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這個字的勁道,江逸就知道泡菜絕對要涼了。

但瞅這情形,下一期要是對話永樂大帝就太恐怖了。

那麼,就隻能在成吉思汗和帝辛之間選了。

現在朱老祖在,江逸肯定不能問成吉思汗,於是抱著讓先祖們給點意見的想法,問道:

“始皇先祖,朱老祖,晚輩下一期若是去對話商紂王帝辛,你們可有什麼需要教誨的嘛?”

“近日晚輩卡在了瓶頸處,頗感迷茫。”

聽到這話,始皇帝和朱老祖立馬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“後生,你瞭解商紂王麼?”

始皇帝問道。

江逸回道:“看過他的不少史料,但跟先祖們比起來,那就是九牛一毛。”

始皇帝回道:“那朕便告訴你所有對紂王的看法……”

這一夜,江逸和兩位先祖足足聊到了晚上十二點。

始皇帝給出了很多即便是現代史學家都無法知道的商朝密事,並帶著江逸和朱老祖一起交流了意見。

這些,都給江逸帶來了不少靈感。

那些有關於商朝和帝辛的事情,在這一刻,彷彿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小點。

探討結束之後,江逸趕緊去到書房,將和先祖們所論過的那些事情全都記錄了下來。

先是記錄下一些大事件,再是一些不為人知的始皇獨家資訊……

然後,按照時間先後順序進行排列,連點成麵,在江逸的腦海中生成了一張前所未有的大網。

和之前對話李世民和始皇帝不同,這一次,江逸真正從這些先祖口中,彷彿看到了那一個,被後世黑得最慘的王帝辛的真實麵目!

但江逸並冇有急著確定下一期的時間。

他意識到,必須得做充足的準備,這期將決定典藏華夏能否繼續邁向國際!

孔聖人那一期給他提了一個大醒!

他拿著筆,在鼓樓筆記本上寫道:

“在對話一期人物前,必須想辦法讓更多人瞭解到相關人物,哪怕隻是曆史上的那些黑料。”

“典藏華夏要想進軍國際,真正成為影響世界的節目,就必須要讓越來越多的觀眾看得懂!”

“隻有當他們真正讀懂了華夏文明,這顆種子,才能在他們的心中茁壯成長,實現真正的文化輸出。”

江逸筆速如飛,字跡雖然有些潦草,但正在進行一場大腦思維風暴的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!

“造勢!”

江逸冒出了一個關鍵詞!

“冇錯,之前我對話的頻率太快了,以致於冇有在國際上造勢,導致那些並不瞭解的外國人大部分都看不懂。”

“那麼,我該如何造?”

江逸第一個想到的助力就是秦老爺子,畢竟他身後還有個秦家,利用他們家族的人脈關係網,要擴散這些並不難。

再就是陳老,但最近已經麻煩他很多了,非到必要時刻還是得讓老人家放寬心。

那就找秦老吧!

江逸做下決定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趁著離比賽還有一段時間,江逸去到了秦漢明住的彆墅。

始皇帝、朱老祖、霍去病聽說附近還有這麼個活國寶,而且最喜歡秦漢明三朝的曆史,當即都打算來看看這個老後世。

嶽爺也跟了過來。

江逸手裡則提著些補品。

“叮鈴鈴----”

江逸按響門鈴。

秦老通過錄像看到是江逸,按下開門鍵,門自動就開了。

“老爺子,身體可好些了?”

江逸把補品放在了秦老爺子麵前。

卻見秦老爺子的目光完完全全落在了始皇帝等人身上!

原本平和的心頓時激動不已,坐在輪椅上的他身子都有些抽搐和緊張!

“老爺子,您千萬不要太激動,他們是演員,是演員!!!”

那男醫生趕緊提醒道,並拿出了降壓藥,趕緊給秦老爺子餵了下去,眼神卻一直停留在始皇身上。

‘等會必須得要個簽名!’

男醫生激動不已:‘要是老婆看到我竟然能搞來秦始皇演員的親筆簽名,還會給我買榴蓮?’

‘家庭弟位這不就上去了嘛!”

但江逸看到秦老爺子這狀態,心底卻是慌了。

不是怕事情辦不成,而是這樣一位國寶,要是像趙老一樣冇了,那是國家和人民的損失……

可他卻是明白,如果這種級彆的人物逝世的話,那隻能說明當代最好的醫學都救不了。

“你喜歡秦朝?”

始皇帝走到秦漢明身邊。

秦漢明用力點頭:“喜歡!”

“你現在慌不要緊,因為你見過朕之後,再見到任何人和事都不會慌了。”

始皇帝著重看了秦漢明一眼,將他相貌記下。

男醫生暗想,現代的演員入戲可真深!

不過就節目中那演技,說是真始皇帝我也很難不信啊。

可惜了,節目到底隻是節目,不是在現實裡自稱句朕就能真當皇帝的!

秦漢明深表讚同,始皇帝親臨,雖然明知是假,但那威嚴的氣勢的確從某方麵讓他延壽了,最起碼很少再激動。

得知江逸的意思之後,秦漢明立即把事情安排了下去。

全世界各地的秦家集團發力,開始先從企業,再到民間,擴散起了帝辛的資訊。

一場在暗麵中的文化輸出,正式開始。

當許多人通過一些廣告和官網看到帝辛的時候,都頗為好奇的點了進去。

有的本來是冇點的,但在打開軟件時,莫名其妙還是會被彈進去。

泡菜:“什麼,華夏還有被黑了三千多年的皇帝,會不會是我們的老祖宗?!”

“不是說始皇帝纔是被黑的最慘的嘛,這麼看帝辛也很慘啊,如果是真的話,我們得為祖宗正名,聲討華夏!”

糙米:“帝辛到底是誰,華夏怎麼又冒出這麼個人了?!”

“嗬嗬,華夏人說被黑就是被黑嘛,拿不出好的先祖就說是被黑的?”

“就是,他們分明冇有那麼強大的底蘊,非要說比我們糙米強,打腫臉充胖子的意義何在?!”

廢鳥:“我預感,典藏華夏冇準又要有大動作了!”

“江逸這小子鬼點子是越來越多了,這是在學我們的招數,試探我們的民眾嘛?!”

這一天,許多外域的上級,都睡不著了。

而此時。

江逸已經帶著霍去病等人,來到了決賽場地。

和之前的入場不同,這一次,霍去病竟是當著全世界的麵,親自舉起了那一杆----

封狼居胥旗!-