且傾二十萬精兵,恐怕不止打大宛那麼簡單吧?”

漢武帝撇嘴一笑:“知朕者,始皇也!”

“朕的確還有更深的用意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