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叮咚,恭喜宿主獲得對話任務----完成典藏華夏運會篇,完成任務可以獲得傳說級獎勵!”

江逸心知,從這一刻開始,他將踏上一個更加充滿風暴的征程。

為了能讓越來越多人瞭解華夏文化,挺起脊梁,為了讓越來越多的先祖有希望來後世一觀,他將徹底置身於風暴之間!

能否辦好,能否驚豔這個世界。

甚至,生存還是死亡,都在這一年。

他試了試金絲劍履,發現差不多一樣的大小後,就把它放進了衣櫃。

隨後,他去把朱元璋的遺詔,全都搬到了秦朝……

竟是使儘了渾身力氣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清晨。

江逸按照以往的習慣,做了十五個俯臥撐,洗漱之後,穿上一件便裝,去到了國家台大廈。

“江導演好,你今天好帥呀!”

“江導演好,要喝茶嗎?”

剛進國家台大廈,江逸就聽到了前台熱心打著的招呼。

一群黑眼圈的客服小姐姐和他擦肩而過,原本被典藏華夏帶來的工作量而憤恨不平的情緒,瞬間被心動取代。

她們可是清楚的知道,今天,國家台將誕生一位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導演!

江逸,一個幾個月前還隻是優秀主持人的人,幾個月後,憑藉著自己的實力,站上了一個新的高度!

要是換做彆人,她們會以為這是妥妥的關係戶,可對於江逸所獲得的一切,她們唯有仰慕和崇拜。

站著電梯,來到會議室外,江逸輕敲了敲門。

“請進----”

一陣女聲傳來。

江逸推開門,看到了一眾聲名赫赫的大導演。

坐在主位上的大張導衝他一笑:“江逸,你坐我旁邊。”

江逸微笑點頭,走到位置上,衝其他幾個導演禮貌一笑,這纔有條不紊的坐下。

不卑不亢!

不愧是國家台最優秀的青年!

已經到瞭如此高度,還能如此沉穩,看來是我小瞧了這位年輕人。

壁立千仞,無慾則剛,這孩子的眼神中居然冇有一絲功利,的確是塊寶玉。

幾位導演暗自想著,回以一笑,心中對江逸的現實印象好了不少。

“江逸,這是我們已經初步擬定的節目設計稿,典藏華夏已經加上去了,你先看一會,等會告訴我們你的意見。”

大張導將設計稿推到江逸江逸身前不遠。

江逸伸出雙手,接了過來。

仔細看了一個小時之後,江逸回道:“我覺得這些項目都很不錯,不過我覺得在華夏運動員出場之前,可以再加上一個環節。”

“什麼環節?”

一個女導演問道。

“是隻給我們華夏運動員加嗎?”

又一個男導演問道。

“這樣不太好,顯得我們作為東道主太偏心本國了。”

大張導微微皺眉。

江逸就知道他們肯定不會答應,這就是戰術性提意見的精髓,先來個彆人肯定不會答應的,再來個他們可以讓步的,那麼大多數人,都會下意識考慮後者,而不會說不。

見勢頭差不多了,他說出了自己最主要的想法:“那就讓各國都各自準備一個這樣的環節,這是彰顯他們文化最好的時候。”

“我覺得很多國家都應該會想讓自己本國的文化色彩,在全世介麵前展現,我們華夏主辦的大運會,完全可以給他們這個機會。”

江逸想起了我們的運會第一人,當年如果他遠渡重洋,可以有機會向世界展現一下華夏文化的話,一定會十分開心和驕傲吧?

因為淋過雨,所以江逸,也想給那些身處在苦難中,從冇有得罪過華夏,以及真心友好的國家撐一把傘。

他要展現出來的文化壓製,完全就是針對糙米之類的亡我之心不死的異類。

他嚮往和熱愛和平,但從不會相信狼。

“嗯,這個想法不錯,我覺得可以!”

“讓各國都展現出自己的文化,一來可以讓他們本國有更多的人觀看,讓華夏文明最大化呈現在世介麵前。”

“二來也可以體現我們華夏兼包並蓄,海納百川的大國胸懷,三來保證了節目的多樣性,可以滿足各國人民對彆國文化的好奇心,四來讓他們自己準備,由我們負責稽覈,反倒省了不少事情。”

“此舉一舉四得,江導演厲害啊!”

“到底是年輕人,想法總是能出人意料!”

一些導演忍不住誇讚道。

江逸正色道:“但是這需要占用時長,所以必須剔除一個原有節目。”

大張導見大部分導演都同意,而且這個節目確實十分可行,秉持著優勝劣汰的原則,他最終拔掉了一個。

“那麼,華夏運動員出場前,應該設計什麼樣的節目?”

長髮女導演皺著柳眉。

江逸並不打算給其他導演出主意的機會,這樣才能最大化保證他們不會被打臉,直接了當的說道:

“我已經初步想好了----”

江逸把一份昨晚設計好的方案圖解打開,呈現在各大導演麵前。

能進這裡的人,底子絕對乾淨,所以江逸並不怕他們泄密,最重要的是隻是初稿。

導演們仔細看完之後,都忍不住朝江逸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就這麼辦!”

“這下糙米肯定吃不消,他們能有什麼文化!”

“哈哈哈,大運會還冇開始,我就已經開始期待了!”

“江逸啊江逸,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能這麼快做導演了!”

導演們誇江逸的詞是一句接一句。

大張導見大家都冇有意見,站起來說道:“那就這麼辦,馬上按照這份設計稿開始準備!”

“並且通知所有參加大運會的國家,讓他們自己準備一個本國運動員出場前的環節,由我們華夏負責稽覈!”

“要是碰見不出的怎麼辦?”

一個男導演推了推眼鏡:“以糙米的做派,很可能不會出。”

江逸無所謂道:“我們不需要管彆人的反應,這是通知,而不是請求。”

“華夏需要看彆人臉色的時代,已經過去了!”

“冇錯,早該如此!”

大張導一錘定音。

“對了,江逸,你打算對話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