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學禮,何以立!”

“無論是人還是國,皆要有禮!”

“這個禮,包括了孝、慈、恭、順、敬、和、仁、義等,又分君臣之禮、父子之禮、朋友之禮、為人之禮、祭祀之禮等。”

孔聖人果斷回道:“一個有禮之國方能保長久,一個有禮之人方可頂天立地,坦蕩無愧!”

“以仁義禮智信為劍,可保個人遠怨,可保家國遠離戰火,對內安穩祥和,對外立於無愧,乃至於不敗之地。”

“後生,我且問你,我華夏有此五者時,可曾被外族敗過?”

孔聖人話音落下,無論是江逸還是現代觀眾都忍不住被震撼了住!

現代觀眾們瞪大了眼睛,眉宇間流露出極為罕見的震驚。

“臥槽,不會吧,我感覺好像真冇有!”

“樓上自信點,真的冇有!”

“喂喂喂,晚清不就敗了嘛,你們彆被忽悠了啊!”

“就是,難道清朝冇有這五者?”

“而且就算是近代,打敗外人的也是我們先輩的真刀真槍,可不是憑著這五個字虛無縹緲的字好吧!”

“嗬嗬,你冇看過康熙那期嘛,對百姓哪來的信?把什麼都藏在宮裡愚民,這能叫信嘛!”

“從清朝開始,很多方麵就已經在出問題了,到慈禧時更是對百姓和軍人五者全無,導致我們明明能贏,卻白白犧牲了那麼多先人!”

觀眾們在直播間激烈的爭吵著,一部分認為這是在盲目神化孔子,一部分認為孔子的眼界實在獨到,以他在曆史上顯露出來的才能和遠見來看,能夠想到這點也不足為奇。

江逸則是知道,孔夫子所言真的大致無差,近代那些為了國家犧牲的那些先輩們,可不就是憑藉著義以捨命,禮以為國、仁以愛民、智以邦交、信以對內,才得以讓我們華夏欣欣向榮嘛!

他們什麼都是最差的,武器裝備,甚至連衣服都比彆人差了一大截,憑得可不就是為了國家和民族,願意殺身成仁的仁義之心嘛……

憑藉新手級的裝備,用血肉之軀,淌過一個又一個地獄級的副本,放眼全世界,除我華夏,還能有誰?

堅船利炮我們曾經落後過,但刀槍劍戟、文明底蘊、保家衛國,我們弱過誰?

兔子會受傷、會極為痛苦,甚至還會來不及感受到痛苦,就已經犧牲……

但從他們從不會消亡!

因為哪怕蹦了門牙,他們也會一個接一個的為了後世硬啃鋼板!

因為前輩不在了,還有我們和我們的父輩,還會有千千萬萬的兔子蜂擁而上!

鷹會飛有什麼了不起的,大不了趁它降低的時候,一點點扯斷它的羽毛,讓它敢來就成走地雞!

泱泱華夏,怕過誰?

看著彷彿看透了千年時局的孔聖人,江逸嚴肅的回道:“未曾會敗!”

“人民有信仰,國家有力量,民族有希望!”

江逸彷彿看到了那麵旗幟,早在春秋時就已經冉冉升起,彷彿看到了一群兔子,早就已經在扛著大刀,守護著這片土地……

若是他們都還在,都能去到現代看一看我們就好了!

旗幟之下,先輩到來,後世張開雙手奔赴,和他們緊緊相擁……

江逸多希望,有一天,他可以實現這些。

哪怕實現之後,他換一個時空,永遠也不再回現代,就去到秦漢、或唐明,冇事就去廁州發發飆,無聊就去糙米州度度假……

若有一日華夏騰飛世界時,定能做到吧?

江逸如此想著。

就在這時候,孔聖人繼續說道:“這便是立於禮!”

“無禮之國永遠不會長久,而禮儀之邦,纔可立於萬世而長存。”

“若無禮之國,縱然一時強盛,也終究會被超越,這定為曆史之必然。”

廢鳥人聽了覺得十分有道理,場館上的他們笑著交流道:

“可不就是嘛!我們廢鳥一直都很有禮,所以才能走到今天!”

“你滾吧!”

旁邊的觀眾席上,一個懂廢鳥人泡菜人不服叫罵道:“你們的禮不都是從我們泡菜學走的嘛,在這嘰嘰歪歪做什麼!”

“八嘎!誰特麼從你們那學的,你們還要不要臉,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狗東西!”

“啊西八,你們廢鳥敢這麼說我們的老祖宗?小心我們叫始皇先祖填平了你們!”

好幾個泡菜人擼起袖子。

一個廢鳥人直接衝到泡菜人想要打架,卻被同伴攔了下來,隻得罵泡菜道:“你們怕是不知道什麼叫做以德服人!”

華夏觀眾看著這一幕隻覺得好笑,兩青銅這都能吵得起來?

而泡菜這時候,已經打算在冰場上也對廢鳥下下刀了……

到時候,華夏和廢鳥人一起搞!

而他們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們的教練打算找兵王上場的時候。

得到訊息的陳老暫時離席,給羅剛打了個電話。

正在彆墅附近巡邏的羅剛見到是陳老的,這才接下。

“你問下嶽爺,對冰場有冇有興趣?”

陳老直接了當道。

“可是嶽帥應該不會溜冰吧……”

羅剛看著正帶劍站在彆墅門口,眼光八方的嶽爺擔憂道。

“冇事,學個一兩天會簡單滑滑就行了,主要是冰球,有不少人打算使壞。”

“你就問問嶽爺,有冇有興趣,光明正大的揍一揍廢鳥和糙米?”

陳老說完,又有些擔心嶽爺有負擔,提醒道:“但是你一定要告訴嶽爺,隨心選擇就行了,如果他不想的話,我們也有兵王。”

“我主要是想給嶽爺一個解壓的機會,畢竟機會難得。”

“好的,我這就問問他----”

羅剛跑到嶽爺身邊,把訊息轉達給了他。

嶽爺一聽,原本隻是警惕周圍,甚至還有些無聊的眼神,瞬間就跟火山要爆發似的充滿了戰意:“去!”

“可比賽打人豈不是作弊?”

嶽爺還不瞭解冰球的規矩,主要更怕對麵挨不住自己一拳。

“嶽爺放心,冰場是允許動手的,更何況----”

陳老微微一笑:“咱這叫以德服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