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孔聖人滿是期待的注視著時空之鏡的畫麵,尤其是聽了少年中國說之後,他覺得這纔是後世真正該有的模樣!

少年強則國強,國強則少年更強,少年更強則國更和平,這纔是一個極好的循環!

可是,就當他以為看到的會是一個和諧的場麵時,出現的畫麵卻讓他一瞬間就呆了住。

不僅是他,當看到這一幕時,許多人都露出了不解的神色。

“奇怪,這些孩子怎麼也列成了軍陣?”

“就是啊,這不是娃娃兵嘛,我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?”

“這些人最大的不過才十六七歲吧,我的天啊,好多孩子看起來連十歲都不到!”

一些不知道此事的人都一頭霧水,卻有瞭解這段曆史的人震撼不已道:“那是七千娃娃兵,是華夏的少年英雄!”

“龍吟,這是那個時代的少年龍吟啊!”

“冇有什麼比這個更能向世界宣告,屬於我們華夏的少年強則國強!”

場館內的所有觀眾都全神貫注的看向典藏華夏,螢幕前不少少年都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什麼……是娃娃兵?

畫麵之中!

七千個最小年齡9歲,最大年齡15的少年,各個挺胸抬頭,毫無懼意。

“這些孩子是要做什麼?”

孔聖人驚異道。

江逸解釋道:“他們即將參加一場反侵略的鬥爭,要去攻打戰略位置極為重要的一座山。”

“當時我們所有的海上運輸線都被廢鳥封鎖,他國援助要想進入華夏,就必須通過這條公路,鳥軍隻需要切斷它,華夏就將陷入災難性困境。”

江逸讓時空之鏡展現出了這座山的險要,孔聖人和觀眾們親眼看到,一座海拔超過兩千米的高山。

南北絕壁,穀深萬丈,形如一座易守難攻的天然橋頭堡,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想繞過去。

可從宏觀的角度來看,這裡卻又連通著各處要道,敵軍隻要扼守住這裡,就相當於掐住了華夏人的喉嚨!

江逸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廢鳥人在這裡留下了一千三百多精銳鳥軍,他們在嘎腰子國方麵軍一年一度的軍事大比武中,一直保持著步槍射擊、火炮射擊和負重攀登3項第一的成績!”

“再加上早就修築好的暗堡和裝備,讓他們揚言我們不陣亡十萬人,就休想拿下這座山!”

“為了打通這條要道,我們先後進行了八次進攻,先輩們為此付出了戰役性的犧牲,死傷無數。”

“因此,當時的他們不得不讓這七千無父無母,原本隻做著後勤工作的孤兒也扛起武器……”

江逸神色凝重的看著這些少年英雄,語氣低沉,心道這就是那年的華夏!

青年、中年敢戰,少年敢死,老年敢提槍,這樣的民族誰可滅亡?

少年強則國強,對華夏而言,從來不是空穴來風!

畫麵之中。

一個糙米戰地記者憤怒的看著指揮官問道:“你們怎麼可以讓孩子們上戰場,他們可是這個國家的未來啊!”

“難道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孩子的嘛,冇有了他們,就算贏了又如何繼續發展?!”

麵對他的提問,指揮官神色凝重,隻指了指許多已經被打得無法重組的戰鬥序列,以及遠處硝煙瀰漫的大山主峰,盯著那些士兵們的屍體說道:“仗打到這個份上,他們不上的話,這個國家就冇有未來了!”

“我們都是自願加入戰場的!”

一個孩子挺直脊梁回道:“如果這個地方不打下來,國都要冇了,還要什麼命?!”

“冇錯,我們既然敢站在前麵,就不怕死!”

“我讀的書不多,但也知道,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!”

男記者看到這眾誌成城的一幕,內心暗驚,隨機走到一個約莫10歲孩子麵前,躬下腰問道:“抗鳥勝利之後,你會做什麼?”

孩子十分平靜而又憧憬的微笑著,眺望了遠方一眼,回道:“如果真的可以勝利的話就太好了……”

“不過那個時候,我應該已經死了!”

話到此處時,孩子的眼中依然隻有堅定,記者看不到一絲畏懼。

他的腦子裡響起了嗡嗡的聲音,不知道自己已經多久冇有這樣的感覺了!

自從成為戰地記者,他不知道見過多少次血流成河的生死對決,多少人像是被放進了絞肉機一般屠殺。

可當他看到,華夏僅僅是一群本該坐在小學讀書的少年,都能有如此覺悟的時候,內心就像是被重錘砸了一般!

為什麼這群孩子,可以懂事得這麼早?

這壓根就不像是些十幾歲的少年會說的話啊!

這到底,是一個什麼樣的民族?

他的語氣更加親和,看著這個僅到自己腰的孩子問道:“那,你有什麼願望嗎?”

“願望啊……”

孩子猶豫了會,在這樣一個本該滿是願望的年紀裡,他卻不知道自己的願望是什麼。

好像在這樣的戰亂時代,擁有願望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是啊,活下來都得拚命了,還能有什麼功夫去想什麼願望呢?

他頓了頓,笑了笑:“我希望以後的孩子們,在我這個年紀,都可以坐在學堂裡……”

“那個時候,天上冇有炮彈,地上冇有坦克,他們快快樂樂的讀著書。”

這句話像是點燃了一團火,讓這些原本殺心極重的孩子們,一個又一個爭先恐後的舉起手:

“我希望他們再也不缺糖吃!”

“我希望他們每天都可以吃得飽飯!“

“我希望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爸爸媽媽!”

“我希望他們每年都能有新衣服穿,都可以穿暖!”

孩子們說完之後,又撓了撓頭笑了起來。

男記者忍不住紅了眼眶,這樣一群十歲左右的人,最像孩子的時刻,竟然是因為想到了後世孩子的溫飽……

他肉眼可見的看到,當他們的話音落下時,瞬間都像是有了更強烈的信念一樣,握緊了槍。

殺機和怒火,取代了他們本該稚嫩的心性。

伴隨著時機到來,指揮官一聲令下,命令著他們朝主峰衝去!

他國曾有一場保衛戰,政wei就是拎著板凳也要衝鋒。

而華夏亦有一場保衛戰!

七千少年誓死迎敵,守華夏萬裡河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