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論反轉和頭鐵我隻服江神!”

“我已經做好看江神被砍的準備了!”

然而,項羽聽到江逸的話後,卻並冇有第一時間提劍,他問道:“後世還如何說本王?”

江逸仔細打量項羽的反應,內心對這位西楚霸王有了一個新的定位。

經過了一二兩期的對話後,江逸獲得了一個經驗,是他昨天對話完嬴政之後總結出來的。

就是永遠不要用曆史固有和不確定的印象,去定位真實的曆史人物。

就好像最開始對話李世民一樣,弑兄殺弟誰都覺得他會很避諱吧,可人家就是不避諱,一點都不在意你後世說什麼,反而讓觀眾們十分震驚!

但觀眾們可以將震驚表現在臉上,江逸不行,他在對話的是真實曆史人物,要是動不動就震驚,作為一個主持人是很傻冒的。

所以,即便是麵對霸王項羽,江逸對他的定位依然在不斷的更新。

從項羽這次冇有第一時間拔劍相向可以看出,這位西楚霸王,並不是什麼意見都聽不進去。

他看向項羽,淡定自若道:“後人還覺得你不應該火燒鹹陽宮,你也並不是在替民行道,隻是在以百姓的名義,發泄自己的私憤!”

項羽當即反駁:“大秦暴虐無道,本王燒掉大秦的根基難道有錯麼?”

“大錯特錯。

江逸毫不示弱,但也冇有生氣,情緒始終保持在一個客觀對話的角度。

“項王,你跟漢王比起來,有八敗!”

“八敗?”

項羽不可思議的看著江逸:“本王不過隻輸了一次而已,哪裡來的八敗?!”

與此同時,直播間的觀眾們也都沸騰起來!

“江神這是要跟楚霸王在烏江江畔,論霸王八敗嘛?”

“話說到底是哪八敗啊,我太好奇了!”

“江神又要給我們這些凡人上課了!”

江逸淡然道:“第一敗,敗在殘暴!”

“你們肆意屠城,荼毒百姓,你和你的楚軍一口一口推翻暴秦,實則各個比暴秦還要殘暴!”

“你們為了一己之私,讓這天下再度陷入到了水深火熱之中!”

江逸心念一動,烏江時空之鏡上出現了楚軍屠城的畫麵!

被攻破的大秦城池,百姓們被楚軍瘋狂劫掠,死的死,逃的逃,民不聊生!

“這就是項王所謂的推翻暴秦麼?”

項羽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他確實下令屠過不少城池,可是當他親眼看到這些的時候,心裡卻不知道是什麼滋味,隻呆呆的看著。

“第二敗,敗在虛偽!”

江逸繼續說道:“你們肆意屠殺投降秦軍,眼裡隻有私仇,冇有天下!”

“你們不過就是利用輿論,意圖複楚的楚國後裔而已,什麼替天行道都不過隻是你們看似冠冕堂皇的藉口,你們的心裡根本就冇有裝著百姓!”

江逸在江畔踱步,有些不屑的說道。

烏江上畫麵一轉,出現了項羽屠殺二十萬降卒的畫麵!

秦軍二十萬降卒被圍到一個城裡,城樓上麵全是楚軍,甚至降卒中還有人在跟城樓上的將領打著招呼,看起來十分熟絡,像是楚國舊人的樣子。

他們本以為看到了熟人,可以好好的寒暄一下了,得到的命令卻是將二十萬手無寸鐵的人全部屠殺!

於是,火油、火箭,朝這二十萬人招呼了下去!

二十萬生命,頃刻之間化作灰燼。

“哼,後世不公!”

見到這幕,項羽心中並不服:“秦國白起也是殺的降卒,而且殺了四十萬,為什麼後世之人不說他,偏說我項羽?!”

聽到這話,直播間的觀眾們也都開始思考起來。

“我覺得霸王說的挺對的,畢竟要是真跟白起比起來的話,霸王在這裡殺的降卒確實隻夠著他的一半。

“是啊,聽到霸王這麼說,我也覺得有點不公平了,我們是不是太過苛責他了?”

“樓上你們不要被帶偏了節奏了啊,項羽是在跟白起比,白起是誰,那是幾千年都難得一見的殺神!”

“霸王就算不是人屠第一,那也是人屠第二了好吧!”

正在燒烤攤看著典藏華夏的金髮波浪卷藍眼睛長腿美女,和華夏觀眾的反應卻是有些不同。

她看著項羽和彈幕,驚訝的用手掌擋著嘴巴,驚呼道:“oh!原來華夏男人這麼會殺!”

“又是40萬,又是20萬的!”

周圍的國人們聽了都哈哈大笑,覺得這個歪果美女實在太可愛了。

不過直播間裡也有人開始質疑,覺得江逸是不是太雙標了?

尤其被江逸搶了粉絲,此刻還逼著一肚子火的200多斤一米五的國服第一噴子王,他第一時間放下肥宅快樂水,覺得自己找到了吐槽典藏華夏和江逸的機會!

“嗬嗬,機會這不就來了麼?!”

噴子王快速在國台直播間註冊了另一個id,不想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然後,他雙手飛速打字,鍵盤劈裡啪啦的響著。

不過他跟那種低級黑不同,說的話也頗有水平。

“我覺得好像有點雙標唉,這是怎麼回事,難道是我的錯覺嘛?”

“唉,人家霸王殺人就叫殘暴,白起殺人怎麼就冇人說呢?”

“江神江神,你怎麼能夠這麼雙標啊。

噴子王在快速說了幾句之後,笑著又換上了自己的號。

“樓上你怎麼能這麼說江神!”

“你怎麼能說江神雙標呢,我會很不高興的!”

“喲嗬,噴子王這次不噴人了,可以啊,還維護起我們的江神來了!”

“可以可以的,這次我站噴子王這邊!”

噴子王滿是橫肉,跟臘腸樣的嘴角揚起,看著彈幕裡對自己的誇讚,得意的點了點頭,內心嘀咕道:我噴子王,永遠的神!

表麵上噴子王確實隻是給江神埋了不大不小的坑,但此時在觀眾們心裡,已經出現了雙標這兩個字。

並且,越來越多的彈幕中出現了雙標兩個字。

國家台大廈中。

沈萬榮看到這一幕,眉頭緊皺。

要是國家台主持人在打造出的典藏華夏,這種客觀對話曆史的節目中,出現了主持人主觀或雙標的事件,一旦被放大,必將掀起了一陣輿論風暴,對江逸和國家台產生不利影響。

“讓公關做好準備,我不希望看到這個場景在網上被放大。

沈萬榮撇了江薄雅一眼。

江薄雅第一時間點頭,表麵功夫做的十分到位:“請總檯放心,我一定會做好。

陳導內心暗自嘀咕一聲不好。

台裡誰都知道江薄雅並不看好江逸,這次,她冇搗亂就不錯了,還指望她為江逸做公關?

陳導看著畫麵中的江逸,眼神充滿急切。

小子,隻能希望你在節目中能夠自己圓過去了!

畫麵之中!

和眾多觀眾的擔心與質疑不同。

江逸從來冇有為怎麼回答項羽這個問題煩惱過。

他上前一步,直視項羽:“白起確實殺了很多人,但是他和你有一個最大的不同。

“這個不同,直接決定了後世對你的態度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