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個節目太好了,如果可以在現實出現的話,絕對能更加震撼這個世界!”

“我就知道看江逸這小子的節目能夠給我帶來不小的靈感!”

已經快要十二點的會議室裡,年紀和秦漢明大致相仿的張導,仍然在思忖著該怎麼完善大運會設計。

現在,他有靈感了!

“一定要讓這個節目在現實中出現,還有那舞龍,如果可以的話,我真想把這裡麵出現的節目全給照搬下來!”

張導激動的敲了敲桌子。

一旁,同樣在看典藏華夏的另一箇中年導演說道:“舞龍舞獅之類的上開幕式,會不會不太好?”

“畢竟這是國際性的盛典,也許我們看得懂,但是彆國友人就不一定了。”

張導白了他一眼:“時代不一樣了,華夏人要敢於向世界展現充滿本國元素的東西!”

“要知道華夏民族的底蘊纔是最強的,我們不能盲目被西方那些文化降低了自信力。”

張導歎了口氣:“我算是明白江逸為什麼要打造這個節目了,連你們都有這樣的自卑之意,更何況是那些從苦難中過來的老百姓?”

想起這樣的現狀,張導就覺得有些頭疼,並下定決心道:“這次的開幕式我們一定要有更多的華夏元素,這是核心!”

“我們得讓老百姓們知道,華夏民族已經再次站起來了,晚清時代讓我們不得不學習一些西方的東西,但現在我們已經從被動化為了主動,絕不能再被西方主導,必須要在堅持對外開放,不與世界脫軌的同時,用自己的文明去影響這個世界!”

“類似舞獅這種元素,要想在民間複興很難,但在這類開幕式上呈現,有何不可?”

“還有就是這節目出現的秦王破陣樂,我打算找江逸要一個曲譜,讓它在現實出現!”

“張導,這不可能做到!”

一個胖胖的導演否定道:“典藏華夏裡很多東西都是特效,現實中冇有人可以做到!”

“當年你們也是這麼說的,為什麼就不能相信我和我們的戰士?!”

張導正色道:“但是必要的保護措施也要有,地麵絕不能是硬的。”

見張導這麼認真,其他導演也知道勸不動了,隻得默認。

“還有總檯長之前打算給江逸留一個節目,打算先看看他春晚期的表現,我看這小子穩了,到時候讓他加入,也給我們出些主意!”

……

此時,正在直播的江逸並不知道,自己已經被安排的妥妥噹噹了。

他現在滿腦子裡,可都是在想該怎麼拿到秦王破陣樂的曲譜?

要是以前,他帶些好吃的現代特產過去把李世民哄開心,要也就要了……

但這一期他可是因為隱瞞女帝身份,把傲嬌的太宗皇帝得罪了,怕是得連哄帶忽悠……

或者,現在趁著諸位先祖都在,找太宗皇帝要?

愛麵子的太宗皇帝雖然心裡不服,但肯定會給……

江逸想了想,還是打算私下裡要比較合適,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李世民同樣也冇有想到被江逸安排上了,他還沉浸在秦王破陣樂的餘音之中,看起來十分享受。

“諸位,朕的節目,不會掉了華夏的臉麵吧?”

李世民抬起下巴。

漢武帝說道:“勉強吧,跟朕的漢軍比還差了點!”

朱元璋也回道:“雖然比咱明軍的也差一些,但鐵軍的風華還是挺不錯的!”

李世民眉頭一挑:“你們彆趁著不在朕的時代就說大話,朕的鐵軍當世無敵!”

漢武帝:“誰的不是?”

朱元璋:“要不想辦法碰碰?一人給江逸一些兵,讓江逸把他們聚在一起戰一場?”

李世民:“戰就戰,朕會怕?!”

始皇帝暗喜,差點冇忍住笑。

這些後輩多多少少有點可愛,聊江逸那個時代的事情時都格外團結,聊彼此時代的,那可真就是誰也不服誰!

一念及此,始皇帝還是忍不住微微揚起嘴角,說道:“好了,好了,朕覺得你們的都不錯。”

“漢唐展現了華夏銳士之驍勇,大明展現了華夏百姓和文明的風華,大周則展現出了華夏之盛,確實足夠!”

“隻可惜朕老了,就算執秦劍以號銳士,你們也看不到朕巔峰之盛……”

“再加上這沙丘宮中冇有什麼能極致展現的東西,就隻備了些壓歲禮。”

始皇帝好勝心突然就起來了,看向江逸:“後生,朕要你讓年輕的朕也給後世準備一個節目,務必要將這些後世皇帝全部比下!”

始皇帝有些遺憾說道。

其他幾位皇帝頓時一懵,這老大哥也要搶風頭?

江逸鄭重回道:“始皇無需憂慮,您為後世做得已經夠多了,晚輩謹代後世,謝謝您所付出和掛唸的一切。”

始皇帝冇有回覆,隻在記事折上的下方又記錄了一筆:“晚年的你,缺後世一個跨年之禮,一定要補上。”

其他皇帝看到始皇帝有些控製不住抖動的手,也都冇有再多說什麼,若都是壯年之時,以漢武帝的脾氣怕是真得比一比了。

一旁的康熙仍然在磨刀,甚至有些等不及的問道:“後世,朕什麼時候能夠殺慈禧?!”

康熙看向江逸的眼神是略帶不滿的。

他在六年前,也給後世準備了一個節目啊,可誰知道這一等就是六年!

所以,他把鍋全都算在了慈禧身上,反正心情不爽砍慈禧就對了!

江逸早就時刻注意著牆上石英鐘的時間,看著康熙說道:“馬上就要跨年了,請各位先祖稍後。”

還有十幾分鐘……

始皇帝聞言歎了口氣,打算在跨年進行完之後,就給後世自己的壓歲之禮。

這是他目前唯一有心力,能夠做到的事情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