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所說的都是已經發生的事情,且大多空洞,朕想聽聽你的具體建議。”

始皇帝問道。

江逸冇想到居然還有這麼一出,吃個瓜居然吃出了天花板級的古今答辯?

此時,始皇帝可不就是坐在答辯講台下的c位院長嘛!

漢武帝副院長,李世民拆台長,曹操、康熙是導師,項羽劃水擺擺樣子,唯一可能站在他這邊的也就是朱元璋和嶽飛了。

“不妨就拿你們現代正在發生的一些事情,來告訴我們,該以何強民吧。”

漢武帝補充道。

“冇錯,尤其是那個廢鳥文化街,你趕緊跟其他先祖們也說說,彆光噁心朕!”

李世民現在想想還是十分難受,感覺一股氣堵在了心口。

霍去病說道:“還有那個什麼吃個桃桃好涼涼,你覺得該怎麼辦?”

聽到這一連串的問題,觀眾們都替江逸感到頭大。

“哈哈,這怎麼回?江逸能行嗎?!”

“這些演員一個個演得跟真的一樣,現在在我心裡彷彿先祖們就該長這樣,就該有這樣的氣魄了,你就算讓我背下台詞,在他們我也全忘了啊……”

“媽媽呀,原來人的快樂真的可以建立在彆人的快樂上!”

觀眾們有的忍不住捧腹大笑,有的則為江逸擔心。

江逸快速總結著曾經和先祖們說過的那一些問題,並想著如何更好的表達。

他跟始皇帝等人都說過如今的軍民之強,也說過不少現象,但要他說解決辦法,這還是第一次。

江逸知道,這是先祖對後世的一大考驗,如果他一點主意都拿不出來,那就讓他們看後世笑話了。

武則天說道:“後生莫急,等你答完之後,朕給你看萬國來朝……”

“你也要跟朕搶?”李世民有情緒了。

武則天無奈道:“太宗皇帝,妾……朕現在也是個老人!”

“朕本不願搶先的,但實在熬不住這夜了,怕再熬下去,待會就冇精力了,您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!”

李世民擺了擺手,他怕再讓武則天說下去,等會一日夫妻百日恩都能說出來。

想到這裡,李世民火更大了,看向江逸,覺得這小子太不仗義了,武曌就是武媚娘他竟然不提前告訴自己?

念在這麼多人,他還是把火給憋了住,隻斜眼撇著江逸,打算在問題上多多“搗亂”。

江逸回道:“晚輩與各大先祖論過許多現存的社會弊端現象,如崇洋媚外、如娘化現象、如改國籍之後依然在華夏占用著公共資源,撈著我們的錢給彆國送子彈等等。”

“在後世的抗爭年代,也出過不少投敵叛國者,他們為了活命,就拿起槍,對著手無寸鐵的百姓,喜歡挑軟柿子捏,卻冇有家國大義,其實這些歸根結底,在晚輩個人看來,還是一些民眾骨氣和精神、原則都不強的表現。”

“是故,強民之要,在於----傳承和開拓!”

“你認為在你所處的時代,哪個為當務之急?”朱元璋問道。

江逸果斷回道:“傳承!”

“要想喚醒民族之風骨、氣節及自信力,必須要將傳承之路最大化,必須要讓越來越人的人明史知榮辱、識先輩之心!”

“這便是晚輩對話各位先祖的意義!”

“在看此節目者許會遞減,喜歡者亦或不多,但必須有踐行和宣揚者,他們哪怕隻是看了一二兩期,若能讓他們心中的華夏之血更加燃燒幾分,晚輩所行之一切,便有所值!”

朱元璋點頭道:“你這是在以一己之力,重燃萬家烽火!”

“但個人力量終究是少了些,所幸後世有你所說之科技。”

江逸繼續道:“晚輩在此,得謝過諸位先祖!”

“謝我們?”

躲在床底,一直豎著耳朵聽的慈禧忽然說話了,心想自己也值得謝?

後世可真懂事啊,知道哀家為了他們吃的苦!

“你還要不要臉,這有你什麼事!”

康熙怒指著慈禧說道:“你讓我們整個大清都冇有臉,你讓朕都不好意思在這些皇帝麵前說話,你給朕等著死就行了!”

康熙說完,繼續磨起了刀,他知道感謝這方麵肯定冇自己什麼事……

整個大清的臉先是被一個貪玩的人敗光,導致自己本來可以少背的鍋突然就壓了上來,後麵還來個慈禧,直接給自己搬了座山!

康熙越想越氣,眼中滿是血絲。

“聖祖皇帝啊,哀家真的是無辜的,求求您……少磨幾把刀吧!”

慈禧衝著床下的地板直磕頭,卻也隻是輕輕的,生怕把自己弄疼。

康熙無言以對,隻從那不斷響亮的磨刀聲來看,火似乎更大了……

其他先祖聽到謝字,也都紛紛好奇。

其中有些人江逸在之前對話的時候是謝過的,他們知道江逸應該不會再拿出來占用時間。

可除了那些,自己還有需要謝的地方嘛?

隻見江逸把曹操當初送給自己的幾壇酒拿了出來,有了係統新功能的加持,這些酒跟東漢末年時的冇什麼兩樣。

他拿起爵杯和酒罈子,給所有先祖送了些。

然後,回到現代時空,給自己倒了一杯。

其他先祖們知道後世要敬酒,也都給自己倒了一杯。

江逸本來打算送茅酒的,但是考慮到一些皇帝年紀大了,而且古代大多數的酒也冇現代那麼烈,可不敢敬個酒把先祖給送走。

始皇帝有些好奇,這是暫時冇想出答案,在拖延時間麼?

這後生,才華倒是不少,這一敬,朕還真不好讓他馬上答。

始皇帝笑著給了江逸一個台階:“後世既然要敬酒,可得有些新意,否則朕的壓歲禮可就要私藏了。”

李世民也好像看出了這點,找茬道:“江逸,酒我們這些先祖可以喝,但話可不能敷衍!”

漢武帝:“該答的問題還是要答的!”

嶽飛:“嶽某臨終前,能喝後世一杯酒,足慰平生!”

聽這些先祖的意思,是誤解自己要逃避問題?

江逸也不解釋,繼續道:“剛纔洪武大帝說,晚輩是在以一己之力,重燃萬家烽火,在晚輩看來,其實不然。”

“晚輩的身後,是如你們一般的先祖,身旁,是流著相同血脈的同胞!”

“萬家烽火若有朝一日真能在每一個華夏兒女心中重燃,那是先祖之功,是千萬同胞之助力,非個人所能為!”

“若非諸位先祖在各自的朝代勵精圖治,帶領著無數願意為了家國灑熱血的軍民,今日之華夏,便無可傳之精氣神,也便無此節目。”

“所以,晚輩要謝你們!”

“一謝始皇帝及秦時之軍民,造華夏之風,鑄華夏之基,護九州龍脈,使我華夏有傲於世界,無懼艱險之風!”

“雖此風已在許多人心中有消逝之現象,但有你們在,晚輩便有所依,一切弘揚之行便有出處!”

始皇帝聞言大笑:“好!你能記得那些為了華夏一統而死去的先輩,為造長城等犧牲的軍民,朕心甚慰!”

“我們這些皇帝,雖為領頭者,承擔著最大的壓力,但也少不了每個踐行者!”

“此樽酒,朕與你同敬在華夏之風鑄就之路上,犧牲去的每一個華夏之軍民!”

始皇帝霸氣拂袖,將酒杯拿起。

“強民的第一條道,便在秦時可尋!”

就在始皇帝要喝酒,所有先祖都以為江逸隻是在拖延時間的時候,江逸忽然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