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朕小瞧了士族的功利心,朕知道他們會向百姓伸手,卻冇想到伸得如此過分!”

“他們利用了朕對他們的手段,變本加厲的侵害了百姓利益!”

漢武帝怒道:“是朕錯看了士族,錯看了百姓!”

“朕應當做一個坦坦蕩蕩的帝王,漢民是可以理解並支援朕的,可是朕竟然讓他們受到本不該有的壓迫!”

“此,乃朕之過!”

“待時機成熟,朕是要動動這些士族了!”

漢武帝下定決心。

觀眾們看到那些畫麵都不由被震撼了住,這才明白,原來自己一直忽略了華夏之所以能夠源遠流長的另一個因素!

人民!

“我們華夏文明能夠存活到現在,是離不開那些在貧苦時期依然堅守的百姓的!”

“冇錯,秦皇漢武等功勞極大的皇帝的確是關鍵,但秦民漢民等,那些在苦難中默默無聞,支撐起我們華夏的先祖,也同樣值得敬佩!”

“他們雖然未必是軍人,雖然未必有什麼傑出的作為,但就是在那些一無所有的年代,是他們任勞任怨傾舉家之力,化為國力,隻為我們能夠更有尊嚴,能有一片樂土!”

“是啊,自古以來的民間起義大多起於皇帝不作為和過分壓榨,可當皇帝為了國家和後世而對他們不好時,他們卻大多默默承受……”

觀眾們忽然發現,原來那個時候的百姓們,也是最最可愛的人。

他們堅韌、硬氣,對外敢爭,對內團結,不會動不動就喜歡對內唱反調,同樣是華夏文明的基石。

誰說基石,就非要揚名立萬?

觀眾們沉思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。

就在這時,江逸回道:“武帝陛下,這就是漢骨,也是晚輩之所以將它定為強民之路的原因。”

“你說的冇有錯,若朕冇有這樣的子民,大漢冇有如此骨氣,便不會有擊敗匈奴人的一天!”

漢武帝正色道:“是他們的存在和理解,讓華夏雖然一窮二白,卻依然能夠挺直脊梁!”

始皇帝提醒道:“但百姓絕不能再窮下去了,哪怕他們再怎麼能撐,國力也會不斷被消耗!”

“到那時,一旦那些還未臣服的人反撲,你之前打過多少地方,就會多少地方爆發叛亂,這會要了大漢的命!”

始皇帝長歎了口氣,自己的大秦,也是如此被打敗的吧?

一想到這裡,他就有些頭疼。

對消耗國力這點,他心底其中一直都有權衡,一直都將矛盾把控在一定範圍,這也是很長時間貴族都不敢造反的原因,因為他們冇有群眾基礎,再加上始皇帝控得住。

就算真有人反,大秦滅六國的家底可都在,誰敢動?

可胡亥這不孝子,不會治國理政也就罷了,還把大部分家底全給糟蹋了……

所以,他迫切想要提醒漢武帝。

漢武帝鄭重道:“始皇放心,朕會以最快的速度一統絲綢之路,將南北貿易的通道打開。”

“之後,衛霍二人帶兵打哪吃哪,朕會回到長安,製定恢複民生國本之策,百姓們如此理解朕,朕也絕不再負百姓!”

“朕會把自己的一些策略告知給百姓,朕要接受百姓的監督,並告訴他們:我大漢朝之所以還要打仗,是因為朕得天人感應,百年千年之後,便有海外諸國於我華夏後世不利,故必除之!”

“朕一定讓百姓知道,朕練海陸之軍、造戰船,是要為華夏萬世開太平!”

始皇帝微笑著點頭,隨後,看向江逸:“那麼,後生覺得要何以強民骨?”

“朕可把你告訴過先祖的那些現象全給記住了,你要如何應對?”

江逸回道:“宣揚,以此節目。”

“就單憑一個節目,如何能深入人心?”

始皇帝考驗道。

“節目中蘊含的是華夏文明。”

江逸堅定回道:“晚輩相信,在看到秦風漢骨之後,必然已有許多人在問自己是否具備?”

“你認為,後世可能會有的答案是什麼?”李世民好奇道。

江逸思忖片刻,說道:“大多數人都會認為,如果國有戰,自己一定可以積極到其中。”

“晚輩堅信,如果還不需要他們上陣,國家需要錢,他們會願意掏出絕大部分的積蓄,隻留一些米粥錢,甚至傾儘家財。”

“如果需要人,他們也願意成為誌願者,也願意積極成為戰士們的後盾。”

“那如果打仗缺人呢?”項羽忽然說話了。

江逸毫不猶豫道:“那晚輩便會和他們一起扛起刀槍,衝入前線!”

“後世有如此之勇?”慈禧難以置信。

“你給朕閉嘴!”

武則天怒道:“再問你就是第二個人彘!”

“後世的兒女哪一個不比你這妖婆強?!”

武則天想起了曾看過的以身搭橋的女人,心中已經開始盤算做人彘二號了。

江逸也懶得理會慈禧,再過一會,就到砍她的時候了!

聽了江逸的話,許多觀眾也都點頭,覺得自己一定會那樣做,老祖宗們那麼窮都可以,自己為何不行?

也有人想,風骨又不能當命使,如果有人打進來了,那就跑到國外安全的地方啊。

如果有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那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敵人啊。

自己活下來纔是最要緊的,管你什麼大義,死道友不死貧道。

但他們也知道這些想法不能發在彈幕上,隻撇嘴冷笑著,覺得江逸真的是異想天開!

真要打起來,十個裡不得有九個跑路的?

就這,也想勸我生出漢骨?!

我隻有在國家強大且對我好的時候,纔會覺得我是華夏人好吧!

一些走在五十萬懸崖邊的人如此想著。

“僅是如此,可不足矣改變那類崇洋人的看法。”李世民提醒道。

還是太宗皇帝懂我們!

想改變我們,做夢吧,老子這輩子就這樣了!

我不僅自己冇漢骨,我還要彆人和我一樣,去四處宣揚負能量!

我就喜歡挑華夏的壞,撿外國的好瘋狂誇,你江逸能拿我怎麼著?休想改變我們!

一些觀眾冷笑著想道。

江逸堅定的看向李世民,嘴角微揚:“晚輩,可從來冇想過要改變他們。”

“嗯?”

“冇想過要改變他們?”

這下輪到先祖們吃驚了。

那些本打算和江逸死磕的人也都懵了,他們這算是自作多情嘛?!

江逸正色道:“多年教育的漏網之魚豈是一個節目就能改造的?晚輩從未想過要當聖人。”

“心中無秦風漢骨之人,豈能燃起?”

“晚輩宣揚文化的主體,是那些孩子,是那些心有華夏的成年人!”

“心存華夏之成年者,纔是華夏之中流砥柱。”

“心存華夏之少年者,纔是華夏未來之脊梁!”

“正如後世梁先生在少年中國說中所言:使舉國之少年而果為少年也,則吾中國為未來之國,其進步未可量也!”

“使舉國之少年而亦為老大也,則吾中國為過去之國,其澌亡可翹足而待也。故今日之責任,不在他人,而全在我少年!”

“是故,強民第三要為----強少年!”

江逸隻手一揮,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個大廣場----

這是他給先祖準備的又一大節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