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廣場上出現了一群十幾歲的孩子,他們或穿著綠戎裝,或穿著量身定製的消防服,或拿著書,或拿著望遠鏡,站成一排。

在他們的對麵,是一群老者和中年人,他們和孩子們穿著同樣的衣服,拿著同樣的東西。

“我的理想,是成為一名軍人,如果國家需要,我願意衝鋒陷陣,如果人民需要,我必定捨身忘死!”

穿著綠戎裝的成年軍人,看著麵前的少年敬禮道。

“我的理想,是成為一名軍人,如果國家需要,我願意衝鋒陷陣,如果人民需要,我必定捨身忘死,我是華夏之少年!”

少年鏗鏘有力,正氣十足的回以敬禮!

然後,一個穿著大褂的老中醫,對著他對麵的那個孩子說道:“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救死扶傷的中醫,傳承華夏中醫之文化,但願世上無疾苦,寧可架上藥生塵!”

對麵的少年捧著一本中醫書,和老中醫對視著,挺直腰板:“我的理想是成為一名……”

不斷的有前輩帶領著少年宣誓,不斷的有少年用自己最堅定的語氣,跟著前輩一同呐喊!

消防員、科學家、飛行員,乃至於平安度過一生等等理想,此刻都響徹在所有先祖的耳畔!

他們聽著其中有些不太懂的職業,也並冇有迷茫,隻因清楚的知道,這些都是孩子最純真的夢。

其中有一句話,讓他們的感觸很深。

那是一個戴著紅巾的小男孩,說自己的理想是吃穿不愁,能夠平安的度過這一生,但如果祖國需要,他的身份可以是……

一切祖國想要他成為的模樣!

他們仔細聆聽著無數的宣誓聲響徹在古今世界,看著孩子們訴說著彼此或平凡、或龐大的夢想,止不住笑著。

孩子們和對麵那個自己想要成為的角色,滿是憧憬和羨慕的對視,眼神單純的同時,堅定無比。

直播間中,一些彷彿被打臉的人罵罵咧咧退了出去,繼續了他們自以為正確的路。

但更多人心中的熱血,卻都像是被喚醒了一樣。

他們瘋狂的敲擊彈幕:“我的理想是明年追到我喜歡的人!”

“我的理想是明年考上我心儀的大學!”

“我的理想是明年漲工資!”

“我的理想是爸爸媽媽身體健康!”

“那些身懷理想的同胞們,你們也不要忘了,愛自己呦……”

彈幕中的氛圍瞬間融洽起來,把這些心裡話都說出來之後,很多人都感覺解壓了不少。

“先祖們,這便是後世之少年,他們纔是真正的未來之星!”

江逸鄭重言道。

朱元璋笑著說道:“雖然有很多職業咱聽不太明白,但咱看到這少年氣象,便就懂你所說之話了!”

嶽飛開心道:“冇錯,這纔是少年該有之氣象!”

李世民暢快大笑:“這纔是朕想要的!”

漢武帝把江逸敬的酒喝下,釋然道:“這可比那什麼吃個桃好多了!”

“要是朕早看到這幕,也不至於被噁心了那麼久!”

“下次再有那種現象,江逸你直接把他的族譜給朕弄來!”

漢武帝心情明顯好了許多。

始皇帝原本平淡的眼神也閃爍出了精光:“如此後世,朕心神往之!”

“彩!”

始皇帝舉起爵杯,又喝一口杯中酒!

項羽也忍不住直呼叫好,他是看過偽孃的,可以說,此刻除了霍去病和漢武帝,最開心的就是他了!

終於,不用再被噁心到了!

“所以你現在所做的,就是強少年吧?”

項羽問道。

“是的。”

江逸說道:“這便是晚輩目前所想出的三要強----民風、民骨、少年!”

“後生,你顯然有理有據的說服了我們,若你們真能做到強此三者,那些所謂的對手何足道?”

朱元璋笑著說道:“咱期待你們做到的那天!”

武則天亦是一笑:“看來,朕的節目是必須得讓後世們看看了!”

“讓朕看不到你們吧,朕要出萬象神宮了!”

武則天看向江逸。

江逸點了點頭,武則天可以看到的那麵時空之鏡消失。

觀眾們全都期待起來,尤其是正在關注節目的夕陽女王。

她現在除了愛霍去病,就是崇拜武則天了!

李世民冷哼一聲,心想這媚娘老了就是麻煩,再年輕點輪得到她?

心中雖如此想著,但李世民的眼神可十分老實,迫切的想要看看這個兒……媳婦到底有什麼能耐?

隻見到,武則天一聲令下,幾個侍女走上前來,給她再次理了理龍袍。

要不是想著後世在看,她甚至都想直接出去,根本不想特意梳理。

“使臣們準備得如何了?”

武則天再次展現出了一代女帝的霸道和威嚴。

侍女低頭回道:“回陛下,他們已經在天樞下等了三個時辰了。”

“嗯----”

武則天麵色冷酷,一步一步,往萬象神宮之外走去。

此時,來自兩百多個國家的使者,每國五人,足足有一千多人在外麵瑟瑟發抖。

尤其是來自廢鳥的那五個,他們壓根就不知道哪裡得罪了大周,本來打算趁朝貢的名義多蹭點技術的,竟然直接被人按跪在了萬國天樞之下!

甚至還有五把大刀,架著他們的脖子……

就在所有人都等的有些著急時。

萬象神宮內,一個身影,踱步而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