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漢武帝拿起酒杯,緊皺著眉頭。

他並不希望華夏還需要再加強民骨的建設,這豈不是說明在這方麵還有薄弱的地方?

“民骨涉及的地方則不僅僅隻是崇洋媚外。”

“後世還有一種現象,便是一旦有些東西辱我家園,剛開始會有較多人抵製,可過段時間也就忘了,甚至在當時還會有人依然進去,因為降了價----”

江逸客觀道:“如今經濟全球化,的確有很多東西不宜一刀切,但在抵製惡**件方麵,我們卻是很難做到全麵和長期。”

“我們最多想要的也就是人家一個道歉,可這個道歉了,總是會有另一個冒出來。”

“民眾當有殺雞儆猴之勇氣,但這在如今體量之後世,確實極難全麵抵製,若能有九成以上,便足夠了。”

“不逼出去一個,他們是不會知道痛的。”

“對此,則需要喚醒後世兒女體內的漢骨!”

江逸明為對著先祖,但實則,已經是在對著後世的觀眾了。

“晚輩認為,武帝時期之所以可以打敗匈奴,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全大漢民眾的眾誌成城!”

“他們願意節衣縮食,願意辛勤勞作,同樣是為了能夠將那些屢次犯我大漢的匈奴徹底擊垮!”

“若無如此民骨,即便有文景之業為基礎,漢朝也難以全勝!”

江逸看著漢武帝,分析道。

漢武帝點頭,不由想起了曾經通過時空之鏡看到的漢民之慘狀。

江逸繼續道:“在晚輩看來,陛下的錢,不僅僅是斂的,更是無數的百姓甘之如飴,願意給朝廷的!”

“雖說陛下當年出的一係列政策更多的都是針對士族王侯的,可那些士族王侯的錢,又是從哪裡來的呢?”

“那些士族的錢都被朝廷搜颳了之後,又將從哪裡繼續獲利呢?”

江逸的一係列問題和剖析,讓許多人醍醐灌頂!

“臥槽,我怎麼冇有想到?!”

“江神的思路絕了,可不就是這樣嘛,表麵上看是士族王侯認栽了,但其實一直都是百姓願意為了鑄就華夏之骨,而甘為孺子牛啊!”

“我之前還以為大漢的一些被搜刮的士族很不錯,竟然能給武帝那麼多錢,可現在看來,當時苦的不全是百姓嘛?!”

“對士族而言,他們不過也就是少吃一兩個菜的事情,可對百姓而言,那就相當於讓自己隻能吃糠喝粥啊!”

觀眾們忽然想起了,漢軍演練時,那些弓箭手們撿箭的畫麵。

心底,頓時泛酸!

可下一秒,江逸卻又劃出了一道時空之鏡,震驚了所有人!

畫麵之中!

在霍去病率部去攻城的時候,大漢的漢武帝、大漢的大司馬大將軍,竟然在命令剩下的大軍,撿敵人射空的箭!

“所有完好無損的箭都必須撿起來,百姓們一直在支撐著我們的大軍,我們絕不能浪費任何軍備!”

衛青一邊督促著周圍的士兵,一邊同樣加入了撿箭的隊伍。

所有的漢軍,都冇有任何的怨言,但凡還能用的,他們都撿起來,仔仔細細的擦拭了會,便當做了寶……

江逸和觀眾們看到,漢武帝親手拔出了一把插在地麵上的大宛之箭,看著正在撿箭的大軍,露出了人後纔會展現的苦笑和無奈。

武帝見狀,也不再隱瞞,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朕是在撿箭,難道讓人偷看了?”

江逸充滿敬意的說道:“晚輩一直就有疑問,明明是可以展現漢軍攻城雄武的一幕,陛下為什麼突然讓晚輩跳過?”

“直到我看到,剛纔在城樓上,那些弓箭手亮出的是和漢軍不同的箭時,才明白了一切!”

“陛下,這些事,後世應當知道!”

“您和漢朝軍民在最窮的時候,打出了最硬的骨氣,這,纔是真正的大漢,這,纔是真正的漢民啊!!!”

江逸話音落下,許多觀眾都不由鼻尖泛酸。

“先祖,這就是我們華夏的先祖!”

“他們情願自己吃苦,情願以帝皇和大將軍之尊去撿箭,也不願意看到我們後世受罪!”

“是啊,我忽然想到,武帝時期要發展航海是多麼困難,可他在剛打完漠北大戰之後,就又去打了廢鳥,他口口聲聲說不為我們後世打仗,可行動上的樁樁件件,哪一件不是為了我們後世?!”

“他看到過我們偉大的張先生被逼死,他看到過我們後世受到廢鳥人的欺負,所以才馬不停蹄的非要幫我們殺廢鳥!”

一些瞭解些漢史的觀眾忽然想到,漢武帝打大宛的時間,比曆史上提前了好幾年!

曆史上打大宛的時候漢武帝還冇這麼窮的,可是現在……他率領的漢軍已經淪落到要回收敵人裝備的地步,卻還是要打,隻為給後世一份年禮!

一些人腦海嗡嗡的想起了一句話……

老祖宗再窮再難,也從不願再讓後世吃苦!

秦風漢骨,這就是漢骨!!!

這就是華夏人的列祖列宗!

當看到漢武帝都彎腰的時候,許多人的眼淚都忍不住掉了下來!

“嗚嗚嗚,媽媽,漢武陛下好苦……”

一個小女孩撲在媽媽懷裡痛哭。

一些小男孩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握緊了拳頭,眼含著淚!

一顆誓要堅強團結,奮發向上的心,在他們的心中萌芽!

我是華夏後世,我----要有漢骨!

江逸鄭重朝著始皇帝和漢武帝一拜,說道:“元代有張養浩,就曾在《山坡羊·潼關懷古》中寫道: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!”

“諸位先祖,請原諒晚輩直到如今,才懂得了百姓們為何願意苦,你們又為何讓他們苦!”

漢武帝眼眶微紅,起身,悵然道:“好一句興,百姓苦,亡,百姓苦!”

“大漢能走到如今,離不開每一個百姓!”

“可是江逸,百姓們……真的能知道朕的苦心嘛?”

漢武帝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江逸冇有回答,隻讓時空之鏡的畫麵產生變化,並正色道:

“陛下,且看看,大漢朝的百姓之心吧!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